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当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智珠在握的司徒刑,金万三的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精光,有些好奇,又有些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生闹事!”

    “百姓云集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看似棘手!”

    “但是只要抽丝剥茧,处理起来却异常的简单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眼睛大睁,一脸的好奇,看着满脸自信的司徒刑,不知司徒刑想到了奇思妙想,竟然能够轻易的化解这次事件。

    “其实,自始至终大家都陷入了思维的误区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金万三,侃侃而谈道。

    “生闹事!”

    “关键不在生,而在裹挟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百姓不被蛊惑,被云从,几十个儒生,能够折腾起什么样的乱子?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冷峻的站在那里,一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秀才造反,十年不成!”

    “让衙役通传下去,告诉每一户百姓,只要他们不听生蛊惑,不离开家门走上街头,不陪着儒生们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在这里称诺,只要事情结束,每家都给一石的粮食!”

    “但凡有上街从众者,只要一人,全家的粮食取消!”

    金万三怔怔的看着司徒刑,他没有想到,司徒刑的办法竟然如此的简单,但是仔细琢磨一下,他又不得不承认,司徒刑办法高明。

    现在是饥荒之年,粮食最是金贵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喜欢不粮食,这是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以家庭为单位,但凡有上街从众者,但有一人,全家粮食取消。

    这就将所有人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想要上街从众,也会被家人劝阻,甚至是制伏。

    简单!

    易行!

    但是却非常的有效。

    不是连坐之法,却胜似连坐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金万三心中不由暗暗的为司徒刑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高!

    实在是高!

    生们遇到司徒刑这般高明的对手,真是他们的不幸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他的眉毛就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面容中也升起一丝化不开的苦涩,好似吃了舔食了猪胆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刚才,他在心中简单的计算了一下。

    整个知北县足足有数万户,如果每一户都派发粮食,那可是好几万石!

    按照县衙的储备,根本不足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?

    难道要打开“粮仓”不成?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那样,就算这次事情圆满解决,司徒刑也要受到上官的问责。

    “大人,计划虽好,但是县衙中的粮食已经不足千石。。。恐不能支撑日久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表述的十分婉转,但是告诉司徒刑的事情却很现实,那就是县衙没有粮食了。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    就算是再好的计划,没有粮食支撑,也是没有办法完成的。

    除非司徒刑愿意冒着被罢免的危险,打开朝廷的粮仓。

    开仓放粮!

    但是那样,是儒生们最愿意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那是典型的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从理智的角度,是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这样,又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免这种窘境呢?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幽幽,金万三能够想到,他又怎么可能没有考量呢?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毅然提出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“李家有多少粮食?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,声音冷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家在知北县的时间并不是很长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因为他们拥有先天武者李鲲鹏,李伯伦又长期霸占知北县主簿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发展很是迅猛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底蕴比不了吕家这等上古王族,但是一点也不比王家,白家等弱。”

    “保守估计,几万石粮食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们怎么可能将粮食拿出来?要知道,这件事情和李家父子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不知司徒刑为何要提李家,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一脸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,眼睛中精光不停的闪烁,好似在计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,金万三好似想到了什么,他的眼睛陡然大睁,嘴巴微张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,满脸震惊和诧异的问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要对李家下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陡然变得冰冷,好似刀剑一般锐利,并且鼻子重重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李家也算是世代享受皇恩,现在国家朝廷有事,他们却袖手旁观,更推波助澜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家族,就是蛀虫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岂能容他们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眼睛里流露出意动之色,但是还有着一些说不出的犹豫。有些担忧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李博伦盘踞知北县主簿之位十数个春秋,李家更是枝繁叶茂,树大根深。”

    “贸然动之!”

    “恐怕被乡人诟病!”

    “诟病?”

    “李家的行为早就触犯了国法家规!”

    “李家树大根深,上有李鲲鹏这样的先天高手镇压,中间有李博伦这般结党营私之辈,下有李承泽这个后起之秀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现在,李鲲鹏被大人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好似被打断了脊梁!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的实力,还是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儒家讲究仁德,大人贸然出手,恐怕不仅会引起他们的反噬,更容易被人诟病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眼睛闪烁,犹豫再三之后,还是重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诟病本官是一个酷吏?”

    “诟病本官冷酷无情?”

    “诟病本官公报私仇?”

    司徒刑嘴巴上翘,眼睛中流露出讥讽之色,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金万三怔怔的看着司徒刑。他能够感受到司徒刑心中的不屑,但还是重重的点头。声音悲怆,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的确有这个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儒生们最擅长的就是炮制,大人,能够杀人的不仅有刀枪,有拳头,还有刀笔啊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个刀笔杀人,更加的阴损,更加的难防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祖上也曾富甲一方,素有善名。有一次家祖救济了一个走投无路的生,并且将他留在府中,以兄弟相称。但是谁曾想。那个儒生竟然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,不仅不思报答家族的收留之恩,反而想要谋夺金家的产业。他勾结官府,炮制罪名,以莫须有的罪名,让家祖蒙冤入狱,并将诺大的家业巧取豪夺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这个原因,小人才操持旧业,艰难为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小人对文人的狠毒,是深有体会!”

    司徒刑目光怔怔的看着金万三,他没有想到,金万三竟然有着这样的经历。

    怪不得金万三对文人心中有着本能的抵触,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畏惧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文人和普通百姓相比,他们不仅懂得大乾律法,言语更加犀利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普通百姓讼官之时,一般会请一个文人作为自己的状师,或者是请文人代为出面。

    但也有不良文人利用这种优势,勾结贪腐官员,欺压百姓,巧取豪夺。

    不用问!

    金万三的祖上,就是遇到了这种的不良文人,才被交织罪名,构陷入狱,从而诺大的家产,一夜之间,被人强取豪夺。

    “那人现在还在知北县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闪烁,看着满脸悲愤的金万三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个文人,也是才华横溢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数次科举不中,皆是因为没有金银打点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谋夺金家产业之后,他上下打点,疏通关系,早在十数年前就高中榜眼。被朝廷委任为官!”

    “据说在神都,被一个富贵人家的女子相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也是绝情,竟然毫不犹豫的将家中跟随他数年,为他赡养公婆,生儿育女的发妻休掉,另娶豪门女子!”

    “前途更是一发不可收。”

    “某今生报仇无望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想到两者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,一脸颓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绝情绝义到这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人才啊!”

    金万三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意动,嘴巴微微颤动,想要吐露他的名讳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那人现在的成就,以及地位。

    金万三不由重重的叹息一声,紧紧的闭上嘴巴,任凭司徒刑如何询问,都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如此无情无义之人!”

    “竟然能够窃据高位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国之将亡,必出妖孽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金万三痛苦的表情。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打几下,一脸感慨安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还请慎言!”

    金万三有些惊惧的看着四周,见根本没有人在近前,这才深深的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有心人听到。说不得会罗列罪名,构陷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被御使上奏,虽然不至于丢官罢爵,但也是说不得麻烦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金万三谨慎小心,出处为他着想的模样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淡淡感动,但是他的眼睛中更多的是一种自信和豪迈。

    “万三,你却忘了!”

    “本官和其他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也是文人出身!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状元,是文人中的文人!”

    “难道只有他们会口诛笔伐不成?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眼睛不由的一怔,正如司徒刑所说,论口诛笔伐,罗列文字,司徒刑的能力要远在他人之上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身份十分特殊,被人誉为儒家“小圣人”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谋反大罪,朝廷轻易不会申饬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这样的自信,司徒刑才丝毫不惧文人的构陷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