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司徒刑好似猿猴一般跳跃,躲开弓弩的齐射。身体灵巧的向县衙大门方向电射。

    身穿常服的武士看着身体陡然暴退,以及落在空处的箭枝,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诸葛弩,在民间很少流传。

    只有经过特别训练的人,才能够熟练掌握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杀手。但都是军中精英,经过长时间的磨合,他们彼此配合异常的默契。

    往往只要对方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他们就能够读懂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们攻击很少失手。

    刚才的攒射,看着简单,但却军中的技能,是千锤百炼的结果,手中弓弩平举,互相折返,三发齐射。

    不仅能够将司徒刑的身形锁定,后面的两波箭雨更是做了提前的预判,可以说是将司徒刑的后路,躲闪方向全部覆盖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在他们看来,万无一失的组合攻击,只是让司徒刑看起来有几分狼狈,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躲避开的?”

    “自己明明瞄准的是他的胸腹,怎么会相差一线。。。”

    外域武士看着好似游鱼一般油滑,不停后退的司徒刑,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发现,不论他们如何瞄准。

    司徒刑都好似能够提前预知一般,并且根据流矢的前进方向,进行提前处置,从而以一线之差躲避过夺命的箭枝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实在是可怕!

    按照这个身体反应速度来看,司徒刑的武道修为定然突破了先天。

    黑衣统领站在黑暗之中,

    但是,他们快,司徒刑的速度更加快。看着身体上仿佛被绑着一个看不见的绳索,身体后仰,脚掌重重的踏在地面之上,手臂张开,好似大鸟一般瞬间滑动后移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眼睛不由的收缩,宽大的手掌更是捏成了拳头,一根根青色的血管突出。

    能文能武!

    大乾真的是气运所钟之地么?

    否则,外域之中为什么没有司徒刑这样璀璨的天骄?

    看着身体修长协调,身体不时扭动,躲避箭枝,说不出潇洒的司徒刑。他眼睛里的嫉妒之色更浓,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杀机!

    杀了他!

    一定要杀了他!

    否则,任其成长,对外域来说,必定是一个灾难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黑衣统领顾不得隐藏,身体陡然窜出,手掌下伸,一个小巧的弓弩陡然从衣袖中滑落,稳稳的落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好似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,又好似一条隐藏日久的黑曼巴,陡然张开大嘴,流露出狰狞的獠牙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支支泛着寒光的箭枝紧贴着司徒刑的脚掌落下。重重的撞击在青石铺成的地面之上,迸发出鲜红的火花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黑衣统领的加入,让司徒刑顿时感觉压力大增。再也没有了刚才的从容,身形看起来多少有了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就连呼吸也变得粗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打算放弃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并没有打算向命运低头。

    就算是精心策划的必杀之局,他也要抗争到底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空中带着刺耳鸣叫,好似流星滑落一般的流矢,眼睛不由的微眯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个迷之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有人袭击暗杀大人!”

    “保护大人!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地上的箭枝,以及手中端着巴掌大小,青铜色泛着寒光箭弩的外域武,面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,眼睛大睁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后扯着嗓子,发出好似炸雷一般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人!”

    “保护大人!”

    “不要被他们得逞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正在疏散群众维持秩序的衙役听到金万三的吼叫,下意识的答道,但是随即他们的身形不由的一滞。他们怎么也没有人想到,有人竟然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在县衙门口这等重地,公然袭击刺杀一县主官。

    简直太无法无天了!

    别说现在,大乾还是盛世,气运好似水煎油烹一般。

    就算在王朝末世这种情况也是非常少见的。

    故而他们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嘴巴更是大张,好似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,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更有人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生恐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。但是,他们注定要失望了。。。

    因为,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这件在所有人看来,都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就在他们的眼前真实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闭嘴!”

    黑衣统领看着被惊动的衙役,眉头不由的轻轻的皱起,有些厌恶愤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跟在他身旁,好似护卫的外域武士瞄了一眼金万三,不由轻轻点头,手中的弓弩抬起,简单的瞄准顿时攒射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三班衙役看着被轻轻抬起瞄准的箭孥,以及满目狰狞的外域武士。

    正在怒声大吼的金万三好似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被箭孥锁定,丝毫没有躲避的想法,他们的眼睛中都流露出了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有暗箭!”

    “快躲开!”

    但是,不论他们如何焦急,如何想要以身相替。

    都没有办法阻止箭孥的发射!

