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司徒刑的脚步停下。眼神幽幽,好似思索了半晌,这才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李博伦私德有亏,并不适合担任主簿一职!”

    “诸位都是知北县的豪族。在知北县日久,素有威望,本官的意思是,从诸位当中重新选择一位继任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很轻,但是却好似有着千钧之重。

    李承泽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,好似一时难以接受。过了几息,他好似被踩到了尾巴的野猫,瞬间窜起,歇斯底里的吼道: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这样!”

    “家父在主簿的位置上,兢兢业业几十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,你这是打击报复,公报私仇!”

    司徒刑目光横扫,看了一眼面色赤红,一脸激动的李承泽。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多久,而是落在王家,胡家,白家等诸位家主脸上,好似挑拨,又好似若有所指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机会难得!”

    “诸位可要抓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胡御道,白自在等人脸色不由的一僵。

    二桃杀三士!

    看着面色冷淡,但是眼睛中挑拨之意明显的司徒刑,他们的心中不由的出现了这个成语。

    二桃杀三士!

    他们虽然心中明白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司徒刑挖的陷阱,但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无他!

    主簿之位,对他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县尊,主簿,县尉,是知北县权利的三叉戟,也是三驾马车。

    只要出任主簿之位,在县里资源的倾斜下,家族势力名望必定会大增。

    君不见李家,就因为李博伦担任主簿之后,发展迅猛,隐隐有知北县第一家族的趋势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胡御道,白自在。吕太公,王石的眼神都变得古怪起来。看向彼此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淡淡的疏离和戒备。

    阳谋!

    打一棒子,给一个甜枣!

    如果说司徒刑强势斩杀李家老祖,并且强行命令他们将粮食平价售出,平抑粮价是当头一棒,将整个知北县本地豪族打懵。

    那么主簿之位,就是一个大大的甜枣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没有人能够拒绝的甜枣。

    这就是阳谋,堂堂正正之势,让人明知是计谋,还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司徒刑走了,留下几位各怀鬼胎的家主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他们是铁板一块,那么在主簿之位的诱惑下,他们的同盟瞬间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“几位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簿之位,我们胡家是势在必得!”

    胡御道眼神幽幽,一脸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公!”

    “鹿死谁手,尚未定焉。你们家已经掌握了巡检司,在掌控主簿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些过分?”

    白自在横了胡御道一眼,面色不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!”

    王石的脸上也升起了几丝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讨价还价,视主簿之位为囊中之物的几位家主,脸色顿时气得铁青,手指颤动,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贤侄!”

    “这可怪不得我等!”

    “剥夺李兄主簿之位的是县尊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这样做,也是为了知北县的百姓。总不能让主簿之位落在外乡人的手中把?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为了我们知北县家族的利益。主簿之位,定然不能落在外人手中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说的大义盎然,好似真心为了知北县百姓的几位家主。心中不由的一阵绞痛,眼前一黑,再也支撑不住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对他来说刺激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能够坚持到现在才昏死过去,已经十分不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家

    一脸阴沉的王石端坐在上首,时不时揉着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火毒虽然被拔出,但是气血还是有些淤积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让劫儿去县衙自首?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你的亲儿子,你不能这样狠心啊!”

    一身绸缎,面上敷着白粉,嘴巴一动,就有粉末脱落的王氏一脸担忧的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孩儿不想去!”

    面色有些发白,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的王劫,一脸无助的看着王石,有些哀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和县尊大人说说,我们愿意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粮食,我们给他粮食就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氏将王劫抱在怀里,小声的安慰几句后,有些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司徒大人,和以往的县尊不一样!”

    王石看着求情的王氏,以及满脸恐惧的王劫,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无奈,有些寂落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千里做官只为财!”

    “我们王家也是高门大户,有的是钱粮,给他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我们王家也是不是好惹的。我们可是北郡王家的分支。闹起来,他司徒刑也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端坐在上首的王石面色陡然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北郡王家?

    就算北郡王家还在,司徒刑恐怕也不会就范!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想到司徒刑的强势和强大,王石一脸无奈的叹息一声。在他面前,王家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李家老祖,先天武者之尊的李鲲鹏陨落到时候。

    也就注定,知北县的格局将会迎来大变。

    李家老祖虽然久不问世事,但他的存在,就是知北县豪族的定盘星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了他的存在,王家,李家,白家,胡家虽然有着冲突,但是却同气连枝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团结。

    不论是胡不为,还是以前的县尊,都拿他们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甚至要仰他们的鼻息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情况变了!

    在他们心中堪称无敌存在的李鲲鹏竟然陨落了!

    而且吕家,胡家,傅家等向来和司徒刑亲近。

    以前的攻守同盟,在司徒刑二桃杀三士的手法之下,瞬间变得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为了主簿之位,现在没有人敢得罪司徒刑。

    更不敢做阳奉阴违之事。

    恐怕,不仅是他,胡家,白家,吕家,这些有资格争夺主簿之位的家族,都在发动自己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要在司徒刑面前搏一个头彩。争几分颜面,从而在主簿之争中,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想到主簿之位,已经对王家的益处,王石的眼睛慢慢变得坚定起来,看了王劫一眼,没有任何犹豫,不容拒绝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明日,我亲自送你去县衙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