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黑色的漩涡从裂缝中升起,慢慢的变大,十丈,数十丈,百丈,随着他的体积变大,吸力也是迅速的递增。

    一丝丝气流好似狂风,又好似海浪一般摧残。

    顽石,土丘,树木,以及鬼兽,在这股巨大的力量面前,都好似草芥一般脆弱。瞬间被裹挟其中,最后彻底的消失在黑漆漆的深渊当中。

    “一定不要被他吸入!”

    “否则就会被巨大的力量裹挟到魔界之中!”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大的漩涡,已经越来越强的吸力,文判官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之色,因为恐惧,嗓音都变得尖细不少。对着司徒刑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表示知晓,身体站在那里,轻轻的下伏,好似扎根山石之间的参天大树,又好似耸立在海中的礁石。

    任凭黑色漩涡如何咆哮,他的腿好似钉在地上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但当他听到罗睺星!

    还有魔界之门的时候,表情还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个世界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原来漩涡后面的世界竟然是魔界!

    心魔诞生的世界。

    也是魔尊重楼建立的,超越洞天福地,自成一界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那里魔气纵横,实力为尊。有无数的魔兽,魔人。

    在那里,混乱,无序,杀戮,暴虐。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杀和被杀。

    那里,是所有世界中,最混乱的。

    但是正因为常年杀戮的关系,他们魔的实力也是最强大的。

    自己修行的遮天魔手脱胎于魔尊重楼的九幽鬼爪,从某种程度上说,自己就是魔尊重楼的再传弟子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司徒刑才隐隐有被召唤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。他竟然有一种投身其中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!”

    “加快速度!”

    文判官一刀将一头眼睛猩红的魔兽斩杀,翻身上了青铜战车,看着眼睛中有些茫然的司徒刑,焦急的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司徒刑陡然惊醒,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。脚底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,身形好似离弦之箭陡然窜出。

    几头躲避不及的鬼兽,被他的肩膀撞到,身形顿时一滞,随即好似被列车撞到一般,瞬间倒飞而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鬼兽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一头头在首领的指挥下好似发疯了一般,身体高高的跃起,猩红的大嘴张开,试图阻拦司徒刑的去势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岂能让他们如意,手中拳头紧握好似炮弹,又好似流珠一般轰出。

    数头鬼兽被击中,他们的身体陡然中一滞,在空中竟然形成几息的滞空,然后被巨大的力量瞬间击飞,在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弧度。

    落在密密麻麻的兽群之中。

    数头鬼兽躲避不及,被从天而降的鬼兽砸了正着。被巨大的力量冲击,身体瞬间四分五裂,变成一缕缕黑烟消失于无形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但是久防之下必定有失。

    虽然数头鬼兽被他的拳头,或者臂膀击飞,但还有几头鬼兽通过缝隙,伸出自己的大嘴。在司徒刑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伤痕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不过疼痛并没有让他退缩,反而让他步伐迈得更大。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越来越近,文判官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和李射虎冷峻的站在空中,眼睛中流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一团团黑色的魔气,好似黑龙一般在黑暗中翻滚。形成一阵阵好似波浪一般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尊神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一团团漆黑如墨,好似龙蛇一般的魔气,李射虎的眼睛陡然收缩,脸上更流露出忌惮恐惧之*******气!”

    “今日是罗睺蚀星日!”

    “在罗睺蚀星的影响下,魔界和阴间之间的晶壁变薄,魔气侵染!”

    “一切生灵在魔气的影响下,都会入魔,变成只知杀戮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杜文灿面色也是出奇的难看,看着漆黑如墨的云雾,眼睛中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能够摆脱魔气,还有鬼兽的袭击!”

    “否则,知北县真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尊神,要不末将去迎接一下!”

    李射虎的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,最后还是咬着牙根,重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杜文灿诧异吃惊的看了李射虎一眼,他没有想到,在这种情况下,李射虎能够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意动。

    但是他犹豫再三。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萧索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李将军!”

    “现在魔界之门已经洞开,整个阴域布满了魔气,更有很多被魔化了的鬼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是危机四伏,现在贸然进入,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阴域动荡不安,如果将军在折损在这里,恐怕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看着李射虎,眼睛中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本神相信,司徒县主不是命薄之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李射虎也知道,城隍的决定是最理智,也是最稳妥的,故而他也没有坚持,只能满脸无奈的重重叹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黑漆漆的云雾陡然被分开。

    一辆周身破烂,青铜色的马车撞开黑色的屏障,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“青铜战车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!”

    两人看着那个异常熟悉的青铜战车,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精光。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欣喜,不由自主的上前。

    想要一探究竟!

    龙马好似受到了惊吓,速度极快,不过眨眼功夫,就行驶出数百米的距离,在空中留下一道青铜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于!”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坐在车厢之外,全身衣服狼藉,看起来说不出狼狈的文判官,也发现了站在高空,背后神光闪烁,好似烈日。

    又好似皓月一般的知北县城隍和满身戎装的李射虎。

    急忙停住马车,眼睛中流露出希冀之色。但是,这种神色,很快就消失于无形,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化不开的悲愁。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在马车上没有见到司徒刑的身影,又见文判官脸色如此的难看,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紧,有些焦急的摇晃着文判官的身躯,大声喝问道: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呢?”

    “本神为什么没有见到司徒县主的身影?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!

    完成作品荣誉一百位执事!

    希望我们可以携手并肩,一起迎来二百执事,三百执事,乃至五百执事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