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轰!

    也就在百姓认可的那么一瞬间!

    空中的法书包网.bookbao2陡然发出一阵阵好似雷霆一般的响声,一道道锁链交织,形成一张全新的大书包网.bookbao2,笼罩在知北县的上空。

    司徒刑气运中的斩仙飞刀不停的震动。

    那块象征着大乾律令的铜牌高高的升起,一个个秩序锁链在其中交织,一个个全新的文字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诸路以见存常平、广惠仓的一千五百万石钱各为本,如是粮谷,即与转运司兑换成现钱,以现钱贷给广大乡村民户,有剩余也可以贷给城市坊郭户。民户贷请时,须五户或十户结为一保,由上三等户作保,每年正月三十日以前贷请夏料,五月三十日以前贷请秋料,夏料和秋料分别于五月和十月随二税偿还,各收息二分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规定,每年正月三十日以前贷请夏料,五月三十日以前贷请秋料,夏料和秋料分别于五月和十月随二税偿还,各收息二分;贷出的既可以是粮也可以是钱,粮食按照贷出时的的市价折算为钱,以便计算利息;在实行过程中,对于不同户等的人设有不同数额的最高借贷数额;借贷以乡村农民为先,有剩余也可以贷给城市坊郭户;其利息规定最高不得超百分之三十,如遇灾害可以迟交利息。”

    青苗法!

    司徒刑那块象征大乾法令的铜板之上,竟然出现了全新的青苗法。

    这块铜板也因为镌刻有青苗法的关系,和空中的法书包网.bookbao2,竟然好似有着某种天然的联系。

    随着法书包网.bookbao2的震动。

    青色铜板也随之震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法书包网.bookbao2以知北县县衙为轴心不停的向四周延伸,知北县县城,郊野,黑山,村庄,随着法书包网.bookbao2的扩大,一个个村庄,一个个聚集区被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一个个人下意识的抬头,他们本能的感觉到有什么大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
    “青苗法!”

    “为百姓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活青天!”

    一个个梳着羊角辫的孩提在县城内蹦蹦跳跳的玩耍,嘴巴里说着不知何人教他们的歌谣。

    大人们听着童谣,不由下意识的驻足,眼睛中都流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人,知道青苗法的存在,越来越多的人,对司徒刑真心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百姓为什么生活的贫苦,甚至是有时候需要卖儿卖女,才能勉强度日?

    其实,债务大多是荒年欠下的。

    为了度过荒年,百姓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会去豪族借贷。

    借贷的数目其实并不是很多,但是利息却是非常的高。也就是民间常说的驴打滚。

    最后以至于根本无力偿还,只能变卖家产,更有甚者卖儿卖女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青苗法从某种程度上说,就是官府放贷,但是利息却要比豪族的低的多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谁还会去豪族那里放贷?

    所以说,从某种程度上说,司徒刑的青苗法的确是一个德政,万家生佛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青苗法却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当地的豪族,当地的士族,和知北县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北郡官场,甚至是远在神都的官僚阶级,都有触动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在围绕着青苗法在进行争论。

    一场众人谁也没有预料到的风暴正在酝酿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神都皇宫

    乾帝盘高居在九龙王座之上,眼睛中精光闪烁,好似一头巡视自己领地,永远不知疲惫的狮子王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巡视,所过之处,无不低头。

    没有人胆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一身紫袍,衣服上绣着四爪金龙的太子承泰。

    一身朱袍,衣服上绣着麒麟的列位臣公。

    在他气势的压迫下。

    不论是贵为太子,储君,气运已经突破四爪金龙的太子承泰,还是掌管户部,吏部经历过数朝的老臣。都不由自主的低垂下高傲的头颅,好似雁群一般分列两侧,满脸的恭敬。

    狮子王虽然老了!

    但是他终究是狮子王。

    虎死尚且不倒威!

