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午时已经快到了!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贵人怎么还没有来?”

    牢头站在大门附近,看着已经挂在天中的太阳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其他的狱卒也是一脸的焦急,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他一直都没有闲着,不仅将监狱里里外外的打扫了一遍,而且还警告了里面的犯人,把一些刺头关到最隐秘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!

    在监狱黑暗角落里有着一团团看不清楚的黑气,一个个冤死的鬼神也都恭敬站在那里,一脸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贵人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死的好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狱卒们虽然看不见鬼神,但是也能够感觉到四周温度的变化。以及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鬼哭之声。

    一身皂衣的牢头眉头微不可见的抽搐几下。脸色也变得难看不少,但是,就算他心中有着再多的不满,也没有前去驱赶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卧龙先生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年轻狱卒有些狐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贵人不会是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算错了!”

    刚才还有些沉闷的气氛,顿时变得一滞,众人的眼睛中或多或少都出现一些狐疑。

    但牢头脸上却充满了自信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是不可能错的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诧异的看了一眼牢头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牢头竟然对诸葛卧龙如此的信任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为牢头的坚持,他们心中也变得越发的坚定。

    今日必定会有贵人降临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就在众人面色僵硬,一脸期待之时。刚才还十分安静的鬼神陡然变得骚动起来,更有的鬼神好似恐惧,又好似兴奋的嚎叫着。在静谧的空间之中,显得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还十分安定的鬼神,怎么突然间嘶吼起来?”

    狱卒们看着四周不停的浮动翻滚的黑云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差异狐疑之色。他们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,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更有狱卒满脸厌烦的上前,用腰刀敲击地面,试图让这些枉死之鬼闭上嘴巴,停止嚎叫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的!

    那些鬼神好似受到了惊吓的鸡雏,不停的扯着嗓子嚎叫着,更有的化作一团黑烟,在空中好似妖星一般四处乱窜,留下一道道黑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鬼神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惊吓!”

    “否则,他们怎么会好似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!?”

    一个个狱卒看着空中好似妖星,又好似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的鬼神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差异之色。

    有些好奇,又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而牢头则和他们恰恰相反,他的脸上不仅没有焦虑之色,眼睛中反而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?”

    狱卒们看着一脸激动的牢头,脸色顿时就是一僵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牢头所说的来了究竟是什么意思。不过,牢头也没有卖关子,眼睛迷离的看着远方,一脸激动的说道: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所说的贵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几个狱卒垫着脚,伸着脖子,直勾勾的看着远方,但是不论他们如何观察,都没有看到车架,甚至是一丝行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空无一人,那里有贵人!”

    看了半晌之后,他们有些无奈的转头,看着一脸笃定的牢头,眼睛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!”

    “人还没到,你们怎么能够看到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有千里眼不成?”

    牢头扭头,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长路,有些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不仅没有因为他的解释而豁然开朗,反而眼睛中的疑惑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我等是没有千里眼,顺风耳,难道你这牢头就有千里眼,顺风耳不成?

    否则,你怎么知道,贵人已经出行,而且即将来临?

    “鬼神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活人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够看到,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牢头好似看到了众人眼睛里的疑惑,眼神顿时变得幽幽,看着远方,声音轻柔好似情人一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年轻的狱卒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气运!”

    牢头使劲砸吧砸吧嘴,吞咽了一口唾液,让自己干涸的嘴巴有了一丝潮意,这才一脸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气运?”

    不仅是年轻狱卒眼睛中流露出震惊狐疑之色,就连其他人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常言道:龙从云,虎从风!”

    “真龙出行,必见云雨!”

    “贵人出行,也是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人虽未到,气运先行!”

    “贵人的气运浓厚,百邪不侵,鬼神辟易,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那些鬼神才受到惊扰,四处乱窜!”

    牢头一脸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呆愣的看着牢头,眼睛中充满了敬佩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头,你懂得可是真多!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牢头见众人一脸的敬佩,脸色不由的变得有些潮红,好似激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是无意间听先生说过,这才记在心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年轻,将来还有机会学习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打趣扯淡之时,一辆蒙着青布的轿车慢慢的出现在道路的尽头,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向牢狱大门方向驶来。

    随着两者之间距离越来越近,隐隐约约已经能够看清坐在上面人的大体轮廓。

    “金师爷!”

    “赶车的是金师爷!”

    “那么坐在马车之中的人定然是司徒县主!”

    “贵人!”

    “贵人真的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清赶车之人后,脸色不由的大变,眼睛大睁,嘴巴微张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年轻的狱卒更是下意识的看向天空,只见那太阳正好挂在当中,测量日影的圭尺也收缩到了最短。

    午时!

    午时三刻!

