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说法?”

    身穿官衣,满脸肃穆,在龙气加持下有着说不出威严的司徒刑,在三班衙役的陪同下走到近前。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承泽的眼睛,大声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在衙役的护卫下好似众星捧月一般的司徒刑,眼睛不由的一滞,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数次交手,李承泽都率遭败绩,最后就连最大的底牌鲲鹏老祖也折在司徒刑手中。

    故而恐惧的种子已经种在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要问,他今生最害怕的人是谁?

    他会毫不犹豫的会说司徒刑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,当他再面对司徒刑的时候,心不由的就是一阵惴惴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!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管李承泽的心理变化,气势越发的强悍,好似巡视自己领地的雄狮,发出了震撼人心的怒吼。

    在他的气势面前,别说是早有畏惧的李承泽,就连其他的儒生,心中也都不由的升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恐惧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看不见的空间中,一条好似丝绸一般的赤色神龙盘旋嘶吼。

    一丝丝好似云海一般的气运被他调动起来,形成一波一波浪潮。好似拍打河堤一般撞击着众人头顶的气运。

    更有着一根根看不见的象征着国法家规的锁链从空中垂下,好似枷锁一般落在每一个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没有天眼,更看不到这个无形的锁链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是站在县衙之前的生,还是凑热闹打趣的百姓,都感觉自己的心头不由一沉,好似有一根看不见的锁链将自己的全身绑缚。或者是身体上方多了一个看不见的枷锁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缘故,他们刚才还非常高昂,好似水煎油烹一般的气势,竟然诡异的变得消沉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。。。就想要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色肃穆,说不出威严的司徒刑,他们的气势被压制到了最低。看向司徒刑的眼睛变得有些躲闪,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法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本官就站在这里,听听你们的说法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更加的冷峻,好似不屑的横扫了一眼众人。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来说?”

    “你来?”

    “你来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来?”

    司徒刑伸出自己的手指,环视一周,好似一个细脚伶仃的圆规,看似随意的指点着。但是没有每一个被手指指到的儒生面色都是顿时大变,下意识的后退。

    显然都深得明哲保身之道,不愿意做那个出头的椽子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他们的眼睛中的躲闪,还有隐隐的恐惧,脸上的不屑之色不由越发的浓郁。

    “既想得到!”

    “又恐承担风险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儒生看着司徒刑脸上不屑嘲讽的神色,好似被羞辱,又好似被人掌掴。脸色陡然变得潮红起来。

    更有脾气暴躁的,眼睛中流露出怒色,脸上有青色的筋脉浮现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是脾气暴躁的,还是绵里藏针的,在司徒刑的气势压制下,一个个都低下了骄傲的头颅,竟然没有人胆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你司徒刑也是儒家出身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如此为难我等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的气势,竟然被司徒刑一人压下,计划马上就要流产。李承泽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不服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没当他升起想要反抗的念头之时,他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和司徒刑数次交手并且惨败的经历。

    两人第一次交锋,那时候司徒刑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童生。

    而李承泽则是知北县主簿之子,学政傅举人的爱徒,更有着远大的前途。无数的人聚集在他的身边,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但,就在这样的形势下,他竟然没有碾压司徒刑。反而被他强势翻盘,并且将他的丑事公布于众。

    让他成为知北县的笑料。

    更因为这件事,导致傅举人对他失望透顶。而司徒刑也凭借诗会上的精彩表演,获得了傅举人的青睐。

    从而一飞冲天,不仅斩获了状元头衔,更衣锦还乡,成为知北县的主官。

    第二次交手!

    李承泽虽然身份地位大不如以前,或者直接说,两人地位颠倒过来。

    司徒刑身为地方主官,又是新科状元,实力远在李承泽之上,但李承泽并没有气馁,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那就是鲲鹏老祖!

    一个真正的老牌先天武者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鲲鹏老祖的存在,李家才能屹立知北县的豪门之首。

    但是,另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,或者大跌眼镜的是,最后好似天神一般的鲲鹏老祖竟然被司徒刑强行斩杀。

    从而摧毁了地方豪族的信念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李鲲鹏的陨落,李承泽的心中魔根深种。只要不摆脱,这一辈子也别想在司徒刑面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每当他看到司徒刑的脸颊之时,他的心中都好似刀绞一般,说不出的疼痛。

    我不服!

    我真的不服!

    我的祖上是外域的的王族,我的身上流淌的是王的血液。

    我才是当之无愧的知北县的第一公子!

    他司徒刑不过是一个卑贱之人,他有什么资格和我相争?

    就算他取得状元!

    就算他斩杀先天!

    就算成为知北县的主官!

    但是,他的血液,注定了他的卑贱!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和流淌着黄金血液的天之骄子相提并论!

    李承泽的眼睛中流露出挣扎之色,好似在和心中的魔鬼进行搏斗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的眼睛更是收缩成了一条黑色的线条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脸色陡然变得激动起来,青筋凸起,嘴巴大张,仰天长啸好似怒吼一般。

    一头金色的鲲鹏陡然出现在他背后气运之中。巨大的翅膀遮天盖日。。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李承泽在司徒刑的刺激之下,竟然返祖,激活了血液中的始祖之力。

    从而获得了一丝上古鲲鹏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返祖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李家的血脉不是被稀释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上怎么可能出现始祖之力!”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,好似毒蛇一般观察局势的黑衣人,眼睛不由的大张,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有些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