    更何况,乾帝盘这只老虎并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他虽然老迈。

    但是在外人眼中里,乾帝盘还是那般的英明圣武,气吞八荒。

    仿若二十年前,他刚刚登基一般。

    任凭岁月流逝,他都好似那海中的礁石,佁然不动。

    只要他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整个大乾就不会乱。

    只要他坐在那里,不论是各路藩王,还是心中有着不轨念头的朝臣,都不敢有丝毫异动。

    但是只有乾帝盘自己知道,岁月是不饶人的,别看他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他的心已经苍老了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个,充满朝气,天不怕地不怕,丝毫不畏惧任何挑战,胆敢和大臣斗,和宗门斗,斗天,斗地的乾帝盘了!

    他老了!

    他真的老了!

    任凭他心中如何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也不能否定这个事情存在,他身体和心灵都老了。

    大乾政坛的糜烂,让他的耳边出现了几缕白丝,眼睛深处更有着说不出的疲倦。

    心中竟然第一次有了想要逃避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迫切的想要放下肩头的重担,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四周虎视眈眈的强敌,各路拥兵自重的藩王,和藩王蛇鼠一窝的大臣,以及四处煽风点火,妖言惑众的宗门。

    还有厉兵秣马,随时准备趁火打劫的外域诸国。

    乾帝盘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。

    必有一战!

    这就是大乾的现状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到了大乾生死存亡的关键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些不利因素全部镇压,那么大乾的国祚就会得到延续,甚至会再获得数十年,乃至数百年的王朝气运。

    如果大乾失败!

    那么就会如同空中的星象一般。

    群虎弑龙!

    大乾就会一夜之间分崩离析,被外域,被宗门,被藩王,被无数的实力蚕食,分刮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他绝对不允许发生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恨不得立即发动全部的力量,甚至是丝毫不畏惧陨落的危险,和宗门,藩王,外域等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但是,太子性格孱弱。

    皇太孙又没有长成,羽翼尚未丰满。

    一旦乾帝盘真的战死陨落,太子恐怕立即就会被人架空。

    诺大的帝国最后,也会成为别人的基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乾帝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说不出的无奈,并且幽幽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民意绑架!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不可一世的英明之主乾帝盘!

    最后竟然被自己的臣子所绑架,不得不选择性格孱弱的太子作为储君。

    英雄末路!

    其实,乾帝盘已经败了!

    在他决定让太子承泰作为储君的那一瞬间,他就败了!

    他没有败给藩王!

    也没有败给外域!

    更没有败给宗门!

    但是,最后他却败给了自己的臣子!

    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尽量的平衡各方势力,借助臣公的力量,让大乾这个即将没落的帝国,在狂风暴雨中艰难的前行。

    希望大乾能够度过这次劫难。

    乾帝盘看着下方看似温顺的列位臣公,心中百转千,最后全部化作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微眯,环顾四周,将所有人的脸色全部尽收眼底,当他得到乾帝盘的示意之后,这才上前半步,声音尖细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事上奏!”

    “无事退朝!”

    “有事上奏!”

    “无事退朝!”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的声音此起彼伏,通过特殊的音壁构造,整个大殿,以及大殿之外的列位臣公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有事上奏!”

    “无事退朝!”

    站在前方的太子承泰头颅低垂,眼睛的余光在各位大人的脸颊上快速扫过。

    乾帝盘自从确定太子承泰继承大统之后,有意识的锻炼他的能力,每次朝会,都会让他参加,并且行使监国的权利。

    好在,太子承泰性格虽然孱弱,没有什么主见。比不了乾帝盘的英明神武,但也什么都不懂的废材。

    在府中谋士的辅佐,还有乾帝盘的指点下,处理政务倒也是中规中矩。

    看的乾帝盘心中不由暗暗的叹息。

    太子承泰虽然有诸多毛病,比如说性格太过柔弱,做事仁慈,甚至说有些迂腐。

    如果在太平盛世,只要有良人辅佐,也不失为一代仁君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大乾现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水煎油烹一般,蒸蒸日上,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现在不过是光返照罢了。

    大乾的政坛早就糜烂到了骨子里。。。

    风雨飘摇!

