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卧龙先生?”

    “见龙先生?”

    见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迷茫疑惑之色,宁汉江也没有卖关子,急忙向司徒刑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宁汉江的描述,诸葛见龙的形象在司徒刑心目中也慢慢的丰满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现在蜗居在知北县的大牢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他因为什么出现在大牢,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大牢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宁汉江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一定是不能否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诸葛先生是一个斑斑大才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内政军务无一不精。”

    宁汉江重重的点头,一脸崇拜的说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大牢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清查旧案,无罪之人得到赦免,昔日满满当当的大牢已经变得空旷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累年阴暗,而且,还有很多冤死之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牢狱之中还是有着刺骨的寒意。更时不时有鬼哭之声传来,好在这里的狱卒,或者是囚徒早就习惯,也不害怕。

    有时候还会故意逗弄那些冤死的鬼魂,增加乐趣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人,我真的没有杀人,是他们陷害我的,大人你要为小的做主啊!”

    手持火把,走在曲折阴暗道路上的狱卒陡然听到前方角落中有人喊冤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停住脚步,反而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真的是被冤枉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人见狱卒没有反应,好似不想放弃,继续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要给小老儿做主啊!”

    听着好似在耳边响起的声音,那个狱卒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快,有些不满嘟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人死如灯灭!”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冤屈!”

    “快投胎去吧,不要在这里胡闹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个哭泣之声陡然一滞,过了半晌才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也想去投胎啊!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小老儿生前被人诬告,那昏官得了好处,竟然胡乱判了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是冤屈至死。。。心头怨气不散,如何能去投胎!”

    那狱卒显然对这等事情早就司空见惯,也不害怕,用眼睛瞄了一眼黑暗,在那里隐隐能够看到一个人形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县衙告状!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县令是一个难得的清官,好官,上任伊始,已经平反了很多冤案,错案,没见大牢都清闲了不少?”

    那个鬼魂明显的一怔,但是随即他的脸上升起一丝苦笑。眼睛更是下意识的看向牢狱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在那里有一尊好似狮子,又不像狮子的异兽正在垂目打盹。

    地有地神!

    天有天神!

    牢狱之中自然也有狱神!

    这头好像狮子,又好似龙兽的怪物,就是牢狱之神。

    在这里,没有官府的平反文,没有赦免的命令,任何人都别想逃脱牢狱。

    就连鬼魂也不可以!

    他们以前,也曾经试图借助鬼魂之神摆脱牢狱的束缚,但还没等他们靠近大门,那头假寐的怪兽就豁然惊醒,并且伸出尖锐的爪牙,将试图摆脱牢狱束缚的鬼魂全部镇压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正在假寐的狱神仿佛感受到鬼魂的窥探,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,并且射出一道刺目的金光。

    感受着狱神那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,那老鬼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苦笑之色,有些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鬼魂之身,但离不开这个樊笼,更不要说去衙门这等纯阳之地!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办法了!”

    狱卒的脸上也是升起一丝无奈,伸了伸自己的双手,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牢房之中陡然传来一个古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明日午时,将会有贵人抵达此方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要脱罪,就去跪求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安静的环境中陡然传来一个声音,不论是老鬼还是狱卒都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的扭头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穿着青色道袍,头上插着木簪的中年男子正躺在枯黄的稻草之上,背对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显然,刚才的话语,正是出自此人之口。

    “明日午时!”

    “贵人抵达!”

    那狱卒静静的琢磨了半晌,眼睛中流露出迷惑之色,有些不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个汉子!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此事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休要在这里胡说。”

    那个老鬼听狱卒如此说,心中也升起了一丝迷惑。正如狱卒所说,如果正有贵人降临的话,他们狱卒定然会得到通知。

    现在狱卒都不知道此事,显然,这个贵人降临之说,只是那汉子随口编造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老夫精通文王八卦,胸中自由乾坤。”

    “岂是你这等刀笔之吏能够比拟的!”

