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一座巨大的府邸,好似一头洪荒巨兽一般横卧在城西。

    朱红色的大门,高高的台阶,无不显示着这座府邸曾经的荣光。

    这座府邸,曾经是卢家的祖宅。

    卢员外生于此,长于此,并且凭借埋头苦读,给这座府邸挣来了一个进士及第的匾额。

    曾经,布衣百姓路径此地,都要赤足,或者下轿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但是,昔日的卢府还在,但是上面的匾额却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宋府!

    每一个走到此处的百姓,看着那两颗烫金的大字,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恶心,更有人恨恨的吐出唾液,用此来表达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奸夫**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娼妓!”

    “背主之徒!”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“私通主母,暗算家主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但是,任凭他们心中如何的愤恨,不满,乃至咒骂,都改变了不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那就是凭借被世人所不齿的手段。

    昔日的奴仆宋吉和他的姘头马氏,两人真的发达了!

    他们利用龌龊的手段,不仅给卢员外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,而且还通过暗算等卑劣的手段,让卢员外冤死狱中,并且勾结官府贪官污吏,趁机鸠占鹊巢,将卢家的资产尽数吞没。

    并且毫不知耻的改头换面,将诺大的卢府,变成了宋马两家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两人更是将卢家世代香火传承的祠堂捣毁。

    导致卢家的先人不安,福地被破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两人的胡为,昔日人烟鼎盛,贵为知北县一流家族的卢家没落了,成了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。

    但宋吉和马氏并不感觉难过,反而一脸的自得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是没落的卢家,也足以让两人一生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卢家花厅

    一身素服的马氏,虽然刻意的想要表现出端庄之色,但是不经意间还会流露出烟视媚行之态。

    身形已经有些发福,看起来有几分员外模样的宋吉端坐在上首,轻轻的品着香茗,看着腰肢并没有因为时光而臃肿的马氏,以及装潢的富丽堂皇的花厅,一脸的享受自得,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东西,生前最是吝啬!”

    “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。”

    “本以为这一辈子,都会伺候那个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竟然是在给我积累财富。。。”

    马氏听宋吉提到卢员外,脸色不由的有些微微难看,有些不满的说道: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间提到那个死鬼!”

    宋吉微微一愣,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间提起已经尸骨无存的卢员外,他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个可有可无我笑容: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为何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那个死鬼想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鬼!”

    “不要乱说话,人死后真的是有灵的!”

    马氏听宋吉如此说,脸色不由微微的发白,恐惧的看了一眼四周,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妇道人家,就是妇道人家!”

    “就算那老鬼真的想要来报复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不怕!”

    宋吉见马氏一脸害怕的模样,眼底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,嘴角上翘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咱们可是花了重金,请无生道的高人布置了阵法,还请了无生老母的神像供奉,不仅能够保佑你我福禄连绵,更不怕鬼类侵扰!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个老鬼敢来,必定会让他有来无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鬼!”

    想到家**奉的无生老母,以及高人布置的阵法,马氏的脸色慢慢变得柔和起来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媚态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十分的媚,好似一潭春水,又好似能够滴出水一般。

    更好似一个柔软的丝绸,不停的撩拨着人的心房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脸正经的宋吉被勾引撩拨,心弦不由的就是一颤,更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液。更是不由自主的站起,好似色中饿鬼一般扑出,

    但是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,眼睛中更充满戒备,有些忌惮,又有些害怕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要闹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被你榨成人干!”

    “收起的你的烟视媚行,你现在是宋府的主母,应该有些端庄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马氏被宋吉训斥,脸色不由的一正,眼睛的中媚态尽去,但是脸上还有着意犹未尽之色。

    “荡妇!”

    宋吉被马氏撩拨的心神有些震颤,眼睛中流露出情欲之色,不由重重的吞咽了几口唾液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我是荡妇,你就是奸夫!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是一个烂了心肠的奸夫!”

    马氏被骂做荡妇也不生气,咯咯一笑,眼睛有着难掩春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最窝囊的还是卢老头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,咱俩早就勾搭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所谓情趣相合,一见钟情,都是被你提前设计好的!”

    “他就如同一个傻子,被你我牵着鼻子,最终冤死狱中,偌大的家业平白的便宜了我们两人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仿佛是想到自己的辉煌战绩,宋吉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色: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,都已经年过古稀!”

    “还是一心的骚动,如果不是如此,怎么可能被我设计?”

    不过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脸色顿时有些难看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,也是便宜那个老家伙了!”

    “老牛吃嫩草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为了今日,我怎么可能允许他和你欢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马氏不由的斜了宋吉一眼,眼睛中闪过一丝满意,但还是有些无耻的说道: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身体不行,一共也没有和我同房几次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却赚了他如此大的家业!”

    “如果折算成现银,就算是神都的花魁,恐怕也没有这么高的价码!”

    宋吉的脸上的表情不由的一愣,然后竟然重重的点头,眼睛中流露出赞同之色: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“那老家伙身体早就垮了,只有借助虎狼之药才能行行房!”

    “也多亏你榨干了他的身体,他才在牢狱之中急怒攻心而死,白白便宜了我们这么一对奸夫**!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说自己是奸夫**的!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说,就算为了咱们那一对儿女,也不能说!”

    马氏伸出素手握成拳头重重的在宋吉胸口锤了几下,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那一双儿女,宋吉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柔情,有些喃喃,又有些得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亏那老鬼,临死的时候还以为儿子是他的!”

