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太子府,因为位于皇宫的东方,故而被人称为东宫。当然,也有人取潜龙勿用之语,将他称为潜邸。

    一丝丝赤色,好似蛟龙的龙气在整个府邸中盘踞!

    东宫因为是潜邸的关系,其中蕴含的龙气仅次于皇宫大内。

    每一个来到东宫的人,都会被不由自主的被其中蕴含的龙气所摄。

    不论多么心高气傲,不可一世的人,在东宫里,都好似披上一个看不见的枷锁,顿时都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畏惧的不是这座没有生命的建筑。

    畏惧的是,这座宫殿的主人,也就是大乾未来的主人。

    太子承泰!

    但是今天的储君心情并不是很好。他面色阴沉的坐在房之中。

    随侍的太监,宫女都十分有眼力劲的屏住呼吸,生恐遭受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还没有来么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想到今日朝堂上的事情,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他虽然懦弱,手段和乾帝盘也有着天壤之别,但是并不代表他思维不灵活。从新旧两党对他的态度转变上,他敏锐的感觉到不好。

    故而,返府邸,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召集自己的谋主,为自己出谋划策,分析利弊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小的们已经去请魏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还请殿下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紧跟在他身旁的小黄门急忙上前行礼之后,细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得到肯定的答之后,这才放心的轻轻点头,脸色的神色也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随侍的黄门太监,心中无不暗暗的松了一口长气,眼睛中的紧张之色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太子的情绪变得安定下来,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,再也不用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心中对魏先生更有着说不出的羡慕。

    简在帝心!

    太子虽然不是人王。

    但却是未来的人王。

    魏先生身为谋主,能够深得储君信任,每逢大事,太子必定再三询问。

    等储君登基,坐稳龙庭之后,这位魏先生必定能够鸡犬升天,披红挂紫只是时日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的眼睛中神光不由的变得游离起来,显然是在心中暗暗琢磨,如何和这个未来的权臣贵胄提前攀附上关系。

    等日后,魏先生发达之时,也能够跟着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在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之时。

    房的雕花大门被人从外面拉开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面色清癯,眼睛中充满睿智之色的魏先生在小黄门的虚引下进入了房。

    “魏无忌见过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魏无忌见到一身便服,端坐在案之后,面色中带着忧愁的太子,不敢托大,急忙上前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“先生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快请起!”

    “尔等都下去吧,孤王和先生有话要谈。但有接近窥探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见魏无忌到来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,急忙起身,将魏无忌搀扶起来,并且将他迎到自己的座位一侧,这才转头,看着眼观鼻,鼻观心,看似木讷,实则心思最是灵动的黄门,面色肃穆,声音冷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这些黄门虽然对太子承泰和魏先生接下来的谈话十分的好奇,但是他们也知道规矩。不敢久留,急忙转身低头倒退而出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功夫,房之中只剩下了太子承泰还有谋主魏无忌主仆二人。

    魏无忌看着被太子承泰赶出去的黄门,眼睛中的神光不由的闪烁几下,但是他并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流露出倾听之色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经验,今日朝堂之上,必定有所变故。

    否则,太子承泰不会流露出这样急切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可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孤王好好谋划一番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在魏无忌落座之上,眼睛中顿时流露出希冀的光芒,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!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可否告诉魏某,今日朝堂之上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魏无忌轻轻的颔首,安抚太子承泰的情绪之后,才缓缓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在魏无忌的安抚下,情绪变得稳定不少,这才将朝堂上从成郡王派人参司徒刑到乾帝盘下达圣旨,乾坤独断,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无忌也不催促,身体坐直,头颅前伸,眼睛中流露出倾听之色。

    随着太子承泰的讲述,他的脸色慢慢的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到最后,洁白如玉的手指更是下意识的敲打着桌面,好似陷入了思考之中。过了半晌,他才好似清醒过来,看着一脸期盼的太子承泰,他的眼睛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: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真的做错了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不渝,但他最后还是露出倾听之色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指正!”

    魏无忌好似发现了太子承泰脸上的不渝,也好似没有发现,但是他还是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首先,殿下选择两不相帮,是担心得罪另外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殿下有没有想过,新旧两党党争之事早就存在,甚至说,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陛下刻意为之!”

    “所谓新党,毕竟实力单薄。如果不是陛下在背后暗中支持,恐怕早就被旧的功勋镇压,怎么可能在朝野之中形成抗衡之事?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父皇最痛恨的就是结党营私,他怎么可能在背后支持新党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不由的大睁,看着魏无忌,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朋党之祸,自古有之!”

    “本朝自然也毫不例外。据微臣所知,朝中有保皇党,有太子党,有藩王党,还有儒家的东林党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朋党的存在,朝中的局势才是暗流涌动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是英明之主,自然也明白朋党的害处。但是人怎么可能无朋,有朋又怎么可能不党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孔圣在世之时,曾说,亲亲相隐!”