    “那老鬼,你如果真有冤屈,就记得老夫之言,明日午时在牢狱门口喊冤叫屈。”

    那被斜躺在枯草之上,背对两人的中年人也没有转身,只是伸出手,轻轻的摇摆,好似不耐烦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人一鬼到旁处呱噪,休要打扰道爷睡觉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那狱卒被中年人驱赶,脸色不由的变得有几分难看。但是他也并没有发怒,只是狠狠的冷哼一声,转身向灯火通明之地走去。

    那老鬼则是恰恰相反,身形一转,化作一阵阴风在黑暗之中流动,阴暗之中仿佛有着数目不少的厉鬼,他们见老鬼飞过,也都跟着发出阵阵鬼哭之声,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斜躺在枯草上的诸葛见龙看着因为鬼神嬉闹,而变得幽蓝的灯光,以及背后传来的鬼哭之声,脸上不仅没有有惧怕之色,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厌恶。

    好似这个鬼哭之声,吵闹到他的休息。

    只见他将自己的手掌轻轻的一挥,一个看不见的屏障出现他的牢房之外,也将外面的鬼哭之声全部隔绝。

    他这才满意的轻轻点头,眼帘下垂,整个人再次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蹲伏在牢狱大门之上好似狮子,又好似神龙的狱神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,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诸葛见龙所在的牢房。

    好似,就连他也没有想到,诸葛见龙竟然有如此高深的造诣。

    眼睛中除了惊讶,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忌惮。

    好在,诸葛见龙根本没有闹事的打算,不大一会,鼻息变得平稳,最后更是可有可无起来,显然已经进入了睡梦。

    狱神这才放心的将眼帘垂下,夺目的金光也消失于无形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,怎么一脸的闷闷不乐!”

    几个身穿皂衣狱卒围坐在一张八仙桌四周,桌面之上摆放了有牛肉,鸡鸭,以及一坛子陈年花雕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老的,见出去巡逻的人狱卒来,脸色明显带着不渝,有些打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会是被哪个陈年老鬼捉弄了吧?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些老混蛋就喜欢捉弄吓唬新人!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“让师傅看看,有没有吓尿裤子了!”

    几个明显喝了一些酒,面色有几分赤红的狱卒顿时爆笑,眼睛更在他的裤裆处巡视,显然是想要看新来的狱卒出丑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别瞎说!”

    “小李子虽然年轻,做咱们这一行没有多久,但却是家传,他父亲当年就我的老搭档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从小就胆子大,怎么可能被那些小鬼吓到!”

    年老的狱头将手中的茶碗放在桌子上,笑着锤了那几个狱卒几下之后,眼睛中射出精光,这才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李子!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犯人不懂规矩?惹你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那个年轻的狱卒见被人识破心思,也不隐瞒,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经历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那个犯人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如此的嚣张?”

    “他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就算是龙,也得盘着,是虎也得蹲着,都已经深陷囹圄,竟然还敢如此的嚣张,真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狱卒顿时站起身形,眼睛中都流露出恼怒之色,脸色阴沉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修理他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他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让名阿比,谁才是这里的主宰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年轻的狱卒没有想到众人反应竟然如此的激烈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差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“都给老子坐下!”

    “小李子,老叔问你,那人是不是穿着一袭青色道袍,头上插着一根木簪,背背着牢门。声音古朴,让人听不出年龄,而且喜欢以老夫自居!”

    年老的老头呵斥完众人之后,这才有些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老叔,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他?”

    年轻人不停的点头,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牢头的眼睛中流露出追忆之色,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他是知北县监狱中的传说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就是一个传奇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他犯了什么事情,也没有人知道,他究竟有多少刑期。”

    “更没有人知道,他究竟是怎么出现在牢狱之中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牢头的描述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之色,就连手中的酒水撒了出来,也没有人在意。

    正如牢头所说,这个人简直太神秘了。

    神秘的让人感到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点,是大家的共识,那就是这个人是真正的高人。

    他随意的指点几句,就能让人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他无意间透露的一点消息,就能让人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监狱里,不论是狱卒,牢头,还是普通的犯人,对他都是非常的尊敬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的原因,十多年功夫,牢狱之中换了数个牢头,数不清的狱卒,他的地位都是高高在上,没有人冒犯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一下!”

    “既然先生说,明日午时会有贵人降临,那么就一定会有贵人!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把牢狱清扫一遍,一定要仔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告诉那些犯人,都收敛一些,不要冲撞了贵人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想要惹事,让咱们不好过一时,我一定会让他不好过一世。”

    牢头仿佛想到什么,豁然站起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牢头放心,我们一定办妥!”

    其他的狱卒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,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年轻的狱卒眼睛大睁,一脸茫然的看着忙碌的众人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不过是一个犯人的胡乱之语,牢头和其他人为何会如此的当真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