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三班班头见司徒刑站起身形,不由的低头称诺,倒退而出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,一身官袍,头戴乌纱,面色肃穆,全身上下被龙气环绕,显得无比威严的司徒刑也踱出内室。

    身体挺直好似标枪一般站立两旁的衙役见司徒刑端坐在大堂之上,不由的将手中的水火棍重重的敲击在地面之上,面色肃穆的吼道:

    “升堂!”

    “升堂!”

    “升堂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面色肃穆,眼睛中闪烁着精光的衙役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满意之色,并轻轻的颔首,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得到司徒刑赞许的衙役越发的卖力,将手中的水火棍重重的敲在地面之上,发出轰轰之声。

    就连外面的众人也是清晰可闻,并且隐隐能够感觉到地面上传来的轻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等候在大堂之外的马氏和宋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担心害怕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看到,身穿绫罗,手里拿着折扇,一脸自信的唐世镜时,心顿时又变的安定起来。

    有知北县第一状师保驾护航,事情更是过去了经年,就算司徒刑真的断案如神,也定然理会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必定俗话说的好,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
    “传宋吉,马氏上堂!”

    司徒刑将手头的案牍放好,稳定了下自己的心神之后,这才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站在上首的班头重重的点头,大声应诺。

    “传宋吉,马氏上堂!”

    “传宋吉,马氏上堂!”

    “传宋吉,马氏上堂!”

    随着衙役们一个个好似接龙一般大声喊道,一身员外服,体型富态的宋吉,以及穿着看似端庄,但是骨子里却透着风骚,烟视媚行的马氏被衙役推搡进了县衙。

    一身儒服,手持折扇,好似风流潇洒俊公子,但是眼睛眉宇之间透着刻薄的唐世镜也紧随其后,走上大堂。

    端坐在上方条案之后,看着一脸得意,还有隐隐倨傲的唐世镜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“为何见本官不跪?”

    唐世镜诧异的抬头,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随身的白色扇面打开,流露出一个用毛笔写的,铁画银钩,说不出风骨的唐字,他轻轻的摇晃两下,摆出一个自认为风流的姿势。这才有些倨傲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生唐世镜!”

    “曾经获得过秀才功名,故而见官不用跪!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,看了一眼头上带着生纶巾的唐世镜,暗暗的点头。

    大乾十分的优待生。

    只要是获得童生功名,就可以享受见官不拜的特权。

    故而,唐世镜见到他没有行礼,并不算是失礼。自己也不能以此来治他的罪责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一脸得意的唐世镜,不由的冷哼一声,将脑袋扭到一旁,看着跪倒在地的宋吉以及眼睛中带着恐惧之色的马氏。将手掌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敲击在声音顿时变得冷酷,好似寒冰一般,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:

    “宋吉!”

    “马氏!”

    “你等可知罪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怒哼,衙门上空的龙气陡然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一头赤色的龙气化作一条怒龙,从空中落下,怒目圆睁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宋吉和马氏。

    两人只感觉全身不由的一寒,下意识的看向空中,仿佛那里有一条毒蛇,或者是有虎豹一般,正在用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也许是受想法影响,他们两人的身体不由的一僵,眼神中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民妇不知大人在说些什么!”

    虽然心中有着难言的恐惧,但是宋吉和马氏还是定住心神,一脸茫然,好似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的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,从来不做违法之事,不知你在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宋吉的面色已经泛白,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心中的恐惧,有些硬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宁顽不灵!”

    “本官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色厉内茬,心中还抱有侥幸心理的二人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,声音好似雷霆一般在空中炸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步步紧逼,空中的龙气不停的下垂,好似天幕落在大地之上。更有一道道锁链凭空落下,好似响尾蛇一般摇晃着身姿。

    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声音,好似水中的涟漪一般向四周的扩散。

    宋吉和马氏,在锁链的束缚之下,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感,仿佛身上陡然多了一个看不见的枷锁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枷锁,随着时间的推移,竟然也变得越发沉重。

    让他们竟然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受到这种影响,他们本来坚硬的心防,也变得松动,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挣扎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两人表情上细微的变化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精光,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敲击在桌面之上。

    发出巨大,好似有着某种穿透力的声音。不知为何,众人竟然在其中隐隐约约的听到龙吟虎啸之音。

    随着惊堂木的重重落在桌案之上,空中的法书包网.bookbao2陡然就是一缩。

    宋吉和马氏,全身竟然好似被绳索捆绑,有着说不出的难受,更重要的是,有着一个宏大的声音在他们的内心不停的叩问。

    好似洪水一般动摇着他们的心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宋吉和马氏听着堂上的惊堂木声音,以及司徒刑那好似狮虎,又好似炸雷一般声音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。全身更是不由的一哆嗦,嘴巴下意识的张开,好似想要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要张嘴了!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表情变化,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一丝微不可查的喜色。

    他也不说话,只是眼睛如刀的直勾勾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全身的气势不停的上升,好似大江大河一般汹涌。

    宋吉和马氏两人只感觉全身不由的一紧,身体好似处于大江大河之中,心脏更好似被人紧紧的攥着,竟然有一种不能自主之感。

    在这种气势的压迫下,两人的心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瓦解,空中的法书包网.bookbao2不停的颤动,龙气嘶鸣!

    但就在两人即将开口之际。

    一把写着唐字的折扇十分突兀的出现两人面前。将这司徒刑积蓄已久的气势打断,也让宋吉和马氏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三角眼睛中流露出冰冷寒光的唐世镜,以及好似刚从河水中捞出的宋吉,马氏两人,心中不由暗道可惜。

    但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!

    马氏和宋吉心中已经有了戒备,有的手段恐怕就难以奏效了!

    感谢二百位执事!

    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!

    谢谢!

    谢谢大家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