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使不得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卑贱的士卒。不值得如此!”

    “有大人这句话,我等就已经心满意足了!”

    那个年老的鬼神,眼睛中陡然流露出感动的神色,但是当他听到司徒刑要祭祀他们的时候,他的身体陡然好似被炭火烫伤一般,豁然站起,不停的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我等都是罪民,没有资格,没有资格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脸色灰暗的老年鬼神,眼睛中流露出疑惑之色。下意识的将自己目光移向高坐在上首,全身包裹在神光之中的杜城隍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司徒刑竟然从杜城隍的眼睛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好意思,更有一丝躲闪。

    “他们虽然是英灵,但却是先朝的,被本朝龙气所忌,所以。。。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门享受不到祭祀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不停摆手,身形上有着淡淡黑气的老将,脸色陡然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端坐在上面李射虎,眼睛闪烁,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城隍默然,显然是默认了这种情况的存在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他早就知道有这种情况的存在,但是没有想到,会如此的严重。

    新朝鼎立!

    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,也是为了断绝旧朝复辟的可能。

    新朝除了建立新的都城,祭祀天地,凝聚王朝国运之外。

    还要清除前朝的遗泽。

    一般会将先朝的后人如数诛杀。

    或者是将他们的血脉置于自己的监视之下,以怀柔之策,慢慢的稀释他们身上的气运,以及龙气,最终让他们的气运跌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并且会派出道法司的和阴阳家高人,通过寻龙点穴之法,找到先朝的帝陵所在。

    通过挖断山脉,或者是埋下镇物等法,将旧朝的龙脉挖断,破开棺椁先朝的君王尸骨进行暴晒。

    泄了王气,从而让先朝后人再无复辟的可能。

    更会将前朝的君王,臣子,全部归结于逆臣,让他们在阴间福地,遭受龙气反噬之苦,从而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李射虎以前身上的黑气,还有这些兵卒身上的黑气,都是龙气反噬的结果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龙气反噬的关系,这些英灵得不到本朝龙气的庇佑,百姓的祭祀,只能靠阴气凝聚的食物进行滋养。

    故而,他们对食物的需要,要远远大于其他的鬼神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渴求食物,在宾客面前,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狼吞虎咽进食!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些寒食才能稳固他们的灵体,修补他们身上的创伤。

    “县主!”

    “难得到此,定然要尽兴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县主是阳人!”

    “普通阴间的食物,有害无益!”

    “你条案上的食物,乃是精心准备,用阴域特有的灵草烹制而成,对神魂念头最是滋养。摄入不仅没有坏处,还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高坐在神位之上,全身洋溢着耀眼神光的城隍指着司徒刑眼前,颜色有些发绿的酒樽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诧异的看了眼前酒樽一眼。

    古朴的酒樽中,荡漾着红色,好似玛瑙一般透亮的汁液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闻到一丝香味。

    他大脑就感觉清醒不少,就连念头也变得透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正如城隍所说,这些食物,对神魂念头大有裨益,十分的珍惜难得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想要端起酒杯,将里面好似琥珀一般的美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没有这样。

    而是废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这种念头强行压下。

    “县主!”

    “可是担忧酒食有问题?”

    杜城隍见司徒刑并没有食用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诧异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“城隍生前乃是人王重臣,披红挂紫,屹立朝堂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死后,被追封为侯,虽然只是一个乡侯,但是阶位也在本官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如果想要坑害本官。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!”

    司徒刑将酒杯放在条案之上,看着全身笼罩在白色神光之中的城隍,条理清晰,异常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?”

    杜城隍一脸的诧异,有些询问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端坐在上首,眼睛中流露出诧异之色的杜城隍,开门见山,一脸认真的说道:

    “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!”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,以这么珍贵之物招待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仅仅是接风洗尘,同僚之谊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城隍请本官过来,所为何事?还请大人明言,无功不敢受禄!”

    杜城隍端坐在高台之上,看着身体挺拔,面色中透着刚正,面色威严的司徒刑,不仅没有因为被忤逆而生气,反而眼睛中的赞赏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“廉生威!”

    “公生明!”

    “古人诚不欺我!”

    “君之气节,就算在老夫生前,也是罕见!”

    杜城隍坐直身体,伸出自己的大拇指,一脸赞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城隍,究竟有何事要教于本官?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因为杜城隍的夸赞就得意忘形,反而眼睛中流露出更加小心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其他事情!”

    “本城隍无意间听到一条消息,司徒县主有意重新主持封神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个消息,可否准确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杜城隍,这个事情自己的初步打算,根本没有执行,知道的人也是不多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上午刚有这种想法,下午就被城隍请来赴宴。

    真是念头一起,鬼神皆知。

    不过司徒刑的心中,还是升起一丝不渝。脸色也陡然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谁,被整日监控,心中也不会舒服。

    杜城隍也是人精,更是上位者,见司徒刑的脸色豁然大变,自然明白司徒刑因为什么生气,怕他心中有疙瘩,这才急忙解释道:

    “县衙乃是龙气所钟之地!”

    “县主的命格更是贵重。我等虽然是鬼神,有着神秘莫测之能,但是却不敢监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本城隍知道,这个消息,是因为赵家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赵老六得了县主的口令,到深山之中传达,本官这才得知!”

    听到城隍的解释,司徒刑的脸色这才好看有一些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