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好似银盘的明月高挂在空中,一丝丝乳白色的月光垂下。

    让整个黑山山脉出奇的宁静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静谧之是一种假象。

    因为夜晚是黑山山脉最繁忙的时候,不论是野兽,还是诞生了灵智的妖兽,亦或者是来去无踪的鬼神。

    都借助柔和似水的月华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某个不知名土丘陡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土丘陡然被破开,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窟。

    李博伦和李承泽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,有些晦气将身上的泥土拍打掉,但是他们的眼睛中还是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欣喜。

    安全了!

    黑山山脉出奇的广阔,而且妖兽丛生,鬼魅遍地,就算司徒刑和三法司想要追杀他们,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成行的。

    借助这个难得的时间差,他们俩能够做很多事情,甚至可以借助黑山和外域接壤的特性,直接逃到外域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隐姓埋名,不去妄想争夺王位。以落魄王族自居,想来,就算是外域的王族也不会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他俩互相搀扶,准备携带着细软金银,准备离开之后。他们背后的山石之上陡然传来一阵轻轻的鼓掌声。

    李承泽和李博伦的身体肌肉陡然一僵,面色也变得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艰难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身穿黑衣,面色有些发青的青年儒生,好似飞鹤一般单腿站立在巨石之上,眼睛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刘子谦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密道,可是李家数代相传的辛密,就算本公子也没有资格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如何得知的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庞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轻松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博伦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眼睛中之中的狐疑,还有戒备,丝毫没有因为刘子谦的关系而减弱。

    反而身体越发的僵硬,全身的气血不停的翻滚,确保自己的身体永远保持在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却是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拜李公子所赐!”

    “刘某拜在无生道门下,修炼的可是未来星宿经,最擅长的就是推算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要想知道李家密道的出口,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!”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面色苍白,眼睛中流露出仓皇之色的李承泽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嘲讽,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先生!”

    “你深夜在此,等候我李家父子,必定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“是需求金银,还是功法,只要我李家所有,先生尽管开口!”

    李博伦听着刘子谦怨气十足的话语,眼睛不由的收缩,有些恨恨的瞪了李承泽一眼,到了现在,他怎么可能还不明白。

    今日的事情,皆是以前的因。

    “金银!”

    “功法!”

    面色有些铁青,不似生人的刘子谦,眼睛死寂的看着李氏父子,过了半晌,嘴角才不由的上翘。流露出一丝不屑嘲讽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给我多少?”

    “李家现在已经没落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仓促出逃,又能准备多少金银细软?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功法!”

    “你们李家除了大鲲鹏术以外,又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而且大鲲鹏术只有历代家主才能资格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掌握大鲲鹏术全篇的也只有李家老祖一人!”

    “可惜他却已经陨落在司徒刑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筹码太少了,没有资格和本尊谈条件!”

    就算李承泽再愚钝,也知道刘子谦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他面色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,有些呆呆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刘子谦,过了半晌,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刘兄!”

    “你我素来亲厚!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们共同的敌人应该是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就是司徒刑让你名声扫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司徒刑让你被学政剥夺了秀才功名!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是朋友才对,你为何要在此埋伏袭击我等!”

    刘子谦看着李承泽的表演,眼睛中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,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司徒刑的仇!”

    “本尊定然会亲自去报!”

    “上次本尊借助罗睺蚀星日已经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想到,那司徒刑气运昌隆,不仅脱于大难。更形成了反噬。让本尊受伤,短期内不能推算于他!”

    “但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公子的大恩,刘某也要好好的报答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刘子谦的脸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,甚至说有些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感受着刘子谦身上冰冷的杀意,李承泽不由下意识的后退。好似被大汉围拢的弱质女流,不停的挣扎,脸上更是流露出惶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样!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把!”

    “就算看在春娘的面子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春娘!”

    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,面目狰狞的刘子谦脸色不由的一滞,眼睛中也流落出悔恨,愧疚之色。

    春娘是他的妻子!

    长的最是貌美,也正是这个关系,被好人妻的李承泽看上。

    当年刘子谦为了攀龙附凤,为了获得了李承泽的助力,不顾春娘的反对,将她送给李承泽做了玩物。

    流觞诗会之后,他被革除了功名,赶出了诗会。因为怨气冲天,被无生道的长老发现,并且带门中修炼。

    而春娘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,被李承泽迁怒,从而被活活的打死。

    不说春娘还好,一提到惨死的春娘,刘子谦心中对李承泽的怨恨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“我要给春娘报仇!”

    刘子谦的眼睛里陡然射出一道凶光,手掌握拳重重的轰向李承泽的胸口。

    不过!

    就在身形刚刚想要启动的时候,背后竟然射来一道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对话的空挡,李博伦竟然绕到他的背后,并且发动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儿子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先去死!”

    李博伦双手握剑,重重的劈下,面色狰狞的吼道。

    看着那道无坚不摧的剑光,李承泽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