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有罪的受到惩罚!

    没罪的,立即释放,并且进行赔偿。

    正如司徒刑所说的,只要是触犯了大乾律令,不论他是何种身份,都绝不姑息!

    本地豪族!

    儒生士族!

    衙门的从属!

    只要是真正的触犯了大乾律令,司徒刑都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个案件被重新审判,一个个豪族,一个个凌驾于常人之上的士族被投入大牢。

    百姓们真正的见到了司徒刑的公平公正,也让很多他们都看到了希望,一个个百姓跪倒在地,痛诉本地豪族的种种不堪,以及诸多恶行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来者不拒,一旦查实,必定发下公文令牌,着令衙役拘捕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啊!”

    “我家老父明显的偏心幼弟!”

    “他分得的家产比我的多。”

    李四一脸气愤的看着跪在旁边的弟弟,大声的抱屈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父亲偏心!”

    “你获得的财产比我多的多!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不要听他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状告李四!”

    “对父亲的财产进行重新分配!”

    李五听李四如此说,好似被踩了尾巴的野猫,豁然站起,用手指着他的鼻子,大声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头疼的看着堂下的两人。

    案子不是很复杂。

    老人去世之后,将家产一分为二,给了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儿子都认为对方占了便宜,兄弟失和,让别人看了笑话,最后更是闹到公堂之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司徒刑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拍下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才让两个想要互相撕扯的两兄弟人分开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不由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还和斗鸡丝的两人急忙跪倒在地。不敢再有半分放肆。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为小民做主!”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为小民做主!”

    两人都跪倒在地,以头叩首,哀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虽然不齿两兄弟的作为,但是在心中也在暗暗的思量。如果自己是司徒刑,会如何进行判处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最后,他们也没有想出一个思绪,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清官难断家务事!

    司徒刑端坐在案之后,眼睛看着两人提供的证据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四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认为,李五分的家产要多?”

    兄长李四看着司徒刑认真的眼睛,心中不由的一突,但是还是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的。家父生前就宠爱老五,死后定然多给财产。”

    李四异常肯定的点头。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五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肯定,李四多分了家产?”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答,而是扭头看向跪在地上,年岁看起来略微年轻的李五,一脸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李五看了跪在地上的李四一眼,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个案子也是好判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两人都确认之后,轻轻的点头,没有任何为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四!”

    “李五!”

    “听判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互相敌视,好似斗牛斗鸡一般的李四李五急忙挺直身体,耳朵张开,眼睛中升起憧憬之色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认为对方占了便宜!”

    “本官现在宣判,李四和李五的财产进行互换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很轻,但是却好似深水炸弹一般,让围观的人群,都发出惊讶之音。

    太惊讶了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司徒刑会如此的判决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想想,这又是最好的处置方法。

    既然,两兄弟都认为父亲偏心,对方获得的财产要多于自己。那么就让两人互换,这样不论是李四还是李五,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李四和李五下意识的对视一眼,不知为何,两人却有一种高兴不起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想好,换掉之后隐隐有一种吃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想换了!”

    两人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,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公堂之上,岂容尔等如此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来呀,将这两个消遣本官,不知“兄友弟恭”之人,重重的杖刑二十!”

    司徒刑见两人反悔,眼睛中陡然升起一丝煞气,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班衙役对这两“不义”之人,早就嗤之以鼻。见大人让执行杖刑,那里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不几下就将两兄弟的打的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围观之人,不仅没有同情,反而大声的叫好。

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“老父新丧,这两个畜生不知为父亲守灵。却因为一些财产弄得家族不宁。”

    “丝毫不顾及兄弟之间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畜生!”

    “打得好!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指责,李四和李五的脸上都流露出羞愧之色。就连板子落在屁股上的疼痛好似也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赶紧离开大堂。

    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好好的清静清静!

    丢人啊!

    李家在乡间的颜面,都被两个忤逆子丢光了。不知道在家祖福地的先父,以及祖先会不会有蒙羞之感。

    子孙不肖!

    祖宗蒙羞!

    大乾是神灵显圣的时代,不仅有神灵,更有祖灵。

    祖宗故去之后,得到后人的祭祀,或者是受到朝廷的追封褒奖,就会在阴间形成一块福地。

    后世的子孙一旦去世,就会在祖宗的指引下进入福地,变成守护家族的祖灵。

    家族越是昌盛,或者是子孙得到王朝的褒奖,气运浓厚。

    家族福地也会获得荣光。

    这就是光耀门楣的来历!

    反之,家族中如果出现了不肖子孙,做了忤逆之事,恶了龙气,获得了罪罚。

    先辈祖宗也会跟着受罚。被龙气所伤。

    知北县城隍神域的李射虎就是这种情况,他本来生前有些功绩,死后被追封为神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子孙造反,投靠外域。

    不仅自己被人王诛杀,就他这个祖先也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不仅被打落神位,给被龙气反噬百年,差点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因为李陵获得敕封的关系,这才摆脱了龙气反噬的困局。

    李四,李五的行为虽然不是那么严重,也没有触犯大乾律令,但究竟被乡人所不齿,故而,先人定然会跟着蒙羞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在六次雷劫强大的推演能力之下,没有人能够蒙蔽他的判断。

    一个个沉积已久,让历代县尊头疼的案件,但是在司徒刑看来却异常的简单,抽丝剥茧,破除重重迷雾,最终被还原真相。

    数个疑案,数个冤案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受审者无不心服!

    但是,也有司徒刑犹豫不决的案件。

    司徒刑盘踞在宝座之上,看着下面穿着粗布的两个中年男人,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叩击,眼睛中时不时的流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司徒刑还是没有判决!

    难!

    难!

    实在是太难了!

    这个案件并不是很大,但是却出奇的棘手,因为原告和被告,竟然出现了旗鼓相当,不相上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就算是司徒刑拥有六次雷劫媲美超级计算机的能力,也没办法判定。

    和局!

    左右为难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非常的少,司徒刑也没有想到,今日竟然碰到这样特殊的案件。

    但是,案件终究需要审判。

    审判就需要有胜负。

    怎么判呢?

    这就需要技巧了!

    看着两人期盼的眼神,司徒刑不由的感到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历史上的一则故事。

    也许可以这样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者君:

    猜一猜嘛。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