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生一脸恐惧的看着面前的水盆,一时间不知如何辩驳。

    “到了此时,你还不认罪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圆睁,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敲打在案之上,怒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呵斥。

    凝聚在县衙上空的龙气陡然被激活,化作一条条怒龙,发出阵阵怒吼。

    更有一团看不见的赤气陡然降临,好似丝绸一般缠绕在司徒刑的身上。

    在这股龙气的加持下,司徒刑的面目变得更加的威严,声音更加的洪亮。

    那生本想要顽抗,但是在司徒刑的怒喝之下,不知为何,心头竟然不由的一颤。身体不由的委顿下来,一五一十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的认罪!”

    “这个钱袋的确是屠户的,是小的见财起意,诬陷与他!”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知道钱袋的外观,以及里面的数目?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冷峻,从高处俯视生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大人!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巧,屠户的这个钱袋真的是我家娘子亲手所作。我家娘子平常喜欢做些手工,经常到集市上去卖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小生知道那钱袋的样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里面铜钱数目,则是屠户自己无意间透露的!”

    生见事情已经败露,也就不再遮掩,声音苦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钱财,诬陷他人,应当以偷盗论处,按照大乾律,杖刑三十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左右,行刑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中流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件事,之所以会到如此地步,固然有生的可恶,也是因为那屠户的不密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“小生可是读人!”

    生见司徒刑判下杖刑,面色不由的大变,有些恐惧,又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我等读人,怎么可以受此屈辱?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一个贱民!”

    “大人为了一个贱民,竟然如此羞辱晚生。就不怕寒了天下读人的心么?”

    正在上前的衙役,步伐不由的一滞,他们这才想起来,眼前的儒生可是有功名在身的,论身份还在他们衙役之上。

    刚才上前,的确有几分冒失,想到这里,好似请示一般看向堂上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屠户的欣喜的眼睛陡然变得暗淡不少。

    正如生所说,他只是一个贱民。是没有资格和生同席的,更不要说平等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挥舞双手,好似小丑一般的儒生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,有些嘲讽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才是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在本官的堂上,没有贵贱,没有高低,只有两种人,有罪的人,无罪的人!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触犯了大乾律令,不论是王侯贵族,还是士族生,本官都以律严惩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站起身形,面色肃穆,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,都不能践踏律法的威压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好似为了验证司徒刑的豪言壮语一般,空中陡然传来几声好似炸雷的声音。龙气好似煮沸的水一般顿时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象征秩序的青铜锁链,陡然射出,在空中不停的交织。重新形成一张以县衙为圆心的法书包网.bookbao2。

    以前知北县法书包网.bookbao2空白的区域,也被重新覆盖。

    正在老宅的胡御道,白自在,王石等本地豪族只感觉心头一僵,心中竟然升起惴惴之感,好似身上有了一个看不见的枷锁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隐形枷锁的存在,他们以后做事再也不敢那么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他们诧异的抬头。但是不论他们如何观察,如何的刺探。

    都没有丝毫的发现,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,自嘲的笑笑。

    真是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微眯,心中升起一种难言的欣喜。没有想到,今日的无意之举,竟然让知北县的法书包网.bookbao2扩大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更将本地豪族,士族,贵族特权阶级,全部笼罩在法书包网.bookbao2之下。

    从今之后,只要在知北县境内,有人胆敢藐视国法的威严。不论他身份如何,是何等阶级,都必定会受到严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不论是两班衙役,还是围观的百姓,眼睛不由的圆睁,一脸的震惊的看着司徒刑,眼睛中流有的人露出五味杂陈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人的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大拇指,声音坚定的高声喊道:

    彩!

    彩!

    彩!

    司徒刑的态度,让每一个民众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。

    不论是胡不为,还是以前的县官。没有一个人像司徒刑如此公平公正。

    不论司徒刑,最终能不能做到,都值得大家为他喝彩。

    “疯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,我看你是彻底的疯了!”

    “竟然将我等读人和这些贱民混为一谈!”

    “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大逆不道,我要去学政那里告你,我要去御使那里参你。”

    生好似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,癫狂的站起身,一脸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人证物证确凿,犯人也已经认罪。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行刑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满脸呆滞的衙役,好似不满的怒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衙役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司徒刑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司徒刑冰冷的眼神之后,身体不由的一僵,心中更是升起一种难言的恐惧。

    好似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冰水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犹豫的内心陡然变得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两班衙役,听到吩咐,急忙上前,将那生按到在地,棍棒交叉,将他锁住,后面的衙役将水火棍高高的举起,重重的落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不过几棍,那生的后背就是一片青紫。刚开始,那生还有精力谩骂,几棍棒之后,就发出阵阵好似杀猪一般的惨叫,围观的百姓无不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衙役们记恨生言语无状,自然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每一棍都很实,没几下,儒生就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衙役对这种事情,经验也是非常的丰富,根本不慌张,随意的用冷水泼醒之后,继续行刑。

    不过,任凭衙役们经验丰富,最后还是出现了纰漏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