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司徒刑坐在县衙之中,金万三一脸恭敬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城中的粮食价格已经落。”

    “百姓无不感念大人恩德!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看了一眼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胡家,白家,王家等本地豪族,大的粮号,在昨日,都已经将粮食价格改为往常价格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得到示意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经过几日的连续审理工作,已经平反案件三百五十件,无罪释放三百余人。”

    “羁押有罪的本地豪族,士族等合计五十余人。。。百姓为不拍手称快,都说大人是青天在世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拨动眼前的茶杯,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过了半晌才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不要光说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还有很多人在背后咒骂本官!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犹豫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讲嘛!”

    “人无完人!”

    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!”

    司徒刑将端着的茶杯轻轻的方向,转头看向金万三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很多人说,大人的手段太过毒辣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位酷吏!”

    “还有很多儒生,对大人很是不满。认为大人忘记了自己的出身,是忘本!”

    “甚至有人正在串联,打算一起上朝廷,置大人的罪!”

    金万三小心翼翼的看了司徒刑一眼,见他没有真的生气,这才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幽光,有些不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样的言论,本官早有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本地豪族,还有儒生士子,没了以往的特权,心中难免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硕鼠之辈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儒生虽然没有官身,但是也有参政的权利,如果他们集体上,说不得真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早作打算才是!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说的轻描淡写,心中不由的着急,赶紧进言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起头,看着天空,眼睛中反映出幽蓝之色,过了半晌,他的面色陡然变得凝重,眼睛中更有煞气浮动,不知是不是错觉,好似四周的空气也陡然变得干冷不少:

    “一家哭,总好过一路哭!”

    “这些豪族,还有士族,都是沉珂,不动还好,如果他们胆敢聚众闹事,那就休要本官言之不预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金万三面色呆滞的看着司徒刑。

    这是要动武,要斩草除根的打算啊!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竟然做的这种打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后背不由的感到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也许所有的一切就是一个局,一个很大,很大,非常大的一个局。

    这个局,足以将知北县所有的豪族,还有儒生全部装进去。

    正如司徒刑所说,安分守己也就罢了,如果胆敢异动,必定要趁机斩草!

    想到可能出现的后果,金万三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全身肌肉紧绷,尾椎之上更有着一丝丝的寒意升腾,如果落入冰窟一般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实在是可怕!

    这样的胆略,这样的大手笔,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,金万三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突然,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踌躇再三,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今年是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百姓应对不当,导致田地绝产。颗粒无收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大人平抑了粮食价格,还是有很多贫苦的百姓,无力购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官府不提前处置,恐怕很多人熬不过今年的寒冬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也多了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今年的灾祸来的十分的突然,别说是百姓,就连朝廷也没有太多的准备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很多百姓会因为缺衣少食,而难以继日。

    特别眼下更是寒冬将至,也怪不得金万三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立即答,而是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金万三。

    金万三听到司徒刑的询问,眼睛中陡然流露出犹豫之色。嘴巴微张,显然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他最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他为难的表情,眉头不由暗暗的皱起,有些不渝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的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眉头皱起,心中不由的一滞。

    司徒刑自从出任知北县县尊之后,身上威严日盛,好似有着一股难言的虎威。

    别说他怒气勃发,就算他脸色一板,衙役和下人们都会被吓得心如惴惴。

    不怒而自威!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今日只有你我二人,出的你口,入的我耳!”

    司徒刑环视了一眼四周,见衙役和下人们都不在附近,这才重重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知北县有一座常平仓,里面堆积了大量的谷物,是不是可以开仓放粮,帮助百姓度过这个寒冬?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流露出倾听之色,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,满脸希冀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常平仓!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仿佛有某种魔力。

    或者是有着说不出震撼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金万三脱之于口的时候。

    司徒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他眼睛不停的收缩,全身的肌肉紧绷,心中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。

    常平仓是大乾分部在各地的大型粮仓。

    里面不仅有堆积如山的粮食,而且还有很多钱粮,主要是用来应对灾年,或者是战乱所需。

    一般只有州府之地,才会有一座大型的常平仓。

    知北县本来是没有资格建立常平仓的。

    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,而且这里还驻扎着大量的军队,才破例有了一座。

    但是,想要打开常平仓,必须得有圣旨。或者是上谕!

    别说司徒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,就是郡守也不敢私自打开。

    这可是重罪!

    故而,当他听到金万三的建议的时候,心中下意识的就是一惊,并且用眼睛余光充满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难道金万三收了别人的好处,想要趁机坑害自己?

    但是他随即将这种想法抛出脑海,怎么可能呢?金万三可是微末之时就跟随自己的老人,他绝对是不会被别人收买的。

    而且,如此坑害,也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常平仓的重要?作为地方主官,岂能因为手下的一句进言,就冒失的打开官仓。

    “常平仓,没有上谕私自打开,你可知道后果?”

    司徒刑脸色阴沉,有些闷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金万三呐呐不言,脸上充满后悔之色,显然他也被逼的没有办法,才出此言,现在想后果,也是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私自打开官仓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轻则丢官罢职,重则被定上忤逆之罪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且容本官好好想想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着急不得!”

    “着急不得!”

    司徒刑稳住自己的心神,好似安抚金万三,又好似说给自己听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金万三明白司徒刑心中的担忧,不由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县衙的衙役满脸急色的跑进后堂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“大人,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白石山附近的百姓都聚集在大堂之外,足足有数百人,他们都要面见大人!”

    司徒刑豁然抬头,眼睛充满诧异,有些茫然的问道:

    “白头山!”

    “白头山的百姓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要面见本官?”

    “难道白头山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有人欺压百姓?”

    金万三也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脑子快速的旋转,一个个念头碰撞,好要从获得的情报中寻得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!

    最后只能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司徒刑心中感到疑惑,但还是急忙的将官袍穿好,在衙役的陪同下快速的来到大堂之上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当他到达大堂的时候,司徒刑还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,男女老幼几百口人将整个大堂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风霜之色,显然是长距离跋涉所致。

    一身粗布,手持好似虬龙拐杖的赵六爷被几个后生围在中央,正在吧嗒吧嗒的吸着水烟,当他见到身穿官服的司徒刑现身之时,急忙将水烟交给旁人,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“老丈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司徒刑环顾一眼四周,示意众人不必多礼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本是白头山山下的猎户。”

    “整日以打猎砍柴度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前日,白头山山神不知因为何事,竟然陨落,我等没了他的庇护,恐遭鬼物毒手,不敢在深山中居住。这才来到城中,还请大人做主!”

    赵六爷年轻的时候在山外也是有过见识的人,故而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经过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四周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些人竟然是因为白头山山陨落,这才流离失所,有家难归。

    白头山山神?

    不就是撞死在自己台阶下的那头猛虎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。原来,事情的起因还在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司徒刑并没有任何后悔。

    “老丈,慢慢说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请赵六爷坐下,吩咐下人送上香茗,脸上流露出倾听之色。笑着说道: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