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李府大宅

    李承泽好似被惊吓掉了魂魄一般,全身抽搐,呆呆傻傻的坐在花厅之中,半晌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李博伦眼睛中流露出焦急之色,但是他并没有催促,反而十分有经验的递过去一盏茶水,让李承泽安定心神。

    过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好似一刻钟,又好似更长,李承泽空洞没有焦距的眼神才重新有了光泽,他的脸上表情也有了鲜活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!”

    李博伦见李承泽恢复了神智,这才大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!”

    李承泽听到李博伦的问话,好似受到了某种刺激,又好似忆起什么可怕的记忆,全身陡然抽搐,脸庞扭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死了!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脸色也是不由的大变,他虽然心中早就有了答案,但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,或者说有些自欺欺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那个狗官早就知道,提前做了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县衙的厢房之中,全部都是装备精良的兵甲,外域来的勇士没有防备,贸然冲入,被他们以逸待劳,瓮中捉鳖!”

    李承泽面色苍白,毫无血色,好似癫狂一般笑道: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全都被斩杀殆尽,头颅垒成京观。。。鲜血染红广场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真是狠辣,不动手则已,一动手必定惊人!”

    李博伦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当他听到李承泽的话语之时,还是感觉如同雷击一般,身体更好似被掏空了一般,顿时后仰,瘫软在座位之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,眼睛中又重新升起了希望,有些焦急的问道:

    “首领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先天武者,就算不能将司徒刑斩杀,逃跑总是可以把?”

    他也是着急的忘记了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战力,可不是普通的先天武者。

    故而,不能用常规用衡量他。

    李家老祖可是先天大圆满,只差一步就能进阶武道宗师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也是陨落在司徒刑手中?

    想到黑衣武士首领,李承泽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个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的表情,过了半晌才语气古怪的说道:

    “首领大人,被自己的贴身亲卫刺杀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身体豁然站起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一脸的难以置信和震惊的看着李承泽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首领大人的亲卫都来自外域,跟随他已经十数年,最是亲厚,怎么可能暗害于他?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手掌用力攥着桌椅把手,一根根青色的血管突出,眼睛赤红的李博伦,心中充满了感慨。

    别说,李博伦不愿意相信!

    就算自己,最初也是感觉难以接受!

    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诡异,太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就是事实,任凭他们如何不愿意相信,到最后也只能暗暗的接受。

    “他是三法司的暗谍!”

    “潜伏在外域多年,前些时日才被唤醒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能够理解李博伦内心的感受,见他情绪恢复一些,才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法司!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上陡然出现一丝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三法司!

    这个诞生于太祖年间,替大乾监控天下的机构,自他诞生开始,对无数的人来说,那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三法司竟然出手!”

    “统领死的不亏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博伦怔怔的坐在太师椅上,好似自言自语,又好似和旁人交流一般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这里吧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肯定不会放过你我父子的!”

    李承泽好似想到了什么,伸出双手紧紧的攥着李博伦的胳膊,一脸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简直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睛中充满恐惧,面色苍白的李承泽,李博伦不由的幽幽叹息一声,李承泽所说的,他何尝不知?

    在他决定发动之时,就已经预料到了可能面临的后果。

    但是,逃。。。

    逃到哪里去啊?

    外域?

    李家祖上虽然是外域王族,家族也有秘传的大鲲鹏术,但是,他们毕竟生在知北县,长在知北县。

    他们的根早就扎在了知北县。

    他们的亲朋在知北,他们的产业在知北,甚至说,他们的祖宗骨骸也在知北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李博伦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苦涩,一脸苦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跑?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束手待擒,坐以待毙不成?”

    李承泽顿时好似雷击一般,全身肌肉陡然一僵,看着一脸颓废的李博伦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镇定!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是怎么教诲你的?”

    看着眼睛躲闪,好似六神无主的李承泽,李博伦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,有些不高兴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每逢大事要静心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六神无主,好似无头苍蝇一般,能做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李博伦鼻孔夸张,使劲的吸了几口冷气,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。大声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静心!”

    “静心!”

    “静心!”

    李承泽听到李博伦的呵斥,情绪也是慢慢的稳定下来,眼睛中虽然还是慌乱,但是脸色已经变得镇定不少。

    没有了刚才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我李家世代在知北县,关系早就盘根错节,就算司徒刑是县尊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也不能将我们如何!”

    “除非,他想要引起知北县动荡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博伦坐在太师椅之上,看着眼前明黄色的茶汤,一脸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外域首领已经被击杀?”

    李博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承泽,一脸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着匕首刺入他的胸腹,并且将他的内脏搅碎!”

    “那种伤势,就算神灵出手,也没办法护住他的肉身!”

    李承泽想到当时的情景,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。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“死的好!”

    李博伦紧咬牙关,眼睛里陡然流露出一道凶光,面目狰狞,恶狠狠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也省去了麻烦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死,你我父子就真的要流落天涯了!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知道,我们和外域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司徒刑心中有所怀疑,也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为父一会就给北郡的大人写信,在这种情况下,司徒刑如果胆敢有所异动,就等着被弹劾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面目狰狞的李博伦,还是有所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可是!”

    “自从我们祖上争夺王位失败的那日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早就没有了退路!”

    “现在去外域,对我们来说,那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“好在,这件事,我们做的还算是干净,并没有留下什么手脚!”

    “就算司徒刑有心发难,他也没有证据!”

    李博伦见李承泽还有些不甘,想说些什么。顿时挥手,将他的话语打断,面目难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面目狰狞的李博伦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惧怕之色,仿佛想到什么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。但还是如实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几个家丁!”

    “还有负责联络的管家李富贵!”

    “父亲你不会是要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富贵叔已经在我们家呆了几十年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眼睛收缩,有些恐惧,不忍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知道这件事的人全部处理掉!”

    “以后如果司徒刑查到他们身上,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李博伦的神情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也流露出挣扎犹豫之色,但是最后,他还是重重的咬牙,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们李家!”

    “只有牺牲他们了!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