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知北县大牢

    一身皂衣的捕快,挺胸腆肚,在牢头殷勤的虚引下,走下台阶,来到幽暗的内部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还没有站稳,双眼还没有适应黑暗,腐败的空气,还有刺鼻的恶臭顿时扑面未来,还有着一种刺骨寒冷,隐约间他竟然听到了鬼哭之声。

    好在他是衙役!

    身上有国法,有龙气盘踞,而且年轻体壮,胆气足,那些鬼物根本不敢近身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他的身体也是不由的一寒,本能的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县尊的吩咐,也只能硬着头皮,借助松枝火把微弱的光线,在牢头的指引下前行。

    “为了防止囚犯逃脱!”

    “这里窗户并不是太多,通风通光都会差上一些,而且犯人也不是很注意卫生,所以难免有些味道!”

    牢头见捕快脸上流露出不渝之色,急忙上前解释道。

    捕快斜了牢头一眼,没有吱声,心里想着尽快完成县尊托付的事情,早早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早就听说牢房黑暗,环境恶劣。

    进去的人,十之八九不会全乎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这里的环境如此恶劣。

    看着潮湿长着青苔的地面,还有污浊的空气,衙役暗暗心惊,这哪里是人待的地方?

    真不知,每年有多少人枉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自己刚进入之时,就闻到了鬼哭之声。

    好在这种不适,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大约了过了一刻钟,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幽暗的环境,鼻子中那股恶臭也变得清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牛大壮!”

    “癸子年犯了事,因为家里一直没有给保钱,一直扣押到现在!”

    在一处牢房跟前,牢头停住了脚步,指着其中一个瘦骨嶙峋,蜷缩在角落里的犯人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捕快看了一眼,见一个中年人全身瘦骨嶙峋,蜷缩成一团靠在牢笼的角落阴影里,看着牢头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还有着一丝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打开牢门!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狱卒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牢头,不知是不是应该执行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,两个如狼似虎,身体强壮的衙役陡然上前,用自己手中的腰刀重重的砍向锁链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随着一阵金铁之声,不知道锁了多久的大门被重重的推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“草民真的是被冤枉的!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”

    牛大壮看着两个如狼似虎,身体粗壮的衙役破门而入,脸色顿时大变,全身愈发的蜷缩,大声的哀求道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看着一脸恐惧的牛大壮,并没有上前,而是有些请示的皂衣衙役。

    “县尊新任,彻查过往的冤假错案!”

    “牛大壮,你的确是被冤枉的。县尊大人有令,即刻释放!”

    “你自由了!”

    衙役从怀里掏出一份文,确认正身之后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宣读之后,一股肉眼看不见的龙气陡然从天而降,将牛大壮身上的黑色蘖气瞬间洗刷干净。

    并且将那个象征惩罚的锁链斩断,这也意味着,从此以后,他再也不是罪犯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牛大壮的眼睛圆睁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衙役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信,你可以看某家手中的文,上面不仅有官府的大印,还有司徒刑大人的私印!”

    那衙役也不焦急,柔声细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,知道这些年委屈尔等良善之辈了。出狱之后,还会给尔等补偿!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听到衙役的话语,看到官府的大印,牛大壮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好似孩子一般嚎啕大哭起来,混浊的眼泪流入口中。

    咸的!

    但是他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甜!

    “草民叩谢大人!”

    看着叩头的牛大壮,衙役急忙闪到一边,摆手道:

    “真要感谢,你们不应该谢某,而是应该谢谢司徒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上任以来,司徒大人每天阅读卷宗到深夜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真是青天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牢头一脸尴尬的跟在衙役的身后,按照卷宗的记载,还有司徒刑的手,衙役已经释放了数十名无罪之人。

    他也发现了不少猫腻。

    那就是,大牢中关押犯人的数量和卷宗中的数字,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为何犯人并不在名册之上!”

    再三核对之后,衙役斜了牢头一眼,面色肃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牢头见衙役追问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,支支吾吾,一时竟然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衙役见牢头眼睛躲闪,想到司徒大人来之前的吩咐,面色顿时变得铁青,声音好似炸雷一般呵斥道。

    牢头心中本就有鬼,被他这么大声呵斥,身体顿时委顿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说,难道是想要去大堂上走一遭不成?”

    听到大堂,想到诸多刑法,他是牢头,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全身的肌肉不由的一僵,腿肚子顿时感到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“小的招了!”

    “贪赃枉法!”

    “屈打成招!”

    “收受贿赂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“将他给我绑了,让他画押,交给大人定夺!”

    “那些被冤枉,私自扣押的人,一并释放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衙役上前,将牢头踹到在地,倒背双手捆好,好似死猪一般拖着丢入牢房之内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发生在牢狱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上前打开牢门,恭敬请自己出去的衙役。

    宁汉江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茫然,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衙役轻轻的点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无罪释放了?”

    宁汉江走出牢门,脸上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惊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本就无罪!”

    “是那牢头收了王家的好处,才将您非法关押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人拨乱反正,自然无罪释放!”

    衙役对着县衙的方向拱手,面色肃穆带着崇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?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!”

    宁江汉已经被关押数日,自然不知外面的变化,面带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正是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到任之后,励精图治,每日都观看卷宗到深夜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难得的好官,知北县遇到大人,是我等的福气!”

    衙役听闻宁汉江直呼司徒刑的名讳,脸色稍微有些不渝,但还是细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宁汉江眼睛中闪过了然之色,有些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,豁然扭头,看着躺在稻草堆上,背对大门的中年人,认真的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人也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“还希望大人能够秉公处置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衙役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从怀里取出卷宗,验明正身之后,大声朗诵道:

    “戊戌年,诸葛卧龙因滋事被抓,经查不属实,理应无罪释放!”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,您自由了!”

    宁汉江从衙役的手中,将告示一把抢过来,一脸兴奋的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有什么好!”

    “这牢,老夫还有没有坐够呢?”

    背对众人的诸葛卧龙!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现在应该叫做诸葛见龙,没有一丝反应,轻轻的摆手,一脸不痛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

    “走开!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老夫睡觉!”

    宁汉江和衙役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,眼睛中都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怪!

    怪!

    实在是太怪了!

    常人听到无罪释放,获得自由。

    不是难以置信,就是嚎啕大哭,或者是狂笑不止,那里有诸葛卧龙这般镇定的?

    而且,最关键的是,他还赖着不在,好似要将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怎么只能用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宁汉江上前规劝了一会,但是诸葛见龙没有丝毫的退步。

    “除非司徒刑亲自来释放老夫!”

    “否则老夫是不会离去的!”

    诸葛见龙高卧在枯草之上,好似驱赶苍蝇一般,对着几人挥手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几个衙役互相对视,一时拿他也没有办法。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权限范围,最后决定上报司徒刑,请大人做主。

    一个个被冤枉的犯人被无罪释放,一个个罪有应得的人,受到了惩罚。

    百姓无不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司徒青天之名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司徒刑并没有高兴,而是一脸头疼的看着大堂上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个钱袋真的小的的!”

    “是他诬陷好人!”

    一个身体粗壮,全身油乎乎,带着腥臭味,一副屠夫打扮的壮汉,看着眼前的钱袋,声音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他是在胡说,这个钱袋是小生的!”

    “钱袋上的那朵荷花,是小生娘子亲手刺上的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带着头巾,面色有几分苍白,但是说话却文绉绉,好似生的青年起身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这个钱袋明明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胡说!”

    “这个钱袋是我的!”

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似斗鸡一般对视。更互相的指责谩骂,看的司徒刑不由的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