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一脸认真的李慎。并没有直接说话,而是将自己眼睛落在那名身材矮小,枯瘦,一身脂粉气的生脸上,看着和后世那人有几分相似的面庞,司徒刑的脸顿时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贵圈真乱啊。。。

    同样的小个子,同样的大梦想!

    同样的舞文弄墨。。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时空惯性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就算不上同一个世界,不是同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也会出现类似的人物!

    妈卖批!

    司徒刑心中恶寒,不停的问候,更想大声的问上一句,你也排行老四么?

    你这样猥琐,你这样**,就不怕挨揍么?

    那一脸脂粉气的生被司徒刑盯着,也不知道害怕,反而一脸兴奋的挤眉弄眼,嘴巴微张,好似含着某种异物,更时不时伸出自己的舌头吞吐。

    看的司徒刑只感觉下身不由的一紧,全身更是一哆嗦,忍不住握拳,想要将他轰成残渣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,眼睛中隐隐有着说不出的冰冷。并且在自己心中暗暗发誓,一定要弄死他!

    要不自己的念头不会通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那个儒生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,面色顿时一滞,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。再也没有刚才烟视媚行之感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雅儒!”

    “本官真是长见识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天下雅儒都是如此,那么本官宁可做一个粗俗之儒!”

    “真是。。。让人作呕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怒极反笑,看着那个面色有几分苍白,但是还有难掩脂粉气的生,一脸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慎也感觉有些丢人,不由的挪移几步,好似要和那生离开一丝距离。

    就连李承泽的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,他虽然好人妻,但是并没有龙阳之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生,可能和数个抠脚大汉进行盘肠大战,他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。甚至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个生也感觉到众人眼睛中的鄙夷,以及厌恶,脸色有着说不出的尴尬和难看。

    但是却收敛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再敢和刚才一般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大人既然不认可学生的儒!”

    “也不认可俗儒,雅儒,大儒之分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人心中感到儒又是如何呢?”

    李慎看着一脸淡然的司徒刑,有些不服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微微的一笑,再也没有打马虎眼,一脸肃穆的说道:

    “孔圣曾说:儒有君子儒,也有小人儒!”

    李慎轻轻的点头,孔子的在教诲弟子的时候,确曾经说过这样的言论。在儒家的典籍论语之中,有着明确的记载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先秦的焚坑儒之灾,儒家的很多典籍,大多遗失被毁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很多传承断绝。

    其中这两句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!

    或者说是,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答案。

    很多大儒都为此表达过自己看法,有的看法甚至是对立的,也让很多儒家修士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“这两句的确是孔圣先贤所说!”

    “但是,因为圣训的遗失,究竟如何解释,儒林至今没有公论!”

    李慎看着司徒刑,轻轻的摇头,眼睛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,如果想要说的是,君子小人之分,恐怕要贻笑大方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我道是名满天下的司徒刑有何才学?”

    “原来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司徒刑,脸上流露出嘲讽之色,有些毒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今天下!”

    “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得!”

    “君子乃是大人,大人就是贵族,是士族,是王侯将相!”

    “小人就是寒门,是贩夫走卒这等卑贱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司徒大人,就这样的见识,真是让人我等感到好生失望!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立即反驳,只是静静的看着满脸嘲讽的李承泽,就在他感觉有些不安的时候,司徒刑的嘴角才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李承泽被司徒刑诘问,不由的一愣,心中感觉不好,但还是下意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讲完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和他同样的看法?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起头,环视四周,眼睛和一个个儒生的目光交错,好似随意,又好似诘问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儒生的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本能的想要答应,赞成李承泽所说。

    李承泽的说法虽然并不是很出彩,但也中规中矩,也是当前社会认可度最高的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为何?

    他们心中都有着一丝淡淡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好像司徒刑正在憋着坏,挖好了坑,等众人集体入坑,然后在重重的打脸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儒生们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下眼神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淡淡的担忧。

    显然,有这样想法的人,并不是一个。

    就连李慎的眼睛中都流露出难得犹豫,他心中惴惴,大脑更是不停的旋转思考。

    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!

    李承泽的话定然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否则司徒刑不会露出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本来想要张开的嘴巴顿时好似被胶水黏住一般,能言善辩的舌头也出奇的僵硬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鸦雀无声的诸人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震惊,以及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都哑巴了么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被司徒刑气势所慑,好似被胶水封住嘴巴的众人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难言的愤怒。

    豁然伸出双手,将身前的一个儒生抓住,用力的摇晃,歇斯底里的大声吼道: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!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,我说的是对的!”

    “你大声的告诉他!”

    “他是错的!”

    被他抓住使劲摇晃的那个儒生,面色顿时变得赤红,眼睛中流露出难堪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看向静静战立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圆睁,空中的龙气好似丝绸一般垂下,和他自身的气运融合在一起。让他的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。

    这种威严!

    好似高山,又好似大海,更好似国法熔炉,让人内心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屈服感。

    仿佛在他面前,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卑微。

    不论他们如何的挣扎抵抗,到最后,都是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看着好似天地一般威严,好似山峦一般厚重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那个被李承泽抓住的儒生的嘴巴微微的蠕动,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最终他的嗓子里还是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懦夫!”

    李承泽将那儒生重重的推到一边,用手指指着四周,声音中充满不屑的大声咒骂道:

    “懦夫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懦夫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气度森严,全身上下有着一种难言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就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好似高山!”

    “好似湖泊!”

    “好似天地,好似国法熔炉!”

    “民心似铁,国法如炉!”

    “别说是这些没有见过鲜血,没有经过历练的儒生,就算是某家也差点被他夺了心神,慑了胆魄!”

    一身黑衣隐藏在黑暗中的中年入,看着司徒刑满脸威严的战立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更有着说不出的忌惮!

    “大势已成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真的是将读到骨子里了!”

    “否则身上不会如此重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必定不能留!”

    “否则,迟早是帝国的祸害!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是,不知为何!”

    “小人见到现在的司徒刑,心中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惴惴。”

    “身上更有一种被压迫,枷锁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不知为何,竟然有一种不敢和他为敌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那个穿着百姓服装的武士看着满脸肃穆的司徒刑,眼睛中也流露出忌惮之色。小声的请示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不能留了!”

    “找个机会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眼睛不停的收缩,手掌在脖子上做出切割的姿势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那个武士也聪明人,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儒有君子小人之别。君子之儒,忠君爱国,守正恶邪,务使泽及当时,名留后世。若夫小人之儒,惟务雕虫,专工翰墨,青春作赋,皓首穷经;笔下虽有千言,胸中实无一策。且如扬雄以文章名世,而屈身事莽,不免投阁而死,此所谓小人之儒也;虽日赋万言,亦何取哉!”

    司徒刑不知道外域武士的密谋,他挺直腰板,眼睛直视众人,脸上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,好似有些嘲讽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尔等虽然善于翰墨,皓首穷经,但皆是小人之儒!”

    “在吾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不论是李慎,还是李承泽脸色都不由的大变,其他的儒生更是如此,甚至表现更为激烈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眼睛中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作者君:你们懂得。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