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好似白玉雕琢的正气歌诗筏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一丝丝白色的文气,好似泉水一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吟诵,以司徒刑为圆心,方圆十余里的文气陡然变得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斗大的文字,好似倦鸟归巢一般围绕着他不停的飞舞。

    最后竟然形成一篇篇道德文章。

    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於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

    汩!

    汩!

    汩!

    随着司徒刑的读诵,空中的反应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一丝丝文气升腾,在空中凝集成溪流,后汇聚成江河,最后竟然形成一片面积不小的文海。

    纯白色,说不出神圣和洁白的浩然正气,在文海中翻腾。看起来好似神龙行云布雨一般,就连九霄之上的文气也受到了某种牵引,陡然倒灌而下,在远处望去,好似九霄之上的银河下垂。

    就在空中的浩然正气即将落到司徒刑头顶的时候。他的眼睛中陡然冒出一丝奇光。

    因为隐藏在他体内的魔念,竟然好似遇到天敌一般,发出尖锐的鸣叫。

    在浩然正气的洗礼下,一丝丝魔念化成黑气从他毛孔中渗出,在空中凝聚成骷髅头,或者是魔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他们如何挣扎。

    在浩然正气面前,都好似阳春白雪一般,瞬间被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有的黑气,化作流光,想要逃离浩然正气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好似烧红的烙铁被放在猪肉之上,黑气发出滋滋的声响,并且好似烈日下的白雪,瞬间溶化,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着溶化的黑气,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空中的浩然正气,好似不要钱一般汹涌倒灌,一丝丝黑气好似污水一般从他的毛孔中排出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晶莹光亮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闪烁着白光的浩然正气好似蛟龙一般从空中蜿蜒而下,携带着万钧之势重重的撞向司徒刑背后的血河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蜿蜒曲折,赤红好似人血染红,除了遇到昊天镜以外,无物能伤的血河,在天地间至刚至阳的浩然正气冲击下,竟然升腾一个个巨大的气泡。

    每一个气泡中都有一张扭曲的脸颊。

    痛苦!

    狰狞!

    恐惧!

    这些负面的情绪凝聚成黑色的烟雾,好似保护伞一般,将整个血河笼罩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些烟雾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论是太白剑派的飞剑,还是宗门的咒法,或者是王朝的武技,都没有办法将他摧毁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不死不灭的存在,血魔才能纵横世间,让闻者色变。

    汩!

    汩!

    汩!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气泡从血河的底部升腾。

    男女老少,有贵族,也有卑贱的奴仆,甚至偶尔还能见到几个宗门中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被血河吞噬掉的生灵。

    他们的灵魂被永久的禁锢在血河之底的淤泥中。

    他们永远也摆脱不了血河的束缚,好似奴仆一般,不停的为血河征战。被他们杀死新的生灵,也会变成血奴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随着时间的推移,血河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血魔的凶性也会越来强大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这些血奴不全部死掉,血魔就可以无限重生。

    但是,可惜,他今日遇到了司徒刑。

    遇到了正气歌。

    为了摆脱血魔的控制,司徒刑直接将正气歌诗筏点燃,将天地之间的正气凝聚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气长河好似蛟龙一般撞入血河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个巨大的气泡,被他瞬间的撕裂。

    白色的正气进入赤红的血河之中,好似在滚烫的沸油中,浇上了一瓢冷水。又好似被人提前埋下数吨炸药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巨大的爆炸,让血河中掀起滔天巨浪。形成数十米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但是不论是黑气,还是气泡,只要被巨浪拍中,或者是被牵引进漩涡,瞬间就会被撕碎。

    赤红好似溪流一般的血河,在浩然正气面前,显得那么的脆弱。

    一丝丝黑气被强行剥离,一个个气泡被捅破。

    一个个被束缚的灵魂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中的红色也越来越少,脑袋中越发的清明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血魔消失了?”

