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知北县县衙花厅

    宁汉江穿着一袭浆洗的,明显有些发白的儒服。一脸的受宠若惊,而坐在他对面的,正是知北县现任县尊司徒刑。

    “不知生名讳?可有功名在身!”

    “前些时日,本官去吕府赴宴,见生训斥王家不法奸商。一身正气,慷慨激昂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本官要急着赴宴,而且乃是微服,所以未曾相见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下人将水果,茗茶端放好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过誉了!”

    “晚生宁汉江,乃是知北县本地人,已经考取童生功名,正在温习功课,准备举人试!”

    宁汉江见司徒刑一脸的和善,他的紧张的心顿时放下大半,身上紧绷的肌肉也变得松弛不少。

    “宁。。汉。。。江!”

    司徒刑细细咀嚼,眼睛中流露出忆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认识小生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小生的名字有什么不妥之处!”

    宁汉江见司徒刑眼神幽幽,流露出忆之色,一脸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宁生误会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宁汉江的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,不由的笑着摇头说道:

    “并非宁生的名字有什么不妥之处!”

    “只是汉江之名,本官隐约感觉有些熟悉!”

    “好似本官的一个朋友,他也是一个学生。正在日夜苦读,不知能否一举成名,考得功名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宁汉江听闻司徒刑的解释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了然之色。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小生出生之时,有阴阳家的高人路过知北县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小生出生的日时推算,小生的八字是枯草点灯格,这位高人曾说,可惜小生命里缺水,否则成就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“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家父这才给小生起名汉江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人的朋友也叫汉江,也是一位学生,真是巧合!”

    司徒刑短起手中的茶杯,思绪从记忆中拔出,脸上流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,轻轻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希望大家都好!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一个时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后面的一句话说的非常的轻,就算宁汉江近在咫尺,竟然也没有听清楚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!”

    “本官刚才只是说,希望你们两位汉江,都考取功名!”

    “鲤鱼跃过龙门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朝一日,能够冠带加身,那就更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宁汉江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,很快的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好似开玩笑一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吉言!”

    “晚生一定努力!”

    “争取早日获得功名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辜负大人的期望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徒刑的鼓励,宁汉江脸色陡然变得潮红,伸出自己的手掌,紧紧的握成拳头,一脸振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汉江啊!”

    “本官推出的青苗法,不知你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司徒刑微微一笑,将手掌伸出轻轻的下压,示意情绪激动的宁汉江坐座位之后。这才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青苗法是一个德政!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个法令,百姓再也不用去豪族那里借贷了!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豪族借贷,不仅是大斗进小斗出,而且五分利。利滚利!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少百姓因为借贷几斗粮食,最后只能用田地偿还!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少百姓因为借贷几斗粮食,最后被利息压垮整个家庭,变得妻离子散!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知道豪族借贷的凶狠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灾年,百姓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,是绝对不会去豪族那里借贷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有的人,宁可饿死,也不去豪族那里借贷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,现实的残酷,远在他的想象之上。

    豪族凭借着高利贷!

    强行吞并土地,将本来有地的农户变成了佃农。

    让没有地的佃户,将自己的儿女变卖,或者是直接将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知北县豪族数万亩,甚至数十万亩土地!

    可以说,每一寸土地上都沾染着鲜血,每一寸土地上都有着冤魂和罪恶!

    所以,司徒刑的脸色出奇的难看。

    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愤怒。

    这种愤怒,让他恨不得将吃人的豪族连根拔起,但是他也知道,他不能。

    就算他真的这么干了!

    旧的豪族被推翻,被清洗,新的豪族又会诞生。

    因为制度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,任凭他如何的不满,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百姓苦啊!”

    “兴,百姓苦!”

    “亡,百姓亦苦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身上儒服因为多次浆洗,已经显得有些发白的宁汉江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感慨,唏嘘之色。

    宁汉江,虽然没有司徒刑的眼界,也没有他那么奇特的经历。

    看待事情的角度,还有高度都没有办法和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但是,宁汉江却是地道的贫苦人家出身,否则他也不会儒服浆洗到掉色发白,还穿在身上,不舍的丢弃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出身贫寒,而且现在还处于贫寒之中,所以他对贫苦之人有着一种天然的同情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同情,让他挺身而出,和王家这等豪族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这是这种同情,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获得功名之后,就感觉自己高人一等,反而尽可能的希望利用自己的能量,帮助穷苦的人。

    故而,当司徒刑说出。

    兴,百姓苦!

    亡,百姓亦苦!

    这样的诗句后,他的内心瞬间产生了共鸣,整个人豁然站起,眼睛中顿时出现了无数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宁汉江一脸期盼的看着司徒刑,希望他能将全诗补全,但是他显然不知道司徒刑半阙的外号。

    用后世的话说等的花儿都谢了,司徒刑也没有将整篇诗词补全。

    见司徒刑端坐在那里,静静的品着香茗,没有丝毫继续吟诵的兴致。

    宁汉江的心中顿时开了锅,好似十五个水桶打水,顿时变得七上八下,又好似心中有一只疯狂的猫咪,顿时百爪挠心起来。

    总之,他的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顾忌两者身份的差距,宁汉江真的想要豁然起身,然后以手指触面,大声的呵斥一番,最后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心甘情愿的将剩下的半阙诗词补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想法!

    注定只能是想法了。。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儒生,更有功名在身,在当地也有一定的名望。

    但是,和司徒刑比起来。

    差距还是很大的,说是天壤之别,也丝毫不算夸张。

    就算他心中有再多的不满,也不敢在司徒刑面前放肆。故而,他的笑容有些僵硬尴尬的坐在那里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冷清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司徒刑好似无由来,又好似蓄意已久的问道:

    “汉江!”

    “上次出现在骚乱之中,悍然出手救了本官那位中年人,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宁汉江听司徒刑询问诸葛卧龙的事情,眼睛不由的一缩,心中更是一紧,全身肌肉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卧龙先生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,见龙先生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