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快速后退的儒生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,恼怒之色,伸出手指轻轻的指点。嘴唇不停的哆嗦。

    他不指还好,随着他的指点,人群竟然好似躲避瘟神一般,溃散的更快。

    “得道者多助!”

    “失道者寡助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快速溃散的百姓和儒生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欣喜之色,在心中暗暗的说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首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穿着平民服饰的武士靠近阴影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真是废物!”

    “精心准备的一切,竟然被人三言两语瓦解!”

    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,眼睛不由的收缩,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准备行动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穿着百姓服装,混杂在人群当中的外域武士得到首领的指示,顿时都暗暗的点头,表示明白,手掌更是伸到衣服里面。一个个眼睛更变得冰冷,好似准备出击的猎豹,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感。

    “准备!”

    身穿便衣,身体下伏,好似随时出击的猎豹一般的武士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出击!”

    随着首领的手掌重重的落下,一个个武士好似猎豹一般窜去,手掌中不知何时更多了一丝寒芒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就在四周的百姓,还有生目瞪口呆的时候,黑衣武士们手掌里的寒芒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刀锋进入身体的声音异常的沉闷,甚至说异常的轻微。但是每一个人都听的异常清楚,甚至是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头头正在等待屠杀的家猪,不知何时,空中的屠刀就会落下。

    慌乱!

    无助!

    害怕!

    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刚才本就混乱的人群顿时四散奔逃,更有人大喊大叫,让本来就混乱的场面更加的失控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!”

    “都不要乱!”

    “都趴下!”

    “都趴在地上!”

    三班衙役看着外面的乱象,眼睛顿时收缩,将手中的水火棍高高的举起,好似旗杆一般吸引众人的目光之后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!”

    “对方根本没有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混乱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四散的人群中陡然射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还没等那个衙役反应过来,寒光已经临身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个刀尖穿过衙役的喉咙,炽热的鲜血好似流水一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那个衙役眼睛大睁,一脸的难以置信,他好似光返照一般伸出手掌,试图抓住那个化身百姓的武士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,因为他的鲜血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流矢,他的身体也变得僵硬寒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!!”

    “快来人啊!”

    “有同僚被人击杀了!”

    看着软绵绵慢慢倒地的同僚,其他的捕快顿时大怒,如同被捅了蜂巢的马蜂,瞬间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杀手却是异常的狡猾。

    他们很好的利用了身份的伪装,任凭衙役们如何鉴别,都有办法将他们从人群中揪出来,反而被他们趁着混乱,伤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一个衙役躲过寒芒,手中的水火棍趁机落下。砸在一个身穿百姓服饰杀手背部,将他重重的砸倒。

    两旁早有准备的衙役顿时一拥而上。将他的双手倒剪,好似猪猡一般捆绑妥当。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首领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知北县的衙役竟然身手如此了得,因为考虑到隐蔽性的关系,武士们手中拿着的都是匕首之类的短兵器。长时间的对抗下去,必定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打算放弃。

    因为他还有后手,或者说,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攻陷知北县县衙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。

    让整个知北县都陷入混乱之中,陷入风潮之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手掌再次高高的举起,做了一个看起来非常古怪的手势。

    散落在人群当中的武士看到他的手势后,竟然放弃攻击身穿皂衣的衙役,而是将长刀指向了手无寸铁的儒生和百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个儒生只感觉自己的腹部一疼。

    等他过神红色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儒服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因为突然袭击,砍杀的关系,不论是百姓还是儒生,都好似受惊了的麋鹿,仓皇的向四周逃窜。

    “官府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官府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官府杀儒生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跑啊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站在高处,听着有人刻意散播的谣言,以及不明真相四处的逃窜的百姓,他的眼睛陡然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乱!

    现在县衙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一个个百姓和儒生,都是人人自危,目光惊惧的看着四周,生恐一个不小心,就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刀锋砍伤,或者是结果了性命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人在混乱的刺激下,以及法不责众的想法之下,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,趁机打砸,抢掠!

    那些隐藏在人群当中的杀手武士也不阻止,反而还刻意的纵容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切,正是他们最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乱吧!

    乱吧!

    整个知北县乱成一锅乱粥才好!

    这样外域就有机会了!

    李承泽和李慎等人有些狼狈的四处躲避,好在,那些武士好似也知道李承泽的身份,并没有对他们发动袭击。

    又因为四周有家丁护卫,故而,他们虽然狼狈,但是并没有受伤。更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是李承泽还是李慎,看着倒在地上,不停冒着鲜血的百姓,心中都有着说不出的堵塞之感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真的是该死!

    为了挑动知北县的混乱,竟然如此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!

    和他定然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李慎眼睛震惊的看着李承泽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的同泽啊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下的去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就不怕报应么?”

    “畜生!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真的没有说错你,你就是一个小人!”

    “今日,我李慎要和你割袍断义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满脸愤怒的李慎,脸庞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苦涩笑容。更有着一种难掩的,被欺骗的愤怒感直冲心头。

    被抛弃了!

    今日刺杀,以及制造血腥混乱的事情,他真的提前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