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大老爷!”

    “真是青天大老爷!”

    老妇人白氏一脸呆滞的看着撞死在台阶之上的猛虎,过了半晌,才好似缓过气来,跪倒在地,对着司徒刑方向重重的叩首。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么的的反应,但是眼睛中也充满了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可不是说说!

    司徒刑用实际行动做了诠释,在知北县境内,就算是野兽,神灵,犯了罪过,也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司徒刑站起身形,看着已经僵硬的猛虎尸身,声音肃穆庄重,好似誓言一般铮铮。

    “犯我知北者,虽远必诛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,又好似有着说不出的蛊惑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的激情都被点燃。

    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在心动好似鹿撞一般。

    牛!

    强!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他们现在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但是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豪。

    以有这么强势的县尊自豪!

    以身为知北县一员为自豪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中的龙气,民心沸腾起来,掀起一道道波浪,形成巨大的涟漪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一个个百姓的脸上都流露出激动振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这种气势,在这种力量面前,不论是牛鬼蛇神,还是隐藏在深山的妖邪,都感到一种震撼。还有着说不出的畏惧。

    隐藏在洞窟深处的黑山鬼王,感受着空中好似涟漪一般的波动,以及炽热好似高大熔炉,要将整个天地溶化的血气滔天民意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马拉巴子。。。

    又要搬家了。

    这个知北县最近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还让鬼在这里呆不呆了!

    身体强壮的猎户,看着撞死在台阶上,鲜血染红地面的斑斓猛虎,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,默契的后撤。挤出人群之后,互相对视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心灵受到了冲击和震动。

    最后也被司徒刑的虽远必诛点燃,但是他们心中还是有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那就是那条大虫,究竟是怎么出现的?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是山中的猎户,对山神庙最是上心,每日都会打扫祭祀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,打扫的时候,他们并没有见到猛虎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一直没有离去,实在想不明白,那头猛虎究竟是如何出现在山神庙内堂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几人心中有事,一路无话,不过走了半个时辰。就重新到了山神庙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熟悉的庙宇,还有挂在走廊中的猎物。

    身体强壮的赵五儿不由的急走几步,但是当他到达庙宇近前的时候,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他的全身竟然不由的一僵。好似被人点住穴位一般,眼睛大睁,嘴巴不停的开合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后面的人也发现了赵五儿的异象,急忙上前几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很快也都僵住了,眼睛圆睁,一脸的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原来,他们离去之前还完好的山神神像,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布满了细微的裂痕。

    在一阵微风拂过之后,竟然彻底的崩裂,变成了一堆碎屑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空中陡然传来一声炸雷,一丝丝细雨笼罩在群山之中。仿佛天地都为山神的陨落而感到悲伤落泪。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赵五儿还有其他的猎户,眼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过了半晌,他们才一脸震惊的害怕的哀嚎道: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要知道,大乾可不是前世的地球。

    前世地球,因为没有神灵显圣,神像就是一件普通木雕石塑,只要一个意外就能破裂粉碎。

    但是大乾可不同,这里神灵显圣。

    神像虽然也是木雕石塑而成,但是却被赋予了特殊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要神灵不陨落。

    神像永远不会破碎。

    反之,神像破碎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神灵陨落了或者是陷入永久的沉睡。

    “那头猛虎是山神的化身?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这样,否则猛虎不会从后宅中出来!”

    “那头猛虎竟然是山神老爷!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因为犯了罪过,被新来的县尊宣判,撞死在县衙之前的台阶上,这才导致神像破碎!”

    “定然如此!”

    赵五儿和其他猎户交换了一下眼神,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掀起了惊天骇浪。

    主政一方,村落里猎户祭祀了数百年的山神陨落了!

    而且还是陨落在新来的县尊手中。

    出大事了!

    真的出大事了!

