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跑了?”

    刘子谦好看着仓皇逃命的李承泽,也不着急,不紧不慢似附骨之蛆一般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,一脸的戏虐。

    “加油跑!”

    “使劲的跑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垃圾!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的威风和霸道都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李承泽因为剧烈的运动,全身早就被汗水浸湿,头上的毛发更是黏连在一起,显得格外的狼狈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!

    李承泽越发的狼狈,刘子谦就越发的兴奋。

    折磨!

    折磨!

    再折磨!

    他从折磨李承泽的过程中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变态的快感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是他成为僵尸之体以后,好久没有感觉到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并不打算立即将李承泽杀死,他要好好的享受这种难得的过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子谦眼睛里的戏虐玩味之色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李承泽听着背后传来的恶风,以及越来越近的刘子谦,心中的恐惧完全浮现在脸颊之上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想过反抗。

    但是两人的实力差距,好似一个巨大的鸿沟,不论他如何挣扎都是于事无补。更不是他勇气可嘉,就能逆转的。

    李承泽想到全身好似金铁一般坚硬,行动如风的刘子谦,眼睛中就流露出绝望以及后悔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今日会如此的狼狈。

    必定会早早派人斩草除根。让他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!

    现在才是真正的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!

    如果不是刘子谦恶趣味发作,如果猫抓老鼠一般,想要看着他一点点绝望,恐怕他早就被彻底的击杀。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李承泽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他的胸腔肺脏不停的收缩扩张,将外面冰冷的空气吸入,让自己好似熔炉一般的身躯获得一丝难得的清凉。

    但是,不论他如何大口的喘息。

    都是杯水车薪,根本没有办法降低他全身的温度。

    不能这样下去了!

    在这样下去,就算不被刘子谦击杀,也会被活活的累死,跑死!

    “跑吧”

    刘子谦见李承泽的速度有些变慢,气血浮动,鼻息急促,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满之色,身影瞬间前冲好似捕猎的雄狮,又好似驱赶猎物的豺狼。

    李承泽在刘子谦的驱赶下,速度不由自主的提高不少,感觉着自己快要炸开的胸膛,他的眼睛里升起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驱赶我,要杀就杀不要羞辱于我!”

    李承泽嘴上虽然说的决然,但是步伐却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,显然,他的内心还是十分的畏惧死亡,不愿意接受死亡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出身于豪族,吃过无数的山珍海味。但是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肉质最新鲜,最好吃么?”

    刘子谦没有立即答,反而好似答非所问的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奔跑的李承泽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流露出思索困惑之色。

    好在,刘子谦也没打算让他答,有些自问自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牲畜的肉质要保持新鲜,最好的办法是让他生前保持大量的运动,这样气血就会融入肌肉。从而让肉质变得更加鲜嫩”

    “鼎食之家在烹制肉类的时候,不会用刀进行屠宰,而是会用木棒将它杖毙在杖毙的过程中,牲畜会反抗,会奔跑气血会和肉质融为一体!”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正在前面奔跑,气喘吁吁的李承泽,眼睛中冒出一道奇色,好似他就是那头正在被杖毙的野猪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身体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也流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有想到,刘子谦不击杀他的目的,竟然是为了让他的肉质更加的鲜美!

    吃人!

    刘子谦竟然想要吃人。

    而且李承泽还有一种直觉,那就是,刘子谦并非虚言诓骗,而是真正的想要吃人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的寒意陡然从他的脊背升腾,就连一根根汗毛都因为恐惧倒立。

    在恐惧的鞭策下!

    李承泽竟然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速度,好似利箭一般窜出。

    刘子谦也不担忧,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李承泽嘴巴大张,一团团燥热的空气被他喷出,因为高强度运动的关系,他肺部好似一台高负荷运动的机车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撕裂疼痛。

    不行了!

    真的不行了!

    看着背后好似闲庭信步一般的刘子谦,李承泽的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是绝望!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的追逐,他真的感到绝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心气受损,他的速度也明显的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斗志已经丧失的李承泽,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脸色越发的狰狞,舌头更是伸出,好似即将享受美味的饕餮老客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想跑了,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刘子谦的身影陡然向前一窜,漆黑如同墨汁的手指陡然伸出。

    不过,李承泽也没有坐以待毙,身形陡然翻滚,虽然有些狼狈,但是却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李承泽本来有些空洞绝望的眼睛竟然陡然一亮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眼前不远处的半山坡上,竟然有一座不知耸立多少年头,从外表看起来有几分破旧的古寺庙。

    这不是让他感到心动的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感到心动的是,他在那荒废日久的古庙中竟然看到了一丝淼淼的炊烟。

    有炊烟!

    这就表明寺庙之中必定有人在那里歇脚。

    有人,也就代表,他有可能获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承泽眼睛中的光芒更加的浓郁,在强大的求生欲望之下,他好似发疯一般窜出,连滚带爬的古寺庙窜去。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好似发疯一般的李承泽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快也注意到了寺庙,炊烟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眼睛中并没有任何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玩味。

    深山!

    荒庙!

    炊烟!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几个场景组合在一起,竟然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退缩。更没有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自从将自身炼制成刀枪不入的僵尸之后,他的内心早就没有了畏惧的情绪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荒山寺庙真的有古怪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丝毫的担心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有妖邪在此盘踞,那又如何。。。

    李承泽不知刘子谦心中所想,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那就是逃命!

    尽一切可能的保住性命!

    这是他的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当然,也能看出李承泽本性中的冷漠。

    刘子谦可不是普通人,他可是一个丧失人性的魔头。

    如果在那里生火的只是一个普通人,恐怕也难逃刘子谦的魔掌。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“有人么?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李承泽顾不得其他,身形还没有达到寺院大门,就开始大声的呼喊。

    那刘子谦也不阻止,反而一脸的戏虐。

    还时不时的轻轻抚掌,好似十分享受李承泽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魔头!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大逆不道,将来必定难逃劫难!”

    李承泽脸上全是汗水,一脸狼狈的躺在寺庙的大门之上,眼睛中流露出愤恨之色,有些诅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喊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喊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今天这里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以斩妖除魔而闻名天下的太白剑仙在此,本尊也要吸干你的鲜血!”

    刘子谦的眼睛中射出猩红的光芒,嘴巴大张,一脸狰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妖孽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在某家面前行凶!”

    “太白剑仙在此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陡然听到院内传来一声暴喝,一道银白色的剑光陡然射出。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空中好似游龙一般的剑光,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,眼睛中更是充满了诧异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太白剑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封山不出了么?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