    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崩盘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,你让他如何放心将大乾交到太子手中?

    太子承泰身穿紫色的四爪龙袍,面色倨傲的端坐在乾帝盘之下,百官的上首。

    随着乾帝盘的推恩令颁布,端王,成郡王,忠勇侯等人的权利被削弱,太子承泰的地位也越发的稳固。

    朝中之人,大多都看清了形势,明白了乾帝盘的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,无数的人投奔他的门下。

    太子的羽翼快速的丰满起来。

    乾帝盘为了锻炼的他的能力,特许太子监国,坐在群臣之上,故而,现在的太子承泰可谓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。

    就连气运也变得浑厚了不少。

    本来的四爪金龙,在气运的反哺之下,竟然隐隐长出第五根龙爪。

    “臣有事上奏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,今日无事上奏之时,一个穿着青袍,年纪不大的中年人走出朝班,对着宝座上的乾帝盘,还有负责监国的太子承泰行礼之后,声音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准奏!”

    乾帝盘收自己的心思,看着下面品阶不高,有些陌生的臣子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臣要告那知北县县令司徒刑!”

    青年臣子行礼之后,面色肃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要告他三状大罪!”

    站在下方,面色没有表情的诸位臣公,听说这个人竟然要状告新科状元,儒家新圣人司徒刑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有些昏暗的眼睛,也陡然好似灯泡一般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好戏看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乾帝盘的脸色也是陡然微变,眼睛中流露出思考的神色,过了半晌,他才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呈上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轻轻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从高台之上好似狸猫一般形态优雅的走下,来到那个青年官员近前。

    伸出干干净净的素手,将奏折接过,然后头颅低垂,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放在乾帝盘的龙案之上。

    端坐在上首的太子承泰,下意识的转头,看着身穿青袍,脸色有些发白的臣公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臣子因为品阶不高的关系,他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。但是,有一点他是确定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这个人是成郡王门下。

    这件事定然和成郡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太子承泰的眼睛陡然变得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。。更何况,司徒刑的推恩令对他有大恩。

    不论是从公,还是从私,自己都要出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的对着自己阵营的几人使了一个眼色。那些人都轻轻的点头,显然是领会了太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端坐在上首,好似狮子王,又好似江山之主的乾帝盘静静的看着奏折,只见他的鼻孔慢慢的扩张,眼睛中更有着难掩的怒火。

    到最后只见他将自己的手掌重重的拍打在龙案之上,恶狠狠的骂道: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站在朝堂之上,身穿青袍的官员,见乾帝盘勃然大怒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喜色。

    而太子承泰等人则恰恰相反,他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疑惑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站起身形为司徒刑求情的太子承泰,听到乾帝盘的呵斥,心中不由顿时惴惴,动作不由的一滞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太子没有动作,也都下意识的停住步伐,小心的观望眼前的局势。

    身穿青衣的官员和他们则是恰恰相反,只见他脸色潮红,好似打了鸡血一般,声音高昂的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“那司徒刑的确是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“早有不臣之心,共有三宗大罪!”

    “上任伊始,就将知北县大营县尉牛泓驱逐。任人唯亲,将大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不轨之心,路人皆知!”

    “此乃一罪也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主簿李博伦乃是少有的忠义之士,数次规劝,陈述厉害关系。并且以密信的形式告知成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百姓得知,无不愤慨,他们自发的走上街头。用言语表达自己的不满!”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想到,那个司徒刑竟然丧心病狂至此,担心罪行暴露,竟然派人公开袭击游行的百姓生,造成数十人死亡,并袭击了李家大宅,可怜李家满门忠义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二罪也!”

    “最后,他竟然私自制定法律,名为青苗法,造反之心,路人皆知!”

    “臣恳求陛下下旨,派出天兵,将这等目无君父,目无法纪之徒诛杀,以正国法!”

    “此乃三罪也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