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司徒刑从深坑中爬出,站直了佝偻的身躯,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象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振奋之色。

    以前在他眼睛里无比枯燥的惊色,现在对他来说,却有着一种出奇的亲切。

    好似一草一木,一砖一石都和他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错觉,也不是夸大,而是真实存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经历过两个世界位面的人,是没有办法体会到这种悸动,这种熟悉的。

    司徒刑在魔界的时候,虽然外表和魔族没有任何区别,甚至可以以假乱真,将金蝎大王骗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但是,假的终究是假的。

    那方世界,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排斥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遮天魔手和魔界之门的关系,恐怕早就被魔界的意志盯上,甚至诛杀。

    司徒刑经过这一次特殊的经历,也第一次明白了魔界之门和虫洞的区别。

    魔界之门乃是自然形成,是空间碰撞产生的裂痕,非常的不稳定。也没有办法预测,随时随地可能出现,也可能随时随地消失。

    魔界之门的存在,是一个漏洞,但是这个漏洞是获得魔界意志和大乾意志承认的。

    不论何种原因,不论是飞升也好,不论是意外跌落也罢,只要通过魔界之门进入魔界。或者通过魔界之门进入大乾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世界意志都不会进行锁定和排斥,更不会强行进行诛杀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司徒刑魔界的旅行才会如此的顺遂,但是不论如何的顺利,外界终究是外界。

    司徒刑在那里,终究没有归属感,更不会获得魔界意识的照拂。

    所以看着四周熟悉的惊色,还有感受着熟悉的法则之力。司徒刑顿时有一种游子归家之感,内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悸动,就连他一向冰冷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柔和。一脸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过几日,但是,却感觉好似千年一般漫长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自己还有重大乾的一日!”

    “真是在家千日后,离家一日难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话语,又好似为了欢迎司徒刑归,天地之间竟然响起几声炸雷,更有一丝丝好似号角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天地玄音!

    这个声音很柔,很软,好似丝绸一般柔顺,又好似流水一般纯净,在他的心头慢慢的荡漾,将他一切的负面情绪抹平。

    将他念头中的污垢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感受着好似父母一般温柔,仿佛生恐弄疼他的世界意志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怔怔的站在那里,目光不停的闪烁,更有着难言的感动。

    他真的被天地感动了!

    以前没有这样的经历,他不知世界意志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将世界意志,法则之力,当做没有生命的死物。冷冰冰的存在,但是,经过这次特殊的旅行,他真实的感受到了世界意志。

    更真实的感受到了法则之力,他们不是冷冰冰没有生命的物体,而是活生生的,好似父母一般温柔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,不论是人族,不论是妖族,不论是巫族,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野兽,都是他们的儿女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竭尽全力的保护,滋养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爱不是家庭伦理之间的小爱,也不是男女之间的小情,而是一种深沉的大爱。

   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怔怔的站在那里,他的心中不由来的响起道德经中的一个句子。

   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。

    一个个念头不停的碰撞,迸发出一个个好似火花一般的智慧火焰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更好似有一个巨大的锁头被重重的敲开。

    获得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宝藏。

    仿佛知道司徒刑心中的感悟,天地陡然迸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欢愉。

    并且发出一阵阵好似号角一般充满欢愉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的传播,山林,岩石,土地,草木,都好似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每一个生灵都能够感受到来自天地的快乐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也将这种情绪反馈给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身在其中的司徒刑,好似顿时被欢愉包围。。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感受着天地的欢愉,以及内心的快乐,眼睛不由的越来越亮,到最后更是射出三尺长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道光芒是那么的明亮。

    好似能够将空间洞穿一般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司徒刑离开瞬间,几道耀眼的光芒好似流星一般坠落。

    随着光芒散尽,杜城隍,李射虎,文判官从光影中走出,看着空无一人的阴域,几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明明感受到了魔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丝莫名的波动,那一丝波动非常的神秘,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的过的。但是不知为什么,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底都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欢愉之情。

    好似整个天地都变得柔和,欢愉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竟然闻到了魔界的气息?”

    杜城隍眼睛如同灯烛一般,目光炯炯的看着四周,但是任凭他如何的探查,都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    树木还是以前的树木,岩石还是以前的岩石。

    看似和以前没有任何的区别。但是不知为何,他心中都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。

    貌似他错过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任凭他如何的探查,甚至动用神念,都没有任何的发现。

    这也是虫洞的厉害之处,他没有开启之前,和普通的岩石,山峦没有任何区别。哪怕将他打碎,他的外表,也是一块普通的岩石。

    别说杜城隍这种级别的神灵,就算是那些从远古就存在的大神,也很难抓住他们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杜城隍面色阴沉,目光中闪烁着狐疑的精光。显然,他并没有打算放弃,或者是说,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一片山石肯定隐藏着古怪。

    李射虎面色古怪的看着杜城隍。

    杜城隍的行为在他眼中实在是太过怪异了,不停的用神念扫描四周异常的岩石。。。

    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,不知在琢磨些什么。

    文判官也是一脸的诧异,但是他理智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司徒刑陷落魔域的事情,让城隍异常的暴怒,就如同一个装满黑火药的木桶,只需要一点火焰,就可能将四周的一切全部炸成碎片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