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满脸自信的司徒刑,不由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这就去安排,定然不会让大人失望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一脸郑重的金万三,不由暗暗的在心中点头。眼睛中流露出鼓励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得到司徒刑鼓励的金万三,身体不由的挺直,筋骨好似大龙飞天,全身更好似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金万三感觉自己的脚步都变得轻便了不少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树屋村

    年老的家主端坐在上首,一个个年轻人,中年人按照年龄大小,地位高低分列在他的下手。

    等众人全部到齐之后,年老的族长轻轻的咳嗽一声,刚才还有些嘈杂的环境顿时变得雅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“村落里的男丁都到齐了吧?”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,他这才满意的轻轻点头,朗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族长,到齐了!”

    “家主,都到了!”

    “族老,可以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到齐了!”

    站在院落和大厅之中,显得有些拥挤的人,快速的打量四周之后,此起彼伏的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都到了!”

    头花花白的族长轻轻的点头,眼睛中也流露出满意之色,显然对大家全部聚集感到十分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族老,今天召集大家,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?”

    一个身体魁梧的中年汉子分开众人,来到老者的近前,大声的问道。这个人显然在村中十分的有地位,那些被推搡开的人也不生气,反而眼睛微眯,耳朵竖起,一脸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马三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还以为你被城里的花花世界眯了眼睛,不愿意这个穷乡僻野呢!”

    老者抬起眼帘看了一眼中年人,布满沟壑的脸上,顿时挤出一个高兴的笑容,有些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族老!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不论某去了那里,有了多大的成就,都是树屋的一份子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某也没有什么出息,只是在城里有一个肉档,做这屠宰的营生!”

    马三被老者打趣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,用粗壮大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这次来!”

    “某带了一些精肉,还有一些猪下水。等晚上就炖了,大家都来开开荤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那些精壮的汉子听闻有油水可吃,眼睛不由的冒光,嘴巴下意识的蠕动,一脸的垂涎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端坐在上首的家主笑着指点,但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族老,你还没说,今日为何要召集大家呢?”

    马三也不以为意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为什么召集大家呢?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官府有了新的文,所以请大家过来!”

    族老伸出自己的手掌,轻轻的下按,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众人顿时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新的文?”

    “是加税还是加赋?”

    “今年可是荒年,如果在加收税赋,这是不给我们活路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能把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徭役?”

    刚才还沉寂无比的众人,听族老说官府有新的文下达,顿时好似炸开了锅,又好似煮沸了的水,顿时翻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县太爷很仁慈的,应该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身体粗壮的马三看着太师椅上的族老,眼睛中流露出狐疑的神色,有些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当官的哪有一个好东西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任县令胡不为,那是有名的胡扒皮,百姓私底下都给他一个外号叫青天高三尺!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他判案公正廉明!”

    “而是因为他太过贪婪,连地面都要刮掉三尺。”

    “现任县令,虽然还没有见过,但是想来也不过是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村民好似听到了马三的自言自语,有些不屑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大人,可和你说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马三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村民,有些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和以前的县令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啊?”

    旁边的村民被他的话噎住,也是一脸不服气的怼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某的确见过!”

    “上次某的钱包被一个读人偷,他被抓住后不仅没有认罪,反而诬赖某家,还是司徒县尊明镜高悬,帮我找了钱袋。并且重重的惩处了那个儒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件事在知北县早就家喻户晓。”

    马三被人所激,也是为了维护司徒刑的声誉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那汉子没有想到,马三竟然真的见过司徒刑,而且还有这样的经历,不由的目瞪口呆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眼睛大张,充满好奇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端坐在上首的族老轻轻的咳嗽一声,将大家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去,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炊,润了润喉,这才说道:

    “毛躁!”

    “毛毛躁躁!”

    “老夫还什么事情都没有说呢,你们就乱成了一锅粥!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官府要收税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官府要劳役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官府不仅没有加收赋税,也没有加派劳役。而是恰恰相反!”

    “官府这次要每家每户派发一石的粮食!”

    “帮助大家度过荒年。”

    族长脸色赤红,豁然站起,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仅不和我们要粮食,要税赋,还给我们粮食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正在和马三争吵的汉子眼睛不由的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,其他的人的表情更是夸张,好似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司徒大人是难得的好官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相信!”

    马三见众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,他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一丝得意,好似刚刚打了胜仗的大将军,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县城里,谁不念着县尊大人的恩德?”

    “自从大人上任以来,以前肆无忌惮的豪族,还有士族都变得收敛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再也不敢和以前一般,随意欺辱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还在怀疑,真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被马三数落,不敢还嘴,脸上更是流露出讪讪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官府这次派粮,是有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老家主重重的将好似虬龙一般的拐杖拄在地上,声音洪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条件?”

    众人的头颅豁然扭转,看着高居在上的老太爷,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