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青石铺成的小径之上,牢头一脸的谄媚,好似狗腿一般站在前面,点头哈腰殷勤的引着道路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四周有些斑驳,充满潮湿的环境,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里条件不是很好,您注意脚下,不要被青苔滑到!”

    牢头见司徒刑面色有着几分不渝,心中不由的感到惴惴,急忙上前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了他一眼,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他,轻轻的颔首,这才踱着方步向前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身形被供奉在监狱大门之上,好似龙又好似狮子的狱神,在司徒刑踏入监狱的瞬间,眼睛不由的收缩成一条直线,古井不波的脸上也第一次出现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,司徒刑的气运气血十分的浓郁,在他看来,好似烘炉,又好似玉柱一般直立。一条头部长有独角的鲤鱼正在其中欢快的游动着。

    那鲤鱼好似发现了狱神的窥探,眼睛中不由的射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司徒刑受到气运的影响,眼睛也下意识的落在大门之上,好似狮虎又好似龙蛇的图腾之上。

    这幅图腾看起来,已经有很多个年头,木头表面经过长时间的氧化作用,以及烟熏火烤已经发乌。

    一堆堆的香灰堆积,让这个图腾看起来更加的神秘。传说,县狱大门之上的异兽,本是龙王的儿子。

    因为喜欢讼!

    所以整日蹲在县狱的大门之上。

    后来人们根据他的形象,进行镌刻祭祀。

    人王更是将他奉为“狱神”,镇压掌管天下牢狱。

    在司徒刑的眼睛中,一缕缕白色的神光附着在图腾之上,时不时化作一头好似狮虎,又好似龙蛇的异兽。

    他蹲坐在县狱大门之上,眼睛微张,射出两道金光。

    任何胆敢逃逸的冤魂,都会被他驱赶镇压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,外面的妖邪之类,也不能做法冲击县狱。

    好似龙又好似狮子的狱神,好似发觉了司徒刑好奇的目光,心中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惴惴。并且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头颅垂下,表现出温顺之意。

    那锦鲤见狱神低头,并且身上也有龙气加持,不像是淫祀,这才微微的闭上双目,好似实质的金光也收了去。

    “可怕!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这个人间官员,气运竟然如此的浓郁!”

    “而且不知道为何,每当他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过,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惴惴感。”

    “好似只要自己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陨落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?”

    狱神的眼睛中流露出忌惮思索之色,司徒刑的力量,让他隐隐有着一种熟悉感,但是不知为什么,不论他如何的思考,竟然都没有获得任何讯息,好似他的一部分记忆被人为的封印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?竟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将我的记忆封印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龙之九子,虽然不是上古得道,但也是底蕴深厚,丝毫不亚于几千年的大神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哪位大能出手了!”

    狱神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仿佛是想到了某种异常可怕的事情,就连背后的汗毛都倒立起来。

    但不论他如何的思考,都没有任何的头绪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他是确定的,那就是司徒刑的背后,必定站着一位他想象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这位人在随时关注着他的成长,并且将一切危险消灭于无形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,一脸恐惧的看着无尽虚空,仿佛那里有一个主宰一般的存在,正在用他可以洞穿天地的目光,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狱神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取香烛过来!”

    “天有天神,地有地神,监狱之中自然也会有狱神!”

    “狱神乃是龙之九子,生性公正,嫉恶如仇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讼狱之事!”

    “故而日夜端坐在监狱大门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后被人王敕封为狱神,统管天下牢狱事宜!”

    “我知北县牢狱之中,没有出现大的问题,这也是狱神庇佑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要祭祀一番狱神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神光不停闪烁,好似讨好一般的狱神,嘴角不由上翘,流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牢头没想到,司徒刑竟然要祭祀狱神。眼神不由的停滞了半晌,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急忙转身离去,不大一会就拿着几根高香来,一脸的虔诚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的狱神,听闻司徒刑竟然要祭祀于他,好似龙头的脸上,不由流露出十分人性化欣喜异常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本来有些闭着的眼睛陡然完全睁开,因为太过兴奋,他嘴巴里的舌头更是吐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肃穆的接过香烛,点燃之后,双手高举对着狱神所在轻轻的鞠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只见一道白色的青烟陡然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那狱神好似饕餮一般扑出,趴卧在青烟之上,一脸兴奋的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因为供奉祭祀的关系,狱神的体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丰盈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他鬼神有些贪婪的看着空中凝而不散的青烟。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的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但是狱神好似护食的狮子狗,嘴巴陡然大张,露出尖锐的獠牙,一脸狰狞的嘶吼。

    那些鬼神被狱神的凶态所慑,竟然一时没有人胆敢上前。

    只能发出一丝丝尖锐的鬼哭之声。

    那狱神也不在乎,整个身体慵懒的躺在云霞之上,好似吃棉花糖一般,不时伸出自己的大嘴撕扯。

    因为享受了祭祀,狱神看向司徒刑的目光越发变得和善。做事情也愈发的用心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司徒刑吩咐,他那金色的眸子就警觉的看向四周,好似卫兵一般扫射,仿佛生恐有鬼神不开眼,去骚扰司徒刑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显然有些多想了!