    “神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神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沉稳的端坐在马车之中,眼睛透过青色的幔布,看着外面的惊色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脸色不由的一滞,眼睛也下意识的收缩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,狱卒竟然在牢头的带领下,提前恭敬的站在门外,做出迎接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知道本官要前来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金万三的身上。

    金万三的反应和司徒刑差不了多少,他也是一脸的诧异和震惊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。狱卒们怎么知道,今日司徒县主会来?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提前泄露了消息,做了通风报信之事?

    当他司徒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,他的心不由下意识的感觉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并没有提前通知!”

    感受着司徒刑眼睛中的狐疑,金万三紧忙伸出自己的双手,一脸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你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金万三一脸的无辜,不像是做伪,眼睛中狐疑之色尽去,但是仍然有些不放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!”

    “小的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?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提前知道大人的行踪?”

    “难道衙门之中,有人和他们勾结?”

    “但这也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来此,本就是乘兴,根本没有提前安排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一脸的迷茫,万般的纠结,有些絮叨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颔首,显然对他的分析十分的认同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像金万三那般纠结,因为他相信,任何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。

    而且,看牢头狱卒们大张旗鼓的架势,也不会和自己隐瞒。

    一会就会知道答案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驾!

    驾!

    吁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乘坐的马车,稳稳的停在知北县大牢的门口。

    一身皂衣的牢头,以及其他的狱卒急忙上前迎接,更有眼疾手快的将一个下马凳提前放好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没驳他们的颜面,一脸微笑的从马车上,踏着下马凳走下,青色的官靴稳稳的落在青色的石头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卑职牢头李老四,参见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其他人因为官阶太低的关系,都没有资格报名字,只能齐刷刷的跟着牢头跪倒在地,一脸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四周打扫的干干净净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,轻轻的点头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李老四见司徒刑面色和煦,而且眼睛中流露出满意之色,心中不由的感到一阵窃喜,急忙从地上站起,好似狗腿一般低头弓腰,笑着虚引司徒刑前行。

    “大人,请!”

    “下官在里面备好了茶水,还有干净的热毛巾,请大人稍作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的挺齐全啊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本大人行踪的?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,诧异的看了一眼满脸谄媚的牢头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!?”

    牢头表情不由的一愣,他太想要在司徒刑跟前留下一个好印象,结果却疏忽了最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,他是怎么提前知道主官行踪的?

    “难道你竟然在本官的县衙之中,提前安排了眼线。”

    “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真的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刚才还是面色和煦的司徒刑,眼睛陡然变得阴冷,声音更好似寒冰一般,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想要刺杀本官不成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怒斥,空中的龙气陡然翻滚起来,好似有看不见的炸雷在众人的心头炸响,不论是牢头,还是其他人,都不由的感到全身一寒。

    更有一种被老虎盯上的感觉,全身上下说不出的恐惧战栗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牢头被司徒刑大声呵斥,脸色不由的大变,全身更是好似衰糠一般,不停的颤抖。有些恐惧的说道: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人怎么敢行那大逆不道之事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敢,为何在本官县衙安排眼线,刺探本官的行踪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冰冷,好似鹰隼一般直勾勾的看着牢头的双眼,言语如刀一般刺问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根根冰冷的锁链陡然从天而降,好似毒蛇一般刺穿牢头的心防。

    问心!

    这是法家的技能!

    配合威慑,能够瞬间击溃人心抵抗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小人没有!”

    “小人没有在大人的县衙安排眼线。。。”

    牢头被司徒刑的气势所摄,又被司徒刑用法家技能攻击,那里还能保守住秘密。在司徒刑的审问之下,顿时好似竹筒倒豆子一般,有什么说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,没有安排眼线!”

    “尔等究竟是如何知道本官行踪的,并且提前了做安排!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牢头被司徒刑诘问,不知如何答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到了这时,还敢隐瞒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陡然圆睁,脸上充满了肃穆之色,声音好似炸雷一般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空中的龙气顿时翻滚,一丝丝青铜色象征着朝廷王法的秩序之力落下,那牢头只感觉自己心头一紧,好似背负上了一个看不见的枷锁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忍耐不住,好似破罐子破摔一般说道:

    “是卧龙先生!”

    “是卧龙先生!”

    “是他提前算到了这一切,我等着才提前做了安排!”

    正在牢房枯草之上,闭目假寐的诸葛见龙,陡然睁开双眼,流露出玩味之色,好似自言自语一般说道: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“第一关算你了过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能过几关,希望不会让失望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全身委顿,好似被抽干力气一般瘫软在地上的牢头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震惊。一字一顿的说道:

    “诸葛见龙!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“不知,你能给本官带来多少惊喜?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是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瘫软在地上,脸色有些苍白的牢头,有些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会会这位隐居牢笼的斑斑大才!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本官现在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主意已定,也不在多说什么,急忙上前,好似小厮一般引路。当他们走入监狱大门,最后一缕阳光也彻底的消失于无形。剩下的只有,阴暗,潮湿,恐惧,还有一丝说不出的阴森可怕。

    门里门外,两个世界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