    “这句圣训,也让很多人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亲朋犯了过错,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惩处,举报,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包庇,隐瞒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历代帝王都十分痛恨朋党,但是却没有办法杜绝朋党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当今圣上不愧是一代圣君,他虽然没有办法杜绝朋党之祸,但是却善于权衡。”

    “培植出新党,就为了为平衡朝中旧党实力过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轻轻的颔首,表示明了,但是他心中还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此事孤王已经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孤王还是想不通,孤王究竟是错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殿下只想到了两害相较取其轻,但是却忘记了,两不相帮,就是两个完全得罪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人王让殿下做出决定,何尝没有考校殿下的想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处事看似圆滑,但何尝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?”

    “这样,恐怕不会被人王所喜!”

    魏无忌看着脸上有着迷茫之色的太子承泰,在心中不由的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太子虽然仁慈!

    对自己也算是亲厚!

    但是终究并非明主。

    来日大乾落在他的手中,恐怕真有倾覆之祸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般错投,来日恐怕也会有杀身之祸!

    “的确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,过了半晌之后,他才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是!”

    “孤王此事的确是做错了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孤王从父皇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难掩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魏无忌见太子承泰虚心接受,轻轻的点头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殿下还做错了第二件事!”

    “孤王还做错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还请魏先生教孤王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流露出震惊之色,急忙起身对着魏无忌一躬到底,充满感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第二错!”

    “是在朝堂之上没有为司徒刑之事明确发声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思考之色,脸上挂着明显的诧异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不明白,自己这个事情处理上究竟有什么样的失误。

    “从公,青苗法可以丰盈国库,减少百姓流离失所,是难得的好事。殿下身为一国储君,自然要支持!”

    魏无忌整理好自己的思绪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太子承泰轻轻的颔首,显然是对此感到十分的认同。

    “从私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的推恩令,削弱了天下藩王的实力,也让殿下的皇储之位变得更加的稳固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功于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理应维护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件事,不论于公于私,殿下都应该出面维护才是!”

    “但是殿下,却因为爱惜自己的羽毛,而没有挺身而出,恐怕很多人会对殿下有别的想法!”

    魏无忌看着眼睛中流露出倾听之色的太子承泰,一脸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上更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魏无忌所说,恐怕很多人对自己这个太子已经失望透顶,更有很多摇摆的人,也会投向别人怀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教我!”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教我!”

    “孤王现在,应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魏无忌也没有卖关子,细声说道:

    “殿下现在要做的,就是收拢溃散的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重礼赏赐于司徒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行这等千金买马骨之举,才能安稳人心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但他也不吝啬之人,知道现在也是心疼财物之时,不由重重的点头,肯定的说道:

    “孤王这就去安排!”

    随即他的脸色又发生了变化,一脸赞叹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孤王得先生,真如高祖得张良!”

    “先生之智冠绝天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魏无忌听闻太子如此夸奖于他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荣幸的神色,但他还是轻轻的摇头,有些唏嘘的说道:

    “冠绝天下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抬爱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某虽然有些几分机智,但是,还算不得真正的顶级谋主!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,有些诧异又有些好奇的说道:

    “先生这般智慧还算不得顶级谋士!”

    “那顶级谋士又是何等风采?”

    魏无忌的眼睛看着天空,流露出迷离之色,好似陷入了深深的忆,过了半晌之后,他才幽幽的说道:

    “魏某曾经有幸认识一人!”

    “那人姓诸葛,名卧龙,智慧通天。天文地理,行军布阵,竟然无一不通,无一不晓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但是一人却足以敌十万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世上还有这等奇人?”

    “万人敌孤王知道!”

    “乃是精通兵法,擅长战阵的将帅之才!”

    “卧龙先生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卧龙先生竟然有如此高的评价!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竟然比的上十个将帅之才不成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有些不相信,又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魏无忌看了一眼满脸不详细难道太子承泰也不生气,毕竟他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夸张,别说是他,就连自己最开始的也是抱有怀疑态度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有所不知!”

    “这位卧龙先生,在魏某心中的价值要远超十位将帅之才!”

    “他是五百年难出的谋主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见魏无忌如此的推崇卧龙先生,眼睛不由的一亮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此人现在在何方,孤王这就命人将他寻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魏无忌眼神古怪的看了太子承泰一眼,这等人物,岂是派几个太监能够请动的?心中虽然有着几丝不满,但他还是摇头,如实说道:

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殿下想要见他,恐怕我们的陛下,也正在寻他。可惜,此人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,任凭发动三山五岳之力,也没有办法寻得他一丝痕迹。”

    魏无忌一脸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殿下能够得到卧龙先生出山辅佐,将来必定能够成为一代明主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