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迟早要公布于众,司徒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十分爽快的点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心中还是十分的狐疑,不知道杜城隍今日请自己赴宴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要知道,在大乾,神权分立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明文,但是一直以来,神道和人道都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自己谋划封神。

    的确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杜城隍邀请自己赴宴,难道摆的是鸿门宴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身体肌肉顿时绷紧。下意识的用眼睛余光打量四周,寻找大殿的出处。

    杜城隍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而与此爽快,也打乱了他的节奏。他的脸色竟然不由的一滞,好在他也是见过风浪的人,瞬间调整了自己的节奏。满脸微笑的指着下方满身铠甲的李射虎:

    “射虎将军乃是前朝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功绩足以封侯,只是不得人王所喜,死后紧紧获得了一个中郎将的谥号。”

    “又因为后人不肖,被龙气所忌,这才蹉跎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射虎将军当面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闪烁,李射虎的故事他早就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并且,据他所知,李陵就是李射虎的嫡系后人。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当年的打得外域溃逃,闻风丧胆的龙城飞将,竟然蹉跎至此。

    地位还在县城隍之下。

    李射虎仿佛感受到司徒刑眼睛中的狐疑和唏嘘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悲苦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别说司徒刑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龙城飞将李射虎!

    在前朝有着偌大的名头,就算是现在,知道的人也是不少。

    冯唐易老!

    射虎难封!

    说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当年声势不亚王侯的老英雄死后竟然会如此的落魄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被龙气所忌的缘故!

    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如此的落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射虎心中对后世不肖子孙的怨念更重,真是后人不肖,罪及先人。

    “罪臣李射虎,拜见县主大人!”

    司徒刑听闻,急忙上前,阻止正要行礼的李射虎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感慨之色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!

    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在知北县这个偏远的边陲之地,竟然有飞将军李射虎这样的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“飞将军休要多礼!”

    “将军生前有大功于社稷,死后理应获得荣丰!”

    城隍和李射虎见司徒刑如此好说话,心中不由暗暗的长松了一口气。但是还没等他们的心落在肚里,紧接着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!”

    “本官敕封山神土地的目的是为了保佑一方安康,不被山鬼,妖邪所扰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飞将军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很柔,但是要表达的意思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飞将军李射虎的资历,声望足够,甚至是绰绰有余,但是不知道在龙气反噬之下,还有多少实力?能不能压的住山中的鬼王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神灵不同于县城当中的文官。

    需要有强大的武力镇压,否则,最后遭殃的还是百姓。

    “请县主放心!”

    “某家虽然被龙气反噬,实力十不存一,但是足以镇压山中的鬼魅!”

    “保境安民,乃是某家生前之志,死后能够保佑一方平安,也是某的福气!”

    飞将军李射虎郑重的看着司徒刑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司徒刑重重的拍手,一脸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阳之后,就命人督造飞将军庙!”

    “希望,将军能够旗开得胜,镇压鬼魅,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末将谢过县主!”

    李射虎没有任何犹豫的离开座位,对着司徒刑行了一礼,大声称诺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见事情已经解决,宴会的气氛陡然变得轻松起来,司徒刑也没有再推辞,条案上用灵草酿造的好似琥珀一般的酒水瞬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一丝丝清凉从他的身体中升腾,好似有一个麻布,柔软轻柔的帮他清洗一枚枚好似玻璃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点点黑色的物质被他排除,念头也变得更加的清洁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杜城隍见司徒刑豪爽,没有任何矫揉做作,不由的大声赞叹道。

    分列两侧的鬼神得到允许,也开始觥筹交错起来,整个宴会也随之进入了高潮。

    宴会持续了两个多时辰,就在东方天色有些微微放亮之时,才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!

    司徒刑也勉为其难的和众多鬼神喝了几杯特制的水酒。

    身体被人搀扶,有些摇摇晃晃的上了青铜马车。

    文判官十分自觉的坐在马车前方,担任了车夫的角色。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的马车远远的离去,武判官站在城隍身旁,有些诧异的问道:

    “尊神!”

