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红色头上有着好似独角一般凸起的锦鲤瞬间钻入气运最深处,好似崩裂的气泡,又好似潜入深海的游鱼,彻底的消失。

    金翅鲲鹏看着消失于气运深处的锦鲤,金色的眸子中流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但它也知道,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。

    因为比水桶还粗,全身漆黑的天蛇已经竖起了他冰冷的眸子。随时可能发出攻击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微眯,隐隐有着震之色。

    “天蛇之力!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在鲲鹏血脉的刺激下,隐藏在司徒刑体内的天蛇之力竟然被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鲲鹏在远古时期,以龙蛇为食。

    和上古纪元之子天蛇天然的对立。可以说,血液骨髓里就有着仇恨的种子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大蛇血脉才会在这危险的境地被激活。

    哞!

    上古天蛇盘踞,头颅高高的昂起,眼睛冰冷的看着空中的鲲鹏,发出好似龙吟又好似老牛一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威胁之意,溢于言表!

    金翅鲲鹏也毫不示弱。金色的眸子中刚发出冰冷的神光,嘴巴大张,发出清脆的鸣叫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金翅鲲鹏在空中不停的盘旋。和天蛇形成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不论是金翅鲲鹏,还是好似大道化身的天蛇都没有贸然攻击,而是小心的观察着对方,试图找到对手缺点,从而发动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李承泽面色古怪的看着司徒刑。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的眸子竟然被诡异的拉长,好似蛇眼一般,说不出的冰冷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厌恶。

    有一种说不出的暴虐。更有一种将司徒刑残忍杀死,吞噬的冲动。

    仿佛这种仇恨已经在他的血脉之中延续了数千年,乃至数万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李承泽强忍着暴起的冲动,眼睛不停的收缩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说不出的疑惑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明白!

    自己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动?

    而且,他有一种直觉,这种冲动并不是因为他和司徒刑之间的过节和冲动,而是源自血脉。

    天敌!

    李承泽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看着眼睛瞳孔好似蛇眼的司徒刑。他的心中陡然升起一个词汇。

    天敌!

    宿命中的天敌!

    只有将司徒刑彻底的斩杀,他才能真正释放血脉中的力量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空中不停的盘旋,伺机发动攻击的鲲鹏,他的眼睛变得越发的冰冷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杀机一点也不比李承泽弱。

    甚至更强!

    鲲鹏是大蛇的天敌!

    大蛇何尝不是鲲鹏的天敌!

    只要将鲲鹏斩杀吞噬,他的血脉就会得到进化,而且得到了那一丝鲲鹏之力,会让他对大鲲鹏术的理解更加的深刻。

    但是,血脉之争,并不是武道之争。

    靠的不是拳头,也不是学问。

    比的是血脉纯粹!

    比的是血脉传承!

    虽然不如武道之争那么的惊天动地!

    但是更加的隐秘,也更加的凶险,根本不是司徒刑和李承泽能够参与的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能够做的只是在心中暗暗的祈祷。

    希望属于自己的血脉更加的纯粹,能够战胜对方,获得血脉进化的资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两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,精神高度集中,面无表情。好似寺庙里木雕石塑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血脉之力绞杀的继续,一丝丝血液被调动。

    失去了血液的滋养,他们全身的肌肉慢慢的变得僵硬,到最后竟然除了眼睛之外的器官都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口不能言!

    手不能动!

    竟然真的有了几分木雕石塑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并没有后悔,更没有任何阻拦的打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维持生命的需要,他们甚至希望,呼吸停止,心中停止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两人的呼吸都彻底的慢了下来,就连那永不停息的心脏也跳动的异常缓慢,就在众人眼睛中流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以为两人没有心跳的时候,他们的心脏才异常缓慢的颤动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旁人不知其中的凶险,看着突然站立,大眼瞪着小眼的两人,眼睛中都流露出迷茫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突然非常诡异的站立在这里,不言不语,没有任何的表情。浑身的肌肉都僵硬,心脏跳动的速度。呼吸的速度更是出奇的缓慢。

    不论是金万三,还是李承泽带来的生,都好似热锅上的蚂蚁,一脸焦急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眼睛圆睁好似探照灯,放大镜一般,希望能够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一丝细微的表情。

    或者是得到一个明确的眼神,但是他们注定要失败了。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和李承泽现在都屏住呼吸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仿佛好似惊动空中对峙的两头神兽一般。

    这这种生死存亡之际,他们怎么可能有心思观察外面众人的眼神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的眼睛余光发现了点什么,也会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表情为什么会如此的僵硬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被李承泽暗算?”

    金万三有些焦急的看着好似木雕一般的司徒刑,有心上前。但是又恐惊扰。故而眼睛中流露出左右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好在,受到影响的也不只是司徒刑。

    李承泽也是如此,他面无表情的站立在那,好似庙里的石雕。

    任凭四周人如何议论,都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李公子为何如此表情?”

    “我等又应该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因为没了李承泽的指挥,生和被鼓动的百姓,好似失去了主心骨一般,又好似散沙一团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司徒刑和李承泽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焦急。

    他俩虽然全神贯注的看着金翅鲲鹏和吞天大蛇的战斗,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俩人切断了外界的一切联系。

    金万三和生们的焦急,他们是能够感受的到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李承泽,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俩都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鸟蛇之争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。

    只要一个不小心,恐怕就会出现他们都意想不到的变数。

    故而,他俩任凭外面如何吵杂,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然,两人心中还隐隐有着说不出的担忧,生恐有人不知,挪动他的们的身体,从而影响了血脉之争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场中对峙的两人,以及静默的生百姓,心中不由的惴惴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生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应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临近李承泽的一位头戴儒冠,身体有些白胖的儒生向李承泽的身边凑了凑,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李承泽的心中都不由的咯噔一下,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金万三,还是生们。

    对两人长时间这种状态,都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故而他们有些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

    司徒刑和李承泽的眼睛中都流露出焦急之色,不停的用眼神传递自己的意志,希望可以避免被挪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是金万三还是那个生眼睛都流露出一丝茫然,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顿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伸出自己的大手。

    变数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在这个关键时刻竟然出现了变数。

    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李承泽,都把自己的眼睛睁得老大,心中更充满了说不出的绝望。

    心中更充满了说不出的绝望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