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好似同步伸出的手掌,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李承泽,面色都是大变。但是他们现在口不能言,手不能动。

    只能面色木然的看着这一切发生。

    一尺!

    半尺!

    三寸!

    两寸!

    金万三的手掌离司徒刑的身体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圆睁,试图用眼神阻止,但是,他的身体出奇的僵硬,平常看似异常简单的动作,现在对他来说,却好似登天。

    李承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中有着一丝说不出的窃喜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金万三和白胖子的速度来说,必定是金万三的手掌先触碰到司徒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要司徒刑的身体有丝毫的移动,必定会影响到天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眼睛不由的轻轻的下弯,异常简单的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赢了!

    一寸!

    半分!

    金万三的手掌离司徒刑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体甚至能够感受到金万三掌心散发的出热力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金万三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血脉之争最是严酷!

    稍有误差,都会出现不可预见的后果。

    金万三虽然无知者无罪,但是他的行为,却足以让司徒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空中的金翅鲲鹏兴奋的鸣叫着,眼睛锐利的盯着盘踞成一团的大蛇。

    而天蛇则恰恰相反,他眼睛冰冷的看着金万三,吐着鲜红的信子,一脸的警告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这些表情显然是白做了。

    因为金万三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即将要碰触到司徒刑的肉身之时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凭空出现,好似鹰爪刁蛇一般,瞬间抓住他的手腕,向往使劲的一推。

    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力量,金万三的脸色顿时大变。身体在这股强大力量的作用更是不由自主的后退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众人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看着身穿灰袍,头上带着木钗,面色清癯的中年人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,这个中年人为什么要贸然出现,并且阻止金万三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大叔?”

    “见龙先生!”

    混在人群当中的宁汉江,看到那人的穿着相貌之后,眼睛顿时大睁,嘴巴微张,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见龙先生不是被关押在知北县的大牢之中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外貌相似?”

    诸葛见龙仿佛感受到了宁汉江眼睛中的惊诧震惊,微笑的转头,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的颔首。算是打过招呼,也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是他!”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从大牢中出来的?”

    宁汉江见诸葛见龙承认自己的身份,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上惊诧之色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速速离去,休要伤害大人?”

    站立在两旁的三班衙役这才反应过来,看着凭空出现,和司徒刑一步之遥的中年人,顿时脸色大变,有些惊惧的吼道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听到衙役的吼叫,身体顿时一僵,也没有做其他动作,环顾四周之后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丝轻笑身体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慢慢的变淡,最后更是好似气泡破裂一般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好似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睁大自己眼睛,呆呆的看着中年男子消失的地方。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更有的人使劲的用手揉着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金万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还有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手腕,上面有着明显的红痕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三班衙役的眼睛中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茫然。

    任凭他们搜索脑海中的记忆,也没有诸葛见龙的丝毫信息。

    但他们并没有放弃,因为他们清楚的记得,诸葛见龙和人群中的一个生打过招呼,那个生眼睛中也流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显然是认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三班衙役没有任何犹豫,瞬间分开人群,来到宁汉江的近前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李承泽有些遗憾的看着化作虚无,消失于无形的诸葛见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的出现,司徒刑的身体必定会被金万三挪动,从而影响到气脉之争。

    但是,历史没有假设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如果!

    一子落错满盘皆输!

    正因为诸葛见龙的出现,导致事情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白胖子那个看起来异常丰盈的手,重重的落在李承泽的身上。他的身体不由的一僵,并且好似枯木一般重重的向后摔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空中互相对峙金翅鲲鹏和大蛇陡然射出。

    电石火光之间,金翅鲲鹏和大蛇已经交手了数个合。

    好似金铸一般的鹏爪狠狠的刺穿大蛇的身体,将他好似鱼鳞一般的鳞片剥落,一丝丝鲜血顺着伤口滴落,让鲲鹏的双爪看起来更加的狰狞。

    金翅鲲鹏那好似匕首一般鸟喙,对着大蛇的头颅重重的凿下。

    只要被他击中,大蛇的头颅,说不得要和西瓜一般爆炸,露出白色和红色的脑浆。

    但是,大蛇也不是易于之辈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体扭曲,长长的尾巴好似鞭子一般抽向金翅大鹏的头颅。而他的头颅,也是高高的昂起,嘴巴大张,形成吞天之势。

    双面夹击!

    这是蛇类动物的本能,也是最可怕的一种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兵家先人观察之后,创立了以蛇类为原形的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你攻击我头部,我尾巴打你!

    你攻击尾巴,我头部咬你!

    你攻击中间位置,头部和尾巴同时攻击你。

    只有同时制住他的头,腰,尾巴等,将长蛇切成数段,才能破解这个阵法。

    非常的难缠!

    就算在兵家之中,这也是非常高级的阵法。

    更被诸葛亮整理归纳,变为八阵图中的一个传承。

    作为蛇类的始祖,上个纪元之子,大蛇的这一招威力更在八阵图之上。

    故而,就算是桀骜不驯的金翅鲲鹏,也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只能将自己好似金铸一般的利爪松开,希望将大蛇摔落在地上。从而摆脱大蛇的缠绕之势。

    但是他显然是忘记了。

    大蛇可不是普通的蛇类。

    普通蛇类因为不会飞翔的关系,只要被鲲鹏抓到空中,就意味着没有了挣扎的可能。

    松开鹰爪,将他们从高空抛下,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捕猎技能。

    但,天蛇却是不同!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翅膀,但是他却是会飞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么一丝失误。就让金翅鲲鹏陷入了险境。

    在鲲鹏利爪松开之后,天蛇并没有和他想先感到那样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而是诡异的悬浮在那里。

    大蛇腰部好似弹簧一般弯曲,粗壮的尾巴,和狰狞的头颅收拢在一起。

    形成可怕合击之势!

    好似龙蛇起陆,又好似合拢的剪刀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天蛇的尾巴重重的击打在金翅鲲鹏的头部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让他瞬间眩晕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并不是很长,只是一瞬,但是。。。

    高手相争,一瞬足够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等他清晰过来的时候,天蛇那巨大,好似能够吞食天地的头颅,已经出现在他的近前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锋利的牙齿落下。

    金翅鲲鹏那好似黄金铸造一般的头颅竟然被天蛇硬生生的咬断。

    那巨大,布满金色翎羽的身体,更是被他硬生生的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李承泽陡然感觉内心绞痛,好似失去了什么异常重要的东西一般。面色更是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自己会心中绞痛,气血灰败,而且还有一种好似丢失什么重要机缘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传承!”

    “我的传承呢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眼睛陡然圆睁,心中惊惧,好似发疯一般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