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足足有成人手臂粗的棍棒在空中抡圆,带着刺耳的风声重重的落下。

    皮开肉绽!

    生后背的衣服被撩起来,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。

    皮肉在棍棒的抽打下,瞬间变形,扭曲,红肿,青紫,到最后更是开裂,黑色的淤血渗出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疼痛!

    虽然不是打在自己的身上,围观的众人竟然产生感同身受之感。

    不少人更是面色苍白,眼睛中流露出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这也是当众行刑的用意。

    威慑!

    重型峻法以慑天下。

    从而让百姓不敢触犯律令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衙役的棍棒很重,每一棍落下,都有汗水和血花迸溅。

    不过三五棍,生因为疼痛再度昏迷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看着浑身皮开肉绽,鲜血横流,气息明显变得微弱不少的生,眼睛中或多或少的升起一丝不忍。

    有的人脸色更是发僵,发白,全身哆嗦。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

    “残忍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“酷吏!”

    有几个年老之人,看着再度昏迷的生,眼睛中流露出不忍,小声在下面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生也是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么会诬赖他人?”

    “再说,那个屠户也是有问题。开门揖盗,怪的了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听着下面人不敢大声反驳,只敢隐藏在人群当中,用嗓子眼中,好似蚊鸣的声音嘟囔,发泄不满。

    司徒刑不由鄙夷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种人他前世见了很多。

    外貌,身份,职业,甚至是种族都千差万别,但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。

    那就是同情心泛滥,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,以圣人的姿态,不问缘由,对弱者提供保护。

    尽情的喷洒口水。从来不管会不会对受害者进行二次伤害,对社会会不会产生负面的影响。

    自认为是正义的使者,实际上却是推波助澜之辈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不服气,认为这个观点实在偏激。

    其实验证也非常简单,设身处地就好。

    假设不幸发生在你的身上,你还会宽恕,你还会圣母么?

    很多人给他们起了一个贴切的外号“圣母婊”。

    婊!

    这一个字用的实在是太妙了!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司徒刑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,也曾经同情过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才发现,这些人就是一群软蛋。不是现实中不得意,就是心灵上有挫伤。用仁慈来掩饰自己的软弱,用不屑来遮挡自己的懦弱。

    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!

    看清本质之后,司徒刑对这些夸夸其谈之辈,也就没有多少好感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空变了。

    圣母婊还同样的存在。不得不让司徒刑感慨这个物种强大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!

    层出不绝!

    司徒刑端坐在上方,眼睛冰冷的看着,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悯,更没有任何的动摇。

    有功要赏!

    要错必罚!

    这是他的理念,也是法家的宗旨。

    至于别人认为刑法太过残忍,酷吏,不是君子所为。

    司徒刑对这种人向来嗤之以鼻,不论找出多少理由,错了就是错了,错了就要承担。

    这个是没有任何异议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,自己做一个满手血腥的酷吏又如何?

    打!

    不仅要打,还要重重的打!

    不仅要让这个生铭记,并且要让四周的百姓记住。只有这样才能起到“以儆效尤”的目的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也许因为太过恐惧的关系。也许是因为棍棒正好打到某个穴位。

    面色苍白扭曲的儒生,竟然好似再也承受不住,顿时幽门大开,阿堵之物流淌满地,弄得整个大堂内都是难闻的气味。

    几个衙役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恶心人了!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就算他们经验丰富,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。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也是目瞪口呆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他们也震惊了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那生竟然被打的屎尿横流。

    “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酷吏!”

    “真是酷吏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也是读人出身,怎么对同窗如此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定然要奔走呼吁。。。”

    几个读人打扮的人,见到眼前的场景,胸中五气不由郁结,脸色发青,狠狠的看了司徒刑一眼,这才转身挤出人群。

    司徒刑诧异的抬头,因为刚才他竟然感受到了重重的恶意。但是等他想要寻找恶意来源的时候,又茫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现在并不是深究的时机。

    最后只能将这个念头压在心底。继续审理案件。

    “叉下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陷入昏迷,屎尿横流的儒生,用手遮挡口鼻,有些厌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个衙役好似拖死狗一般将儒生拖走,几个手脚麻利的衙役提来清水,使劲的清扫,露出光洁本质,臭气才没有那么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真是百无一用是生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被拖走的生,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厌恶之色,在心中暗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只要本官在知北县一日,就必定让知北县青天白日!”

