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班头愣愣的看着手中的令牌,有些失神,但他还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,没有任何犹豫疾步上前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黑皮等衙役眼睛发直,陡然惊醒,在他的带领下,抬头挺胸,好似刚打胜仗的大将军,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山神庙走去。

    仿佛是知道了令牌和公文的厉害。

    也仿佛是刚才耗费了他太多的能量。

    白头山山神再也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衙役到达到庙门这段距离再也没有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眼前的庙宇大门,班头和黑皮等人对视一眼,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庆幸,心中更是不由的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有令牌公文护身。

    但是到现在他们的心还有余悸。

    毕竟鬼神,在常人心中那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。

    是主宰!

    有着无穷的能量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愿意,山峦为之颤动,大地为之轰鸣,就连天象也会随着念头进行变化。

    从上古以来。神灵一直都是天地的主宰。

    这样强大的存在,怎么是卑微弱小的人类能够挑战的?

    所以,就算令牌表现出种种异象,他们的内心还是充满恐惧的。

    白头山山神仿佛早就知道众人要来,庙宇的大门洞开,露出被时光侵袭,有些掉漆斑驳的神像。

    在神像前面有一口大鼎,里面有着数段烧完的香根。

    还有一段正在燃烧,有着翩眇的烟气升腾起来,将神像笼罩,有着说不出的威严肃穆。

    几个正在祈祷的山民有些惊讶,敌视的看着班头等人。

    有几个年轻,脾气暴躁的,更是拿起身旁的猎叉,想要上前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看到盖有官府大印的文,令牌之时,脖子都是下意识的一缩,身体蜷缩在角落里,不敢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县尊有令!”

    “白头山山神庇护不利,导致信徒被猛虎所食,有违大乾律令,特命拘押当堂对峙!”

    班头横了那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这么早出现在山神庙中,而且一副猎人打扮。

    定然是白头山山神的信徒。

    见他们还知道尊卑,畏惧国法,这才将心放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文高举,让众人看清官府的大印,清了清嗓子,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大声读诵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应司徒刑的文,又仿佛是恰逢其会,空中陡然传来几声雷音。

    让文显得更加的肃穆。

    班头和众人对视一眼,交换了一下眼神。重重的点头,没有任何犹豫的将手中的令牌,高高的对着庙宇抛起。

    那面用普通红木雕琢的令牌,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,向大堂内部落去。

    木头雕刻的令牌仿佛有着某种奇特的魔力,又好似一块巨大的磁石。将众人的眼睛牢牢的吸引,一时也挪不开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随着令牌的抛物曲线落在山神庙的大堂之内。

    但是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那块由普通木头雕琢的令牌并没有落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空中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牵引一般,十分诡异的绕过山神庙的大堂。好似蝴蝶一般飞向幽暗的内堂暗室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班头和衙役眼睛大睁,一脸震惊的看着令牌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,他们心中却有一个预感。

    也许。。。

    也许司徒刑真的能够拘押山神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,今天在知北县县志上,乃至在北郡都绝对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而自己等人也有可能名垂千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每一个人好似打了鸡血一般,身体陡然挺直,眼神炯炯的看着庙宇内部。

    “内堂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山神老爷起居之地!”

    猎户打扮的信徒看着令牌飞向内堂,面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震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分钟!

    两分钟!

    三分钟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矢,衙役们心中的自信也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身体也从紧绷慢慢变得松弛,就在他们心中产生狐疑动摇之时。即将放弃之时。

    白头山山神庙后堂中陡然出来一头斑斓猛虎!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“猛虎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“山神庙中怎么会有猛虎?”

    衙役们满脸震惊恐惧的后退,并且下意识的将腰间的长刀抽出,生恐猛虎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猎户打扮的信徒也是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们不明白,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内室,为什么会凭空出现一头猛虎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手握钢叉,想要将猛虎斩杀之时。

    那头猛虎竟然十分人性化的看了他们一眼。好似在说,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他的嘴巴里含着一块红色的令牌,全身肌肉鼓荡。身体好似大虫一般扭转。

    令牌!

    几个衙役震惊的对视一眼。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猛虎口中咬着的木块不是他物,竟然是县尊司徒刑签发的令牌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太让人震惊了!

    这种震惊比刚才还甚。

    不过令他们感到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那头猛虎摇摇晃晃的走到衙役近前,轻轻的点头,虽然没有发出声音,但是却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就是请衙役带路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班头震惊的睁大眼睛,张着嘴巴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不过他也是经过风浪的,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在其他衙役的陪同下转身,向县衙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随行的百姓一脸震惊的眼前奇特,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身皂衣班头和衙役气势汹汹的走在前方。

    一头含着令牌,出奇温顺,垂头搭脑,好似犯人的猛虎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猛虎!”

    “斑斓猛虎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头猛虎成精了?怎么会如此温顺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头猛虎就是吃掉樵夫的那头?”

    随行百姓都是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一脸难以相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含着令牌的猛虎斜视了百姓一眼,脸上流露出非常人性化的笑容,不过不知为何,众人还是在那笑容当中看到了一丝难以化开的苦涩,以及淡淡的后悔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衙役们一脸兴奋的上前,推搡着将人群分开。引着斑斓大虎向县城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山人打扮的猎户,看着其中最壮硕的那个男子,眼睛中流露出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!”