    “就他身体,怎么可能老来得子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打情骂俏之时,空中陡然传来一阵听不见的锁链声。

    空中的法书包网.bookbao2一阵阵翻腾,一个青色,好似青铜制成的锁链陡然从空中射下。

    宋府门前,那两个巨大的石狮子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,并且射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随着两声巨大的咆哮。

    两尊石狮子竟然好似活过来一般,他们面色凝重的看着空中,嘴巴大张,不时的发出咆哮之声。

    但是奇怪的是!

    宋府如此大的动静,不论是端坐在花厅的宋吉,还是站在门外的小厮,竟然都没有任何反应,好似一切都只是幻觉。

    但如果有望气之能的人在此,就会知道,一切都不是直觉。

    空中的锁链,代表了司徒刑的意志,也是国家的律法,龙气的凝聚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狮子的阻挡,这两根锁链就会贯穿宋吉和马氏的气运,将他们的命格击碎。

    而那两头狮子,则是有人借助宋府的地脉,结合法术的力量,凝聚出的瑞兽,用来镇压宋府的气运。

    当象征朝廷律令的锁链降临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两头狮子瞬间冲出护主,这才有了空中的对峙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空中的锁链被两头雄狮所阻拦,瞬间被激怒,巨大的锁头不停的摇晃,好似响尾蛇的尾巴一般,发出阵阵清脆的碰撞之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宋府之中隐秘之地,里面供奉着一个好似老妪的女神。

    更有数道用朱砂写的符咒,这里是宋府最神秘的地方,除了宋吉和马氏以外,任何人都不许接近。

    就在锁链和雄狮对峙之时。平日供奉,和普通木头雕塑没有区别的神像陡然冒出一丝丝白光,在这些白光的作用下,明黄色的地气被催发。

    两头雄狮在阵法的催动下,眼睛收缩,嘴巴大张,身体下伏,全身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隆起,好似吹气球一般体型瞬间变大。

    到最后,更是好似两尊巨人小山一般横贯在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“竟然胆敢抗法!”

    “真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的龙气好似被彻底的激怒。赤色的云烟好似海浪一般翻滚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令牌,出现在空中,并且射出一道赤光!

    青铜色的法书包网.bookbao2,好似被激活了的机械,瞬间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空中法书包网.bookbao2之中,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手掌,并且好似山峦一般倒覆,重重的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头巨大的无比的狮子,在那个手掌面前竟然好似玩具一般脆弱,瞬间被击碎。

    那个隐秘无比的房间中,被日夜供奉的神像上更是陡然出现一丝丝好似蛛书包网.bookbao2的痕迹,那些白色的光芒试图进行修补,但是在龙气面前,一切都是徒劳的,任凭他如何的不甘心,最后还是在微风中彻底的崩塌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在黑山某个黑漆漆的山洞中。

    全身布满伤口,乌黑血液横流,说不出凄惨的刘子谦眼睛陡然睁开,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仿佛是受到了某种牵连,又好似受到了某种冲击。

    刘子谦的嘴巴不由的张开,一口乌黑的血液被他喷出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在宋府的布置的阵法竟然被人破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连放在那里收集信仰的容器也被打碎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,竟然有如此高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斩伤自己的剑修?”

    想到满脸络腮胡,手赤三尺青锋,全身剑气冲霄的燕狂徒,刘子谦本来死寂的心竟然不由的就是一颤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凝聚了多条信仰光环。

    并且身体已经成为不死不灭的僵尸,恐怕定然会被斩落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全身也被他的剑气所伤,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别想愈合。

    刚才又因为反噬的关系,吐出一口心血,恐怕愈合的时间,又要推迟了,想到这里,刘子谦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委屈!

    知北县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边陲之地,怎么有这么多的高手!

    先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司徒刑,又来了一个斩妖除魔为己任,剑修燕狂徒!

    现在又有人打破了宋府的阵势,击碎了自己收拢信仰的容器!

    这是不给妖魔活路啊!

    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难道这个世界,不是自己理解的那个世界?

    刘子谦一脸委屈,全身好似铁石一般硬邦邦的站在那里。心中不停的吐槽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阵法被破的瞬间,坐在花厅之中的宋吉和马氏脸色竟然不由的同时一僵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们竟然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是背后的汗毛根根立起,就连全身的肌肉也是变得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祥的感觉!”

    宋吉和马氏下意识的对视一眼,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难掩的惊惧。

    “密室!”

    “神像!”

    两人的眼睛陡然圆睁,非常有默契的同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定然是神像出了问题!”

    “否则咱们不会有这种大难临头之感!”

    宋吉是男人,比马氏更加的理性,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情绪,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神像出了问题!”

    “刘道长!”

    “快请刘道长!”

    马氏认同的点头,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面色铁青,行事邪气的刘道长,宋吉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肉疼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刘道长虽然是有本事的人,但是要价真的不便宜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还喜欢用处女的血练功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都到什么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乎那些身外之物!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有人要针对,算计咱俩,否则神像也不会破碎!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然是保命要紧!”

    马氏见宋吉一脸的肉疼和不舍,脸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不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为咱们两人着想,也要想想咱们的孩子!”

    宋吉听马氏提到孩子,好似被人击中罩门,脸色也不由的升起一丝柔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