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一身黑衣的武士,在头戴青龙浮雕面具的头领带领下,好似展开翅膀的夜枭,又好似大鸟一般在空中滑行。

    他们都静默,并且滑行的速度很快,就算偶尔几条大狗被惊动,发出咆哮之声。

    等百姓走出院落的时候,他们早就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故而,有惊无险,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了李府大宅。

    李府大宅已经耸立在知北县数十年。

    最早的时候曾经是一位富商家的院落,后来被李家老祖看上,以手段抢夺过来。

    又经过数十年的扩建,现在李府大宅已经变成一个坐落数十亩土地,房屋交错,灯光辉煌,好似史前巨兽一般的巨大庄园。

    当黑衣人抵达李府大宅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家的家丁下人还没有全部入睡,隐隐能够听到人语之声。

    巨大的灯笼高高的悬挂在府门两侧,粗壮的灯芯被点燃好似太阳一般明亮,将整个大门四周照射的纤毫可见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青龙大人看着眼前一片繁华,歌舞升平的庄园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冷酷之色。随着手掌重重的按下,他声音肃杀的说道:

    “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其他人早就得到命令,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,脚掌重重的踏在地上,他们的身体好似一个个矫健的狸猫,瞬间腾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随着武士们的出动,李府大宅中的人也被惊动,一个负责守夜的武士,只看到黑影一闪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但是,答他的,不是声音。而是冰冷刀兵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三法司黑衣武士见行迹被人发现,也不再掩藏,手中刀兵倒转,好似力劈华山一般重重的砸下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竟然敢袭击李府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李家巡逻的武士,见有人真的胆敢袭击,面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挂在李府旗杆上的灯笼被人斩落,整个院落也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下人们和家丁有些惊恐的看着四周的黑暗,仿佛里面有着吃人的恶魔,不时的发出阵阵尖叫。

    实际上,也的确是如此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衣武士好似狸猫,又好似索命的无常,不时有家丁或者是护卫,被斩断头颅,或者是直接被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炽热的鲜血,浸湿了地面。更染红了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恐惧!

    无助!

    害怕!

    各种情绪交杂。

    数个家丁忍受不了这种静谧,好似发疯一般挥舞着手中的木棒冲进黑暗,试图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行为,不仅没有拯救他们,反而只会加速他们的死亡。

    黑衣武士借助黑暗的遮掩,好似一个个死神,面色冷酷的将长刀刺入一个个家丁还有护卫的身体之内。

    让他们彻底的失去生息,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数个火把被点燃,黑暗慢慢的被驱散,光明重新一点点到李府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府的护卫这时,也好似才反应过来,在几个身体强壮的武士带领下,组成阵势,借助地利的优势,和黑衣武士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杀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杀来了!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他杀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他是不会放过李家的!”

    李承泽站在大厅之中,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打斗声,以及惨叫声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之色,面色发白的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报仇了!”

    “被李家害死的那些人来报仇了!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看着被吓破了胆,有些胡言乱语的李承泽,李博伦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厌恶,有些愤怒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就凭这样的胆色,也想要接任李家家主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样,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富家公子,为家族开枝散叶才是!”

    李承泽听到李博伦的话,眼睛不由的一缩,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为家族开枝散叶!

    说的好听,实际上就是种猪。。。

    被家族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存在的价值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家族不停的制造血脉。从而让家族越发的兴盛。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都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支撑的住?”

    李博伦听着外面的打斗声,以及兵器碰撞的声音,眼睛陡然变得冰冷,环顾四周之后,面色镇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老爷!”

    “对方都是黑衣蒙面,或者是带有面具,具体的身份尚不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人数大约数十个!”

    一身劲装的护卫头领听闻李博伦开口询问,急忙上前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几十人,竟然让你们如此如临大敌?”

    听到敌人只有几十人,李博伦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轻松之色,就连全身紧绷的肌肉也变得松弛不少。

    随即,他的脸上陡然浮出一丝怒色,有些训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李家经过数代经营,府宅不仅城高墙厚,易守难攻,更有白余身强体壮,精通军中搏杀之术的家丁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尔等,在这样的优势之下,竟然还被几十个流寇逼迫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不是废物,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护卫头领被李博伦训斥,脸上陡然流露出难堪之色,但是他并没有立即反驳,等李博伦训斥完之后才一脸认真的说道: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“眼前的敌人,可不是普通的流寇!”

    “他们虽然人数不是很多,但是却出奇的精锐,而且还擅长军中合击之术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认为,他们有可能是军伍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军伍之人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黑山大营中人?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眼睛中也流露出狐疑之色,有些自问自答的说道。但是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推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黑山大营,本官早就安排了眼线,如果黑山大营有所异动,他定然会第一时间告知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黑山大营乃是军事重地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司徒刑身为地方主官,调动兵甲,也需要层层审批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根本不可能来的如此迅捷!”

    李博伦坐在太师椅之上,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轻的敲打桌面。眼神中流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可能是黑山大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究竟是什么人要对我李家出手?而且还是如此的精锐!”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李博伦的脸色陡然大变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恐惧的名字。

    三法司!

    在知北县,除了黑山大营,也只有三法司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聚集如此多,擅长合击之术的高手。

    想到三法司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李博伦后背的肌肉陡然变得僵硬起来,就连身体上的汗毛都是一根根的竖起。

    “老爷心中可有答案?”

    身穿劲装的护卫头领看着李博伦的眼睛定住,有些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他们究竟是哪家的势力,竟然如此的精锐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本官一时也是没有头绪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督战,让他们打开仓库,取出军械手弩,一定要将他们打退。”

    李博伦嘴巴微张,好似要说点什么,但是最后他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巴,过了半晌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,才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虽然感觉到李博伦的怪异,但是护卫头领也没有多想,低头称诺之后转身离开。到前院督战,势必要将进攻的匪徒击退。

    李博伦眼神幽幽的看着护卫的背影消失在灯光之中,过了半晌,确定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之后,他才豁然起身。扯着李承泽的胳膊就向内室仓皇奔去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这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被李博伦拽着,有些跌跌撞撞的前进,眼睛中充满了惊疑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法司出手了!”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不安全了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在前面顶着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李博伦气息有些浮动,顾不得其他的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