    “某家倒要看看,这新来的县令到底有什么能耐,竟然胆敢缉拿山神!”

    那男子思索了半晌,牙根紧咬,重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对视一眼,也都没有反对,将猎物随意的扔到庙宇的屋檐之下,紧随百姓其后。浩浩荡荡的向县城走去。

    有这样想法的人,并不是只有他们。

    随着队伍声势的扩大,越来多的人加入到队伍当中。等衙役和猛虎达到县城的时候,后面竟然缀着不下百余人。

    等猛虎进入县城之后,整个县城也瞬间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不论男女老少,都从房门缝隙中或者是从窗户中探出脑袋,直勾勾的看着好似穿着花衣服的斑斓猛虎。

    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胆子大的,更是打开房门,走上街头。一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等猛虎达到县衙的时候,围观的群众已经超过数百人,大堂根本没有办法容纳。

    司徒刑索性让人将案,令牌等物搬到县衙前面的广场之上。就是如此,还有很多人不能近前,只能爬到树木之上,或者是站在房顶高墙之上观瞧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等前来交令!”

    班头见全身官衣,头戴官帽,手里捧着官印的司徒刑端坐在台阶之上,不敢有任何的犹豫,急忙上前,单膝跪倒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全身透着一股精气神的班头,不由轻轻的点头,眼睛中流露出满意之色。示意他退到一旁之后,这才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带犯人猛虎!”

    “带犯人猛虎!”

    “带犯人猛虎!”

    “带犯人猛虎!”

    站立在两旁,身体紧绷,好似标枪一般的衙役,将手中的水火棍重重的杵在地上,发出砰砰砰的响声。声音肃穆的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趴伏在地上,头颅低垂的猛虎好似能够听得懂人话一般,主动站起,身体摇晃,好似大虫一般来到堂前。

    他十分人性化的抬头看了坐在台阶之上,案之后,全身官袍,说不出威严的司徒刑一眼,然后身体趴伏在地上,头颅轻轻的触地,好似磕头行礼一般。

    看的众人心中不由暗暗的惊奇!

    这头猛虎是不是成精了?怎么会如此的通人性!

    “猛虎!”

    “本官问你,白石村白氏状告你吃她的独子,老来没有依靠,你可认罪?”

    司徒刑坐直身体,看着趴伏在地上,全身布满花纹好似大虫的猛虎,一脸肃穆的问道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猛虎抬起头,看了一眼全身素白,脸上带着悲色的白氏,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,过了半晌,他才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围观的群众见到猛虎认罪,眼睛陡然圆睁,嘴巴大张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司徒刑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下面的嘈杂声,身体前倾,眼睛如刀直勾勾的逼视猛虎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白氏状告白头山山神,享用祭祀香火多年,反而让她的独子丧命白头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认罪?”

    猛虎哀鸣一声,头颅重重的嗑在地上。眼睛中流露出后悔难过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一身孝服的白氏见猛虎认罪,嘴巴不由的大张,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,一滴滴混浊的眼泪,好似珍珠一般落下,很快就浸湿衣服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异议!”

    “按照大乾律,杀人者偿命!”

    “本官判你以命相偿!”

    司徒刑陡然站起身形,从签筒之中抽出一个令牌。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司徒刑宣判的瞬间,空中的龙气陡然好似沸水一般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众人看不见的锁链,陡然穿过猛虎的身躯。

    斑斓猛虎好似感受到了什么微妙的变化,身体竟然不由的一僵。

    他有些哀求的看似司徒刑,硕大的眼睛中竟然有豆粒大小的泪水滚落,嘴巴大张发出好似婴儿一般悲鸣之音。

    硕大坚硬的头颅更是连连叩首,好似想要哀求司徒刑饶命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看着斑斓猛虎不停的哀鸣,众人心中竟然不由来的感到一悲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的心早就好似铁石一般坚硬,任凭猛虎如何的哀求,都没有任何的动容。捏着令牌的手臂重重的落下,那根象征着国法,象征着王朝气运的令牌,好似一道朱光,瞬间落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中的龙气翻滚的更加力量。

    一股股众人看不见的龙气下垂,在这股好似天地一般的力量面前,斑斓猛虎显得那么的弱小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那头猛虎,看着落在地上的令牌,眼睛中流露出后悔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他却不在哀求,而是站起身形,目光愧疚的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老妇。

    上前几步,跪倒在老妇的身前,轻轻的颔首,好似磕头一般。过了半晌,他才站起身形,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百姓。

    发出一声悲怆的虎啸之后,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。

    斑斓猛虎竟然重重的撞在司徒刑脚下的台阶之上,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头颅瞬间粉碎。鲜红的血和雪白的脑浆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体有些僵硬的猛虎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这头猛虎竟然在司徒刑宣判之后,自己撞死在台阶之上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说什么也是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随即他们用震惊,崇敬,畏惧的眼神看着端坐在案之后,面色如常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一个令牌,就将山中的猛虎拘押。

    并且宣判之后,猛虎自己撞死在台阶之上。

    神!

    他们看向司徒刑的目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仿佛他不在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而是活着的神灵,或者是圣人在世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