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看着身体向后仰倒,气血混乱,口鼻窜血的李承泽。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眼睛中都流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两人不过是对视一会,李承泽竟然口吐鲜血,身体萎靡,好似掏空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难道司徒刑的目光中有着某种魔力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目击?”

    “神灵!”

    “文曲星转世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说司徒刑是文曲星转世。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李承泽得罪了生灵,才会莫名的受到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这样为难于他,岂不是也会得罪神灵,从而降下罪罚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看向司徒刑的眼睛中隐隐多了几分畏惧。更没有人胆敢和他对视,生恐步了李承泽的后尘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眼睛躲闪,不敢和他对视目光的众人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好笑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对百姓保持着一定的神秘,威压,还是十分必要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很多开国皇帝成功之后,都会想尽办法神化自己,让他的经历听起来更具有神秘色彩。

    神权天授!

    比如说当朝太祖登上大宝之后,就将自己说成赤帝之子,睡觉坐卧之间,身形好似长龙,后背上更有龙纹等。

    这些传说固然有真的,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炒作,噱头。

    司徒刑虽然没有太祖那么大的野心,不会主动宣扬自己是某某之子,神灵转世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能够利用局势,给自己身上披上一点神秘色彩,司徒刑还是会非常乐意的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会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目光不再闪烁,身体站的笔直,面色威严的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每一个和他眼睛对视的人,都不会不由自主的低垂头颅。眼睛中更流露出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过了半晌李承泽才好似过神来,用手掌胡乱的摸了一把嘴角的鲜血,眼睛圆睁恨恨的看着司徒刑。

    如果目光能够杀人,恐怕司徒刑现在全身早被射成窟窿眼了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他却没有这种能力,所以任凭他心中如何的愤怒。

    对司徒刑都没有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在我手中接连受挫,已经产生了心魔和畏惧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一日不克服,不战胜本官,你的念头就不会通达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竟然凭借这种压力逆流而上,解开基因中的锁链,从而释放了鲲鹏之血!”

    “真是难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以为,你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,借助家族福荫的纨绔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也如此的一面!”

    司徒刑目光平和的看着气势收敛不少。眼睛圆睁,有些气急败坏的李承泽,轻轻的颔首,有些赞赏的说道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眼睛中都流露出诧异,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司徒刑竟然对李承泽流落出赞赏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么?

    李承泽策划鼓动儒生和百姓走出门户,围攻县衙,让司徒刑丢失了颜面,两人不应该见面好似仇敌一般么?

    司徒刑为何用这种表情看着李承泽?

    难道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,还是说司徒刑此人太过虚伪。强忍着心中的愤怒,装作大度的模样?

    众人不由的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,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迷茫。

    但是,身为故事主角的李承泽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反而脸上挂满了苦涩!

    本以为突破了基因的束缚,激活了血脉中的鲲鹏之力,就有资格和司徒刑平等对话。但是,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平白的便宜了司徒刑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。也是他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需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着气势萎靡,好似被抽干气血的李承泽,围绕在黑衣人四周的武士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发动!”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人看着气势萎靡,好似遭到重创的李承泽,面色不由的大变。眼睛中更是有着难言的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李承泽身上的血脉之力变得如此的稀薄?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事!”

    当黑衣武士上前小声请示的时候,他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的手掌挥下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动作很快就被止住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耳朵中传来了一丝与众不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而且数目不少,敌我未分,还是小心为妙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那个黑衣武士得到提示,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,小心的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人群之中,眼睛收缩,小心的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们到了!”

    不过刹那,一群穿着儒服的人,拥簇着几个头发皓白的老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“李慎兄!”

    “战兄!”

    “孟兄!”

    不论是司徒刑,三班衙役,还是围攻县衙的儒生,百姓都下意识的转头,看向那只人数不多,但却出奇瞩目的队伍。

    当看到带头的几人,李承泽本来有些灰败的眼神,陡然重新燃烧起希望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司徒刑!”

    “这次看你如何应付!”

    “李慎兄,战兄等人,都是出自香门第,世代薪火相传。”

    “在知北县有着很大的名望。更是知北县读人中的翘楚,他们因为醉心学问,低调治学,在坊间名声并不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们在读人中却有很大的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身穿青衫,头戴纶巾的生,不由的冷哼一声。眼睛中却升起了一丝古怪,按照他的情报。这些生因为多种原因,已经放弃了集会。

    今日为何会突然至此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下意识的看向金万三,希望能够从他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金万三收到司徒刑询问的目光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事情的变化也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,见又有数十个儒生抵达县衙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欣喜振奋之色。

    有些兴奋的在心中暗暗说道:

    “闹吧!”

    “闹吧!”

    “使劲的闹吧!”

    “闹的越大越好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隐藏在人群中的武士,用目光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地待命!”

    “等待时机!”

    黑衣人首领比划了几个非常隐晦的手势,得到他命令的武士,轻轻的点头,表示明白,快速融入沸腾的人群之中,就好似水滴融入大海一般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李兄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如此的狼狈?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李慎看着一身狼狈,胸口隐隐有着血迹的李承泽,眼睛顿时收缩,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急忙上前几步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看着李慎,李承泽重重的吐了一口血痰,眼睛中流露出委屈之色。但是,满腹的委屈,又不知如何说起。

    毕竟,他不是司徒刑。

    也没有天眼,看不到空中的异象,更不知他如何境地是因为血脉之争失败的关系。

    故而,就算他想要诉说,都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故而,他的嘴巴微张,喉咙蠕动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李慎兄!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和我一起来讨伐司徒刑这个儒家败类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向世人揭穿他虚伪的面目,要让儒林唾弃他!”

    李承泽伸出双手,紧紧握着李慎的手掌,面色潮红,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李承泽情绪太过激动而引发旧伤,不由的剧烈咳嗽起来。到最后,身体更是佝偻,但是不论他如何咳嗽,他都牢牢的抓住李慎的手掌。

    好似溺水之人,抓住救命稻草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自说自话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发现李慎眼睛中的不忍,以及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