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身体高高的跃起,眼睛中流露寒光,面色更是说不出的狰狞,手中的宝剑瞬间斩落。

    刘子谦好似根本没有想到李博伦会绕到身后,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惊诧,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茫然。

    斩!

    现实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大脑刚刚作出反应之时,李博伦的长剑已经重重的斩落在他的脖颈之上。

    李博伦和李承泽的眼睛中不由的都流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但是,他们的连山感到笑容很快就凝固了!

    因为。。。

    长剑落在刘子谦的脖颈之上,竟然好似撞到了铁板一般,又好似落入了黄油沼泽,任凭他如何用力。

    长剑竟然都不能前进一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李博伦和李承泽的眼睛都流露出惊诧之色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实在是想不到。

    精心策划的计划,竟然因为刘子谦的脖颈实在是太过坚硬,而胎死腹中!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硬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面色僵硬,根本没有痛觉的刘子谦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杀不死我!”

    刘子谦仿佛早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和戏虐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身体陡然向前窜起,手掌上抬,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从他的袖口中探出,好似毒蛇,又好似毒蝎一般刺出。

    那刘子谦也不躲避,身体僵硬的站在那里,一脸的嘲讽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李承泽的匕首精准的刺在刘子谦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胸口却出奇的坚硬,就算匕首的锋芒,也仅仅是将他的外衣刺破。根本没有办法将他的肌肉刺穿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伤及被肌肉保护着的内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刘子谦的胳膊平举,好似两根巨大的铁棒一般横扫。

    不论是手持长剑的李博伦,还是手持匕首的李承泽都是下意识的后退。

    躲避开来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旁边的一块巨大,好似野兽趴伏的岩石,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。正好被刘子谦的手臂撞到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让那块巨大的岩石瞬间四分五裂,到处飞射。

    李承泽和李博伦看着被刘子谦胳膊击中,好似子弹一般到处飞射的碎石,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色也有了几分苍白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“好坚硬的胳膊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刘子谦根本不怕宝剑和匕首的攻击,因为他全身都好似金铁一般坚硬!”

    “好怪异的功法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刘子谦见两人躲避开,也不生气,身形陡然一扑,手掌张开,露出十根长长发乌带着腥臭之气的指甲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“僵尸功!”

    李博伦看着刘子谦那好似黑墨一般长长的指甲,脸上不由的颜色大变,有些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僵尸功!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可能还有人练这种邪功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有人把自己变得这样人不人,鬼不鬼?”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刘子谦仿佛是被李博伦说到了痛楚,眼睛陡然变得猩红。身上的黑色气息变得更加的浓郁。他好似陷入了某种忆,又好似需要别人进行倾诉。

    “把自己的肉身炼成不知疼痛,不畏惧死亡,力大无穷的僵尸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需要承受多么大的痛苦么?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!”

    “我被赶出了流觞诗会!”

    “被摘除了功名,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就曾经在心中暗暗的发誓!”

    “我要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为了报仇,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,我碰到了我的师傅!”

    “他被我的怨气所吸引,认为我是一个炼制僵尸的好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他问我,怕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的被仇恨所支配,怎么可能畏惧死亡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被炼制成了僵尸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脸色铁青,全身隐隐有着黑色花纹,更有无数黑色气息浮动的刘子谦,一脸震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拜你和司徒刑所赐!”

    “我的肉身被炼制成了一具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的僵尸!”

    “但是,炼制那人都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体质竟然十分特殊,不仅没有被他控制,成为一头只知杀戮的行尸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成为了一头百中无一的魔僵!”

    刘子谦的脸色陡然变得扭曲,全身黑色的魔气更是不停的翻滚,时不时变成一头头魔头。

    “魔头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入魔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魔头!”

    看着眼睛猩红,全身黑气弥漫,好似随时可以择人而噬的刘子谦,李博伦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他有些震惊的后退,并且害怕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不怕成为众矢之的,被圣山,还有王朝讨伐么?”

    “魔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够报仇!”

    “就算入魔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春娘,你在天有灵,看着我要为你报仇了!”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一脸恐惧后退的李博伦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。嘴角上翘,更是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入魔!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根本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“分开跑,也许我们还能有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看着全身黑气迷茫,好似魔头一般的刘子谦,李博伦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绝望。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一脸冷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李承泽还想要说点什么。但是想到入魔后刘子谦的恐怖,下意识的将所有的话都吞入腹中,他现在只能期望,刘子谦行动速度缓慢,不会扑杀于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和李博伦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,向着彼此相反的方向跳跃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刘子谦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李家父子竟然如此的果决。。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的顺序,不是应该先自己战斗,然后知道根本不是对手,在一脸绝望的逃离么?

    眼前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为什么根本没有殊死反抗呢?

    不过,他的反应也是不慢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两旁看了一眼,最后还是对李承泽的仇恨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高高跃起,裹挟这黑色的云气,向李承泽的方向狂追。

    李博伦拼命的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刘子谦去追李承泽之后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,但是最后,他还是理智的按捺住内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儿子!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够福大命大!”

    “不是爹不去救你,而是那样做的结果,只会是咱俩全部交代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呼伦贝李家的传承也就断了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博伦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心痛,但是更多的还是责任,以及求生的欲望,他强忍着转头的冲动,身体不停的跳跃。

    借助巨大的岩石,已经高大的树木遮掩,很快就消失在黑色的天幕之中。

    而李承泽和他则是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他不停的向前奔跑,但是和刘子谦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甚至是他已经隐隐的能够听到刘子谦身体落地,撞击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近!

    近!

    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李承泽不敢转头,因为他怕担心转头之后,看到的就是刘子谦那张青色,毫无血色的脸颊。

    跑!

    跑!

    使劲跑!

    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期望都放在奔跑之上。

    虽然,就算他自己都认为,被追上只是时间的问题,但是他却不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好在,刘子谦没有打算立即将他杀死!

    而是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就是,让恐惧时刻缠绕着李承泽,从而让他的情绪最终崩溃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李承泽身边的一块巨石,被刘子谦扑到,瞬间变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李承泽好似受到惊吓的麋鹿,陡然窜出。一脸的狼狈。。。。

    刘子谦也好似十分享受这种追逐的感觉,时不时的会给李承泽造成高度的压力,让他的身体时刻保持在高负荷的状态。

    也因为这种高负荷的状态,李承泽全身好似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,毛孔中更隐隐有着白色的热气升腾。

    他的身心脏更好似烧热了的发动机,仿佛随时可能爆炸。

    活活累死!

    在这样下去,李承泽定然会被活活的累死。

    李承泽感受着嘴巴中的血腥味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涩,还有着说不出的绝望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知北县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的李家大少,最后竟然会这么憋屈的死去。

    憋屈!

    想到自己可能被活活的累死。

    李承泽的心中就感觉着说不出的憋屈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,让他奋起反抗,他的心中又生不起那种勇气。

    就算心中如何的憋屈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够做的,也就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跑!

    跑!

    不停的跑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本来漆黑的夜空已经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李承泽的嘴巴,鼻孔中全是红色的血液,他全身的气血早就变得炽热,整个人的皮肤出奇的赤红,好似刚从熔炉中捞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大量的燃烧气血,李承泽的速度变得无比的缓慢。

    但是,刘子谦还没有任何攻击的欲望,他总是不近不远的吊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