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马氏!”

    “本官问你,你是如何私通宋吉,并且如何伙同他联手谋害卢家家主,并且吞没家产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实招来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很轻,但是却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。

    落在马氏的耳中竟然好似炸雷一般,好似被某种说不出的力量控制,竟然下意识的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,轻轻摇晃折扇,说不出风流倜傥的唐世镜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。心中不由暗暗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重的官威!”

    就在马氏在司徒刑的气势压迫下,即将张嘴吐露实情之时。

    唐世镜陡然将自己的折扇合拢,身形顿时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的动作,司徒刑那好似大江大河一般的气势竟然顿时一滞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唐世镜。他刚才的酝酿的气势顿时被打断。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气势被打断,马氏和宋吉也从那个诡异的气场中挣脱出来,瞳孔也慢慢的有了焦距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说点什么的嘴巴,也下示意的紧紧闭上,但是看向司徒刑的眼睛中却有一丝难掩的恐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出于对唐世镜的信任,恐怕两人会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大胆唐世镜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阻碍本官审案,就不怕本官治你的咆哮公堂之罪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眉毛微微隆起,有些不满的冷哼一声。怒声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左右,将这无关之人,给本官叉出去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个衙役重重点头,手持水火棍走出班列。面目狰狞的向唐世镜走去。

    唐世镜也不怕害怕,将自己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摇晃,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好似挑衅一般问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生除了是童生之外,还是一名状师。本案中马氏和宋吉是小生的当事人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大乾律的规定,大人审案之时,允许有状师在场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将小生驱赶出公堂,可与大乾律不符合,小生有权利不予以配合!”

    两个衙役下意识的停住脚步,对着高坐在案牍之上的司徒刑投去询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大人升堂审案审问马氏和宋吉之罪,不知可有证据,亦或者可有苦主?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一没有苦主,二没有证据,大人这样做,可是与大乾律不符,属于私设公堂。晚生和北郡的诸位大人很是熟悉,说不得今日之后要修北郡,告大人一个渎职之罪!”

    “轻则让大人被上官斥责,影响日后的升迁!”

    “重则直接因为触犯大乾律令,被直接罢黜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铁嘴银舌,反将一军的唐世镜,眼睛不由的收缩,唐世镜不愧是知北县第一大状,眼界见识就是不凡。

    自己有着官气和龙气加持,全身的威严要远超同阶,这个唐世镜竟然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态这样的胆量,不是普通状师能够比拟的,

    而且熟读大乾律令,张口闭口就是大乾律,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并且还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,借助北郡的诸位高官,向自己隐晦的施压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官员,恐怕就要就范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,不愧是铁嘴银舌!

    恐怕也正是因为这种胆魄,以及铁嘴银舌,颠倒黑白的本事,才让他成为了知北县的第一大状,并且成为各大豪族的座上宾客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任凭唐世镜如何口绽莲花,自己都要惩戒马氏和宋吉的罪行。

    否则,长此以往,必定人心不古,世风日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坚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站在两旁的衙役,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上更是流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身为状师的唐世镜,竟然胆敢斥责威胁身为主官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!

    反转!

    真是一个巨大的反转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唐世镜上来之后,并不是先为两人辩护,而是反告司徒刑私设公堂。

    马氏和宋吉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下眼神,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欣喜。并且下意识的竖起自己的大拇指,十分隐晦的给唐世镜投去赞赏的眼神。

    唐世镜感受到马氏和宋吉隐晦的目光,嘴巴不由的轻轻上翘,流露出得意的神色。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挑衅。

    他想要看司徒刑如何破局!

    但是,他们想不到的是,司徒刑只是静静的看着,一脸的淡然,好似根本就不畏惧唐世镜的威胁。

    亦或者唐世镜在他的眼睛里,就是一个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这!

    众人的表情不由的一僵。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淡定的眼神,唐世镜脸上的得意顿时变得僵硬起来,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着几分不服气。

    认为司徒刑的淡定毫不在意,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装腔作势而已。

    终究有露出尾巴的一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中的情绪不由的又平复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绝对想不到的是,司徒刑虽然只是一个县令,品阶不过七品。

    但是和北郡总督霍斐然私交莫逆,可以说是亦师亦友,也就是凭借这样的关系,就连贵为当朝一品的成郡王都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认识的那些北郡上官虽然势力强大,但是还真没有被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司徒刑淡然的看着唐世镜,在目光对视中一脸的坦然。

    一点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恼羞成怒,或者是前倨后恭。更没有丝毫的装腔作势之感。

    而是这一种真正的淡然!

    不仅是唐世镜,还是跪在地上的马氏,宋吉,亦或者是战立两旁的衙役,都能感受到这种淡然。

    这种淡然,也让唐世镜的心不由的就是一突,虽然不知为什么,但是却让他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睛中也多了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反应实在是太过淡定。

    这种淡定,让他有一种事情即将脱离掌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没有反应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淡定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,也让他的心中有了几分说不出的惴惴。

    哪怕是生气,暴怒,或者是故作不屑。他心中都不会如此的惴惴。。。

    他究竟有什么样的底牌?

    为什么会如此的淡定!

    难道司徒刑已经有了铁证,亦或者他上面有着非常强硬的靠山,这才不将自己的威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亦或者司徒刑是一个非常好的戏子,眼前的一切都是他在演戏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唐世镜眼睛中中的神光不停的闪烁,心中的念头一个个的浮现。身上气势也变得低落了不少。再也没有刚才的锐气逼人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司徒刑的身形在众人的眼中变得越发的威武。

    对比的唐世镜也越发的不堪。

    马氏和宋吉等人也发现了唐世镜的异常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睛里背景雄厚,能言善辩的唐世镜,不知为何,在他面前,竟然好似跳梁小丑一般。

    诡异!

    实在是太过诡异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不由下意识的转头,看向一身儒服,手持折扇的唐世镜。

    唐世镜感受到众人眼睛中的嘲笑,以及马氏和宋吉眼睛中的不信任。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也流露出羞恼之色: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传唤认证,或者是提供物证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不见棺材不落泪,那么本官就成全尔等!”

    “带苦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微转,十分轻飘的看了一眼明显带有情绪的唐世镜,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,这才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随着衙役们的答应,一个披着黑色帘子,密不透光的轿子,被几个衙役小心的抬了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就在这辆轿子出现在公堂之上的瞬间,四周的温度竟然都诡异的降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不论是马氏,宋吉,或者是四周的百姓,眼睛都流露出惊诧之色。他们有些好奇的看着黑色的布帘,但是任凭他们如何的努力,都看不到里面的分毫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