    “彩!”

    “彩!”

    “彩!”

    看着好似死狗一般拖出的生,以及司徒刑的铮铮誓言,围观的百姓自发的为他喝彩。

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爷!”

    “好官!”

    “百姓之福!”

    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!”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人抨击司徒刑刑法过重,但是更多的百姓却伸出自己大拇指,重重的赞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身体挺直,背后的脊椎好似即将飞天的大龙,又好似笔直的表情,表情肃穆好似庙宇里的神灵,眼睛直视前方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仔细观察,不难发现,司徒刑的眼睛竟然在不停的收缩,好似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竟然看到一丝丝白点从百姓的身上升腾,好似一个个萤火虫,又好似一个个砂砾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停感到收缩,表面看似平静,但是他的内心早就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民意!

    民心!

    这些好似萤火虫,又好似蒲公英种子的一般的白点,竟然是一个个的民心。

    民心多了就是民望!

    民心看起来微不足道,好似蒲公英种子一般脆弱,好似只要一阵风就能将他们吹散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们汇聚在一起的时候,却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形成丝,结成带,汇聚成小溪,凝聚成江河。

    好似湖泊平静的水面,又好似澎湃的大海。

    看似宁静,实际上却蕴含着着翻天覆地,排山倒海的力量。

    民心似水!

    水能载舟!

    亦能覆舟!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中陡然浮现出另一个时空,唐太宗李世民的警句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贴切了。

    仅仅十二个字,但却将民心的变化,以及伟大,剖析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看着无数的白点形成好似云锦,又好似海洋一般的白色长河,司徒刑不知为何,内心竟然升起一种难言的恐惧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恐惧!

    敢于战天斗地抗衡命运的司徒刑,第一次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在这股力量面前,他感觉自己就如同蝼蚁一般卑微,不是他的力量变弱了,而是因为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感觉,在民心伟力面前,不论是王侯将相,还是贵族豪族,亦或者宗门强者,都不过是尘埃中的一个砂砾。

    乃至千年王朝,万年的宗门,只要失掉民心,都会瞬间腐朽崩塌。

    正如太祖所说的,得民心者,得天下!

    就连这个天地,都抵不过民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了民心,敢叫天地换新颜!

    这就是法家力量的源泉,法家力量的本质么?

    感受着民心的力量,司徒刑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,他好似看到了法家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那就是体恤民力,凝聚民心。

    从而以民心换天心,做到人定胜天之举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司徒刑的思想仿佛碰触到什么了不得的存在,空中陡然落下一根水桶粗的炸雷。

    虽然在某种看不见力量的干扰下,雷电并没有伤到司徒刑,但是却将他从某种顿悟状态中踢出。

    在清醒之前,司徒刑从天空中感受到了一丝难掩的恐惧。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害怕了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个个象征民意的白点汇聚在县衙的上空。

    象征王朝龙气的赤气陡然翻滚起来,凝聚成一条神龙,不停的穿梭。一丝丝民意,好似水流一般在空中交织,形成溪流,形成湖泊。

    又好似洪流一般在县衙上空鼓荡,形成一波高过一波的洪峰。

    任何胆敢阻挡他的人,都势必会被抛弃在历史的尘埃当中。

    “大势已成!”

    “民心可用!”

    感受着民意前所未有的强大,司徒刑的眼睛微眯,流露出陶醉之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身披麻衣,头戴丧帽的老妇人冲上公堂,跪倒在地,哀声哭泣道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“有何冤情,又要状告何人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全身披麻戴孝,面色愁苦的妇人,心中不由的一惊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告谁呢?

    你们如果能猜到,算我输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