    扳机扣动,巨大粗壮的弹簧迸射。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金万三有些呆呆的看着空中,他仿佛看到了一支巴掌大小的飞箭,流线型的箭头轻易的刺穿空气,发出阵阵嗡鸣,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进。

    因为恐惧,金万三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,尾椎上更是升起一丝难言的凉意。头发更是根根立起,身体本能的扭动,试图做出躲避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外域武士看着身形显得有些笨拙的金万三,眼睛不由的收缩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本能的直觉!

    有了!

    金万三肯定没有办法躲避。

    这种直觉,是通过上万次的训练,无数次刺杀中培养出的。

    甚至毫不夸张的说,他早就和弓弩连为一体,进入了人箭合一的境界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种能力,在箭枝还没有射出之前。

    他已经预知了结果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种能力,让他在外域有着哲别之名!

    射雕手!

    只有能够射下空中高速飞行金雕的勇士,才会被称作哲别。

    是非常高的荣耀。

    因为从来没有错误过,所以他从来不怀疑结果。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么敏锐的直觉,但是心中顿时也升起不好之感。

    因为箭枝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!

    快到众人的瞳孔中,只捕捉到一丝光影!

    而且角度又是十分的刁钻,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和机会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三棱形,好似子弹的箭头直接刺破金万三外面的衣服,插入他厚实的肌肉,斜斜的挂在他的身上,鲜红的鲜血顿时好似喷泉一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金万三只感觉胸口陡然一疼,好似被蚊子叮咬了一般。

    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支短箭一件斜斜的插在他的胸肌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中箭的感觉么?”

    看着插在胸口的短箭,金万三眼睛中流露出痛苦,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起头,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,一切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弓弩的体积很小,但是在机关的作用下,力量却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才一直深受士卒的青睐。

    金万三身上的衣服十分的厚实,甚至说要远超常人,看起来有些臃肿,和不正常。

    但是却不足以遮挡阻碍箭枝的前进。

    在众人吃惊震惊的眼神中,金万三的身体顿时后仰,好似没有筋骨一般软绵绵的摔倒在地上。溅起一片黄色的尘土,金万三的身体也抽搐几下之后,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哲别看着金万三略显肥胖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哪里有些怪异,但是思虑再三,都没有任何的发现,这个场合也不允许他过多的思考,最后索性放弃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金师爷被射杀了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,好似枯木一般,没有任何生息的金万三,衙役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震惊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,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但是知道和见到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,也随着金万三的倒毙,而好似泡沫一般破碎。

    正在后撤的司徒刑,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不忍和震惊,但是他没有任何停留的打算,速度更没有任何的减慢,好似游鱼一般躲过数次攒射,整个身体瞬间挤向公堂大门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黑衣首领看着司徒刑的身体即将消失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急色,大神的呼喊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将他诛杀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其他的常服武士,也发现了司徒刑的目的,急忙将手中的弓弩抬高,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,瞬间抛射而出。

    一支支流矢,好似飞鱼跃出海面,尖锐流线型的箭头轻易刺破空气,迸发出气爆一般的响声。粘着羽毛的尾翼,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美丽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小心!”

    三班衙役看着空中抛射的箭枝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一脸的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恨不得以身相替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和司徒刑的距离太远,而箭枝的速度又是太快,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流矢已经好似雨点一般落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几支短箭紧贴着司徒刑的衣服落下,好似钢钉一般重重钉在朱红色的大门之上。长长的尾翼,因为力量实在是太大,在空中不停的颤动,划出一个个圆圈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朱门之上,不停颤动的流矢,以及保持着涉及姿势的武士,他的眼睛顿时圆睁,全身的肌肉更是一块块的紧绷。好似一头被踩了尾巴的猫,毛发更是根根竖起。

    险!

    实在是太险了!

    可以说,刚才司徒刑和死神擦肩而过。只要箭矢在偏上一分,他此时恐怕被射中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,还有朱门上湛蓝色的箭头,他的后背不由的就是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什么是命悬一线!

    这就是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消失在大门缝隙之中,彻底看不见身形的司徒刑。还有发疯一般扑上来的衙役,哲别的眼睛汇总流露出为难之色。小小声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统领。。。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“为了帝国!”

    “今日一定要将司徒刑斩杀刀下!”

    “放虎归山,其害无穷!”

    黑衣统领看着敞开一丝缝隙的大门,脸庞扭曲,咬着牙根,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

    作者君:

    本连续更新二百日,二百个日夜,四千八百个小时,二十八万八千分钟的陪伴。。

    感谢一路追随的朋友。

    真的谢谢大家,还有,此处是不是应该有掌声,打赏鼓励呢?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