    不说司徒刑先天武者的修为,气血已经好似水银一般沉重,就说他的身份,也不是那些鬼神能够骚扰的。

    法不上贵人!

    别说是这些不成气候的鬼神,就算是宗门中人,也不敢伤害气运深厚之人。

    毕竟王朝龙气的反噬,不是谁都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个个火把被前面的狱卒点燃。

    本来有几分阴暗恐怖的监狱,慢慢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被提前告知的囚徒,都好似温顺的绵羊一般规矩的跪在牢房之内,头颅低垂,不敢有丝毫的逾制。

    看的牢头和其他的狱卒,不由暗暗的点头。

    算你们识相!

    知道轻重!

    否则,司徒大人走后,说不得要让你们尝试一下“圣狱门”的手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牢头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走在前面,一脸谄媚的狱卒和牢头,感受着四周空气中的寒冷,以及隐隐传来的鬼哭之声,脸色不由微变。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司徒刑,仿佛生恐他厌恶一般。

    好在,司徒刑的脸色并没有丝毫的变化,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扫过之后,竟然好似丝毫没有察觉一般,身形提拔,继续向前行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司徒刑因为是先天武者,全身气血出奇的浑厚,肌肉更是结实,故而,他每一步踏出,都好似两脚犀牛一般,地面上更会发出微微的颤动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那个陈年老鬼,看着面色肃穆,身形好似山峦一般浑厚的司徒刑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的气血还有气运实在是太过浑厚了!

    赤色的气血出奇的炽热,好似熔炉一般,不知是不是错觉,自从司徒刑的身体踏入牢狱。整个空间中的阴森之气,竟然瞬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在司徒刑身旁的狱卒,竟然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感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体好似一个巨大的熔炉,又好似坠落人间的太阳,所过之地,将阴寒之气全部取出,只留下阵阵的温暖。

    狱卒们眼睛不由的微眯,脸上更是流露出享受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狱卒们身体舒服,下意识的向司徒刑四周靠拢,形成众星捧月之势。

    他们自身的气血也催发出来,好似云霞一般勾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四周的阴寒之气还没有接近,就被他们的气血瞬间冲散,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,本来阴森无比的监狱,竟然有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但是对纯阴的鬼神来说,却并非是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修行,也没有朝廷敕封,香火祭祀的关系,他们都是纯阴之身,被阳气最是敏感。

    害怕气血的灼烧,还有阳光的照射。

    本来,监狱之中因为终日不见阳光,又潮湿寒冷的缘故,阴气四处弥漫,也给他们提供了上好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的出现,却让县狱由从阴转阳的趋势。

    所以,一个个鬼神一脸恐惧的聚集在一起,不停的嘶吼,并且向更县狱更深处攒射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看着一团团黑气怪叫着,好似逃难一般向监狱最深处攒射,不论是牢头还是狱卒的眼睛中都流露出差异之色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是他们以前没有遇到的。

    这些鬼神因为是冤屈致死,县狱之中又最是阴暗,所以要比一般的鬼神更加的凶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狱卒身强体壮,多是壮小伙,气血旺盛,并且身上穿着官衣,有龙气庇佑,恐怕也难以让这些鬼神感到畏惧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聚集在一起,形成黑色的雾气,就算是牢头手持杀过人的凶器,也难以将他们驱散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司徒刑的官靴刚刚踏上牢狱的土地,这些往日凶横不可一世的鬼神,就好似遇到天敌一般,一脸恐惧的四散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小鬼!”

    “不成气候!”

    司徒刑头颅抬起,看着四散而逃的黑色雾气,也不感到惊讶,转头看了一眼金万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转告道法司的王老吉,让他前来超度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鬼神日夜盘踞在此,吸吮犯人的阳气,终究不美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金万三重重的点头,表示记住。

    道法司是大乾的特殊部门,里面供奉了很多能人异士,他们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。

    牢狱中的阴气还有鬼神,交给他们处理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冤枉!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老儿真的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为小老儿做主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陡然传来一阵喊冤之声,一团黑气,好似十分害怕司徒刑,不敢靠近,只能躲在黑暗之中,不停的翻滚。

    那喊冤之声,正是从黑气之中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黑暗之中的喊冤之声,狱卒和牢头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正在前行的司徒刑步伐也是不由的一滞,眼睛中流露出狐疑之色。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究竟何人在那喊冤?”

    “你又有何冤屈?”

    “还不速速道来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