    这件事定然要第一时间告诉村寨里的老人,否则还不知会出什么样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赵五儿看着眼前破碎的神像,过了半晌,发出凄厉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顾不得放在屋檐之下的猎物,他们好发疯的向自己的村寨跑去,边跑边喊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将他们心中的惊惧之情抒发。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陨落了!”

    静谧的山村好似陡然被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紧闭的房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个山人打扮,身体强壮的猎户聚集在山神庙之前,看着破碎的神像,面色变得异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在众人前面,站着几个须发洁白的老者。

    赵五儿正小心翼翼的站在那里,轻轻的诉说着今日的见闻。其他人则时不时的进行补充,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那个老者才幽幽的出了一口气,最后用询问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的意思说,山神老爷化身猛虎,吃了樵夫,被告到县令那里。新来的县令受理了此案,并且将他缉拿,最后山神老爷自己撞在台阶之上,脑浆崩裂而死?”

    “也正因为山神老爷的陨落,神庙中的神像这才崩裂倒塌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六爷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我和小五亲眼所见,不敢欺瞒六爷!”

    那个老者在村中很有名望,不论是赵五儿还是其他猎户,都是一脸的敬重,见老者询问,急忙好似小鸡啄米一般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我说山中怎么有了大虫,原来是山神老爷所化!”

    老者轻轻的点头,用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,好似豁然开朗一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如此,山神老爷死的也是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!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虽然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毕竟庇佑我们赵氏一族数百载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突然陨落,恐怕其他鬼物作祟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中年人看着破碎的神像,以及暗淡无光的神庙,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担忧不无道理。”

    赵六爷看着一日之间,看起来就残破无比的山神庙,轻轻的颔首,对中年人的话表示了肯定。

    “六爷!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忧!”

    “村子里的都是壮劳力,因为打猎的关系精通武艺,气血最是充沛。只要那些鬼物敢来,我等定然让他们有来无!”

    赵五儿拍了拍自己强壮的胸脯,裸露出粗壮的胳膊,一脸的不以为意,怒声呛到。

    “只有千日做贼,那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一日两日,我们都能应付?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每一日晚上都枕戈待旦吧?”

    中年人好似没有听出赵五儿言语中的挑衅,眉头紧锁,一脸忧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赵五儿嘴巴微动,还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最后他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正如中年人所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人力毕竟有时尽。

    以前因为有山神的庇佑,山里的野鬼,妖邪才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现在山神老爷陨落了。

    恐怕赵家的众人就会沦落成诱人的肥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因为打猎的关系,赵家的人和山里的妖物,鬼物没有少结仇!

    “准备,准备!”

    “我们今日进城!”

    赵六爷眼神迷离了半晌,重重的踩了一下地面,好似做了某个决定,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六爷!”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赵家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赵六爷,不知他究竟有何打算。

    “解铃尚需系铃人!”

    “我等虽然偏居荒野,但也是知北县治下之民。”

    “山神老爷既然因为县尊的关系陨落,我等自然要找县尊老爷寻个办法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不论是面色儒雅的中年人,还是略显暴躁的赵五儿,都不由的在心中为老者暗暗点了一个大大的赞。

    姜不愧是老的辣!

    轻轻一句话,就将所有的麻烦都推给了县令老爷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想明白其中关节的众人,没有任何犹豫,简单收拾之后,就套上马车牛车,在老把式的带领下,好似长龙一般浩浩荡荡的向县城开拔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身穿官衣,面色肃然的端坐在案之后,他的眼睛好似刀刃一般锐利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刚审理过猛虎的奇案。

    携带着浓浓的虎威,不论是本地的豪族,还是布衣百姓,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马嘶!”

    “侵占邻里唐光的房产,事实清晰,证据确凿,本官现在宣判,将侵占的房产如数归还,并且赔偿白银五两。”

    “胡三!”

    “喝醉寻衅滋事,将苦主王老实打伤,以至于腿部骨折,丧失劳动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判处胡三赔偿纹银百两,并且面部刺青,发配苦寒之地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个个陈年旧案,在司徒刑的审理下,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