    “按照人和神之间的默契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掌管人道,神灵掌管神道。”

    “县主司徒刑私自封神,明显有些越界。尊神为何听之任之?”

    杜城隍脸色幽幽,并没有立即答,过了半晌反而有些考校的问道: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赴任也有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的作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武判官犹豫了一会,又好似在心中琢磨,就在司徒刑的车架即将完全消失在天际之时,他才认真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做事看似鲁莽。”

    “刚一上任就驱逐了县尉牛泓,得罪了主簿李伯伦!”

    “更是利用强硬手段将整个豪族全部推向了对立面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细细琢磨,又发现,他如此做并没有坏处,因为不论他如何的委曲求全,牛泓和李博伦,乃至整个豪族,都不会和他同心同德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现在的知北县的形势异常的复杂,也不允许他用怀柔之策!”

    杜城隍轻轻的点头,有些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官开始也是如此的以为。”

    “认为他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才发现,他的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!”

    “驱逐牛泓,掌握了大营兵马,用通过选拔和掺沙子办法,将自己的人安插在大营的每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将兵权牢牢的握在手中!”

    “有了兵权,他就有足够的资本和李博伦,和本地豪族进行较量。”

    “从而才有了后来的吕府寿宴!”

    “以及斩杀李家老祖李鲲鹏等事情!”

    “司徒县主手段异常老辣,而且杀伐果决非常人所能比。”

    “乱世将近,这样的人,将来必定能够威震一方!”

    杜城隍眼神幽幽一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尊神打算在他身上投资?”

    武判官眼睛一滞,有些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投资?”

    杜城隍转头看了武判官一眼,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主政一方,羽翼已经渐渐丰满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还有什么资格进行投资!”

    “现在做的,只是和他建立良好的关系,希望日后,他能够记得今日香火之情,照拂一二!”

    武判官眼睛一滞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涩。轻轻的点头。

    天下将乱之时,神灵和宗门会在芸芸众生中寻找潜龙,或者是气运深厚之辈,暗中支持,进行投资。

    以期望将来获得更高的报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投资,不是一般的宗门和神灵有资格参与的。

    能够以天下为棋盘,众生为棋子的神灵,无一不是寿享千年的大神,甚至有的神灵更是远古就存在的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的神灵,才有资格投资潜龙。

    杜城隍虽然实力强悍,但是终究只是一个县城的城隍!

    在神道中,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。

    正如杜城隍所说,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投资阳世?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斜躺在车厢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和刚才宿醉不同,脸上竟然没有一分醉意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不停的闪烁,好似在整理计算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鬼神夜宴,他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最大的收获,并不是可以稳固神魂,清洁念头的灵酒。而是他从鬼神交谈之中,获得了很多意外的讯息。

    “大乾国祚将尽!”

    “乱世即将来临!”

    “身为王朝飞地的知北县,将会首当其冲!”

    “因为乱世将尽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大乾龙气正在减弱,阴世之中鬼兽横行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条条有用的,没有用的信息被他快速的整理分类,储存在大脑念头之中。

    经历过现代社会的司徒刑,自然知道信息的价值。

    也许,一条看似不起眼的信息,却能够挽救一个帝国的命运。

    文判官以为司徒刑不胜酒力,正在休息,也没有打扰。正在全身灌注的赶着马车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脸色陡然一变,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,因为太过恐惧,最后瞳孔竟然变成了一条细细的直线。

    一颗颗好似繁星一般的陨石,携带着无上的力量和难以想象的炽热。

    这些陨石连成一串,好似一根用星斗串联的项链,有着说不出的美丽。

    但是在美丽的背后,却是无穷的杀机。

    破开一重重空间,撕碎一团团黑雾和罡风,这些陨石好似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,又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,正在拨弄。

    所有的陨石,竟然全部向司徒刑所在的马车砸落。

    正在马车中整理信息的司徒刑,全身不由的一僵,背后汗毛更是根根炸起。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伏击截杀!

    究竟是谁?

    竟然如此的大胆?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陡然大变,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,全身肌肉陡然绷紧,身体下面更好似安装了弹簧一般,陡然窜出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