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慢慢的蠕动,在金万三欣喜的眼神中,一点点的睁开。

    骤然见到亮光,司徒刑的眼睛下意识的收缩紧闭,适应了好大一会,他才将眼睛完全的睁开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终于醒过来了!”

    金万三发现司徒刑醒来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喜,急忙上前,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揉了揉眼睛,适应了一会,这才豁然翻身坐起,看着一脸欣喜的金万三,顿时有一种沧海桑田之感,但是他很快就将这种情绪调整好,看似随意的问道:

    “我昏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。。。怎么喊也喊不醒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城隍派人打过招呼,说您正在神域做客,恐怕我等早就将您送到医馆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有些庆幸,又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天啊!”

    司徒刑心中也不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三天对他来说,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世上方一日,地上已千年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的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知北县在这几日,没有出现什么麻烦把?”

    司徒刑做起身形,整理好自己的衣冠,走到窗户出,感受着难得的阳光,有些懒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的麻烦倒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了一眼神色悠闲的司徒刑,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着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的金万三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,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竟然让你如此的为难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接到密报,城中的生正在集结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不敢隐瞒,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生集结!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顿时一凝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听说,他们打算到衙门处抗议请愿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生和屠夫的案子?”

    司徒刑摇晃了一下脑袋,有些难以理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“正是生和屠夫的案子,城中的秀才生,认为大人的所为有失斯文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偏向屠夫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大人忘本,忘记了自己读人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们正在城中串联,发动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并没有生气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脸上流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人参与么?”

    “城中的家族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司徒刑坐在太师椅上,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,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城中豪族没有什么反应!”

    金万三显然也做了不少的功课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反应就是反应!”

    “这些豪族,心中还是有些小心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在观望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儒生们占了上风,这些人瞬间就会倒戈一击,落井下石!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冷峻,眼睛中神光不停的收缩,有些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敢如此?”

    “哼,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答,只是冷冷的哼了两声。这些豪族,虽然被自己的威势所摄,但是他们内心并不甘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又被司徒刑吓破了胆子,不敢放肆。这才了如此观望之举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派人前去镇压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智珠在握的司徒刑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镇压?”

    “以什么理由镇压?”

    司徒刑诧异的看了一眼金万三,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闹事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镇压!”

    金万三被司徒刑问的一脸茫然,喏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闹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闹了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窗外,眼睛精光闪烁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正在准备闹事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有些茫然的看着司徒刑,喏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,诘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金万三嘴巴蠕动,好似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最终理智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正如司徒刑所说,自己的确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!”

    “贸贸然的抓人,最后只会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!”

    “毕竟,他们可不是普通人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好似早就知道答案,眼睛看着远方,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表情不由的一滞,好似被噎到一般。不过仔细想想,正如司徒刑所说,这些儒生正在计划闹事,但是并没有闹事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。贸贸然去抓捕,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,儒生们可都是有功名在身的,和那些贱民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,贸然出手,必定会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“那!”

    “那!”

    “大人,难道就放任他们胡为不成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全身上下透着一种冷冽,好似能够将空气冰冻的司徒刑,有些担忧又有些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领头之人是谁?”

    司徒刑用眼睛斜了金万三一眼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的已经打听清楚!”

    “领头之人,不是旁人,正是李家主簿的公子,李承泽!”

    金万三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李承泽带头闹事,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之外,所以,他一点也没感觉惊讶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是不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眼睛冰冷,用手掌做出抹脖子的姿势。

    司徒刑斜视了一眼,没有吱声,非常突兀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官府为什么头疼儒生闹事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对儒生非常的优待,甚至有时候还会退让?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脸上明显的流露出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思想太过跳跃。刚才还在说领头之人的事情,马上有跳跃到别的话题。

    金万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,但他还是努力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有功名在身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官府还是朝廷,对他们都十分的优渥!”

    “功名在身?”

    司徒刑不由的嗤笑一声。一脸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群秀才!”

    “也就在百姓面前可以装腔作势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一言就能罢黜,算什么功名!”

    “可是因为他们有文胆,可以唇枪舌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朝廷才对他们如此的优渥?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眼睛里的不屑,金万三知道,自己的思路并不是司徒刑想要的答案,思考再三之后,有些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群没有见过血的儒生!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着文胆,能够唇枪舌剑,在军队面前,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朝廷愿意,只需要一个营的兵马,就可以将他们屠尽!”

    司徒刑脸上不屑之色更浓。有些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愚钝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知,究竟是什么原因,朝廷和官府,对儒生如此的优渥?”

    金万三连着两次,都没有答对,也不愿意再猜,低头行礼之后一脸虔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朝廷对儒生优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儒生能够裹挟民意!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得民心者得天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儒生,乡老之流,最善于鼓动,裹挟民心,故而一直以来,地位才如此的尊崇。受到朝廷和官府的优渥!”

    司徒刑陡然站直身体,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金万三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脸上流露出思索之色,过了半晌,他才重重的点头。心中浮现出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怪不得儒生自古以来,都深受朝廷皇恩,不是因为他们是读种子,也不是因为他们可以鲤鱼跃龙门。更不是因为他们是圣人苗裔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他们能够裹挟民心。

    朝廷想要维护自己统治的合法性,正统性,说不得这些人奔走鼓吹,所以不论是哪家做了帝王,对儒生豪族都十分的优渥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想到儒生们的可怕,金万三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们定然也会去发动蛊惑百姓,裹挟民意,恐怕当时,我等真的难以应付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冷峻,嘴角上翘,流露出一个嘲讽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裹挟民意?”

    “蛊惑民心?”

    “让本官投鼠忌器?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的实在是太美好了!”

    “也将本官想的实在是太过无能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他们是圣人苗裔,天子门生,本官就不敢动他们不成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越来越冷,到最后更是冷若冰霜。就连四周的空气温度也好似陡然下降不少。地面之上,竟然出现了一丝丝雪白的寒霜。

    冷!

    冷!

    实在是太冷了!

    金万三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服装,仿佛只有这样,他才能感到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虽然空气在司徒刑情绪的影响下,变得异常的干燥寒冷。

    但是金万三的心却说不出的滚烫。

    眼睛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兴奋。

    大人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有人要倒大霉了!

    儒生们这次,必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。

    该!

    实在是该!

   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?

    作者君:

    五百二十一章了。。。

    吾爱腻

    我爱你们哦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