    吕太公看着空中慢慢变的暗淡的血焰,眼睛不由的圆睁,脸上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从血魔诞生至今的几千年间,那一次血魔出世不是搅动的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次不是让世俗王朝和宗门的力量大损?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血魔怎么会突然消失?难道是恰巧遇到高人,并且被镇压?”

    樊狗儿和杨寿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喜色,不论什么原因,血魔还没有成型就被斩杀,这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大人!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大人将血魔镇压了!”

    樊狗儿一脸崇拜,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说他们怎么想。太白剑派,高居在大殿之上,面色从来都淡然如水的金星,眼睛中第一次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那个毁天灭地,让他们从内心感到畏惧的血魔,竟然陡然从昊天镜上消失。

    任凭他如何观察,都没有找到一丝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血魔诞生于血河之中,只要血河不干,血魔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烧干血河的,只有太白至宝昊天镜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原因,究竟是什么导致血魔提前陨落?”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收到金星命令的燕狂徒,在众人告别声中,撕开覆盖山门,好似穹顶一般的圆弧,脚踏着飞剑,好似流光一般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北郡!

    知北县!

    这个只有在地图上才有标注的小城,就是他最终的目标。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因为吸收了李鲲鹏精血的关系,司徒刑的体重明显的增加不少。

    他的双足落在地上,整个地面都好似产生了某种颤动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是一个先天武者,成就武道圣人之后,他的身体内的气血会更加的旺盛,他的体重也会更加的沉重。

    据说,外域曾经有一位神灵陨落,他的血液足足灌满了一个巨大的池塘。

    在司徒刑看来,这种说法不是没有根据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现在的血液,就是异常沉重,好似铅汞一般。

    等达到武道圣人,那肉身又会是何种沉重,气血会是何等的沉重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感受着地面轻微的颤动,杨寿的眼睛不由的一亮,有些欣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来了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脸色陡然变得蜡黄,但是他的心中还有着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那就是来的是李家老祖,而不是司徒刑。

    也许,老祖凭借底蕴将司徒刑斩杀也说不定,毕竟老祖踏足先天已经数十年,除了他自己,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底牌。

    但是,他很快就失望了!

    甚至说是一种绝望。

    因为司徒刑不仅来了,而且手中还提着一个皓首人头。

    虽然,人头被血污掩盖,很多地方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,李承泽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鲲鹏老祖,李家最大的靠山,李鲲鹏!

    “李鲲鹏竟然被斩杀了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先天强者。同阶怎么可能斩杀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不敌司徒刑,逃跑还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不说满脸呆滞,失魂落魄的李承泽,王石等人也是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印象中,先天强者就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是高高在上的神灵!

    有的地方,的确称呼先天武者为神。

    飞天遁地,一拳可以轰破高山,不是神灵又是什么?

    而且,李鲲鹏和一般的先天武者还有很大的区别。他可是外域的王族,大鲲鹏术铸就了他不败的威名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,这位堪称神灵一样强大的武者,竟然被一个年龄只有弱冠的人,摘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这样巨大的差距,让他们每一个人都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李鲲鹏!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狗总算是被斩杀了!”

    樊狗儿才不管别人怎么想,急忙上前,看着李鲲鹏死不瞑目的眼睛,重重的淬了一口,一脸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和大人作对!”

    “就要被斩杀的准备!”

    杨寿的声音很轻,但却好似鞭子一般落在每一个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在知北县作威作福几十年,先天强者李鲲鹏都被司徒刑斩杀在当场,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和司徒刑做对?

    李鲲鹏的死!

    让每一个人从内心充满了畏惧。本来不该有的心思,全部被他们收拢。

    只要司徒刑,在知北县一日,他们就不敢放肆一天。

    杀猴儆鸡!

    这是司徒刑的计谋!

    相对杀鸡儆猴,杀猴儆鸡效果更加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敢!”

    “以后知北县大事小情,必定以大人马首是瞻!”

    胡御道和王石等交换了一下眼神,急忙走出来,一躬到底,面色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明日我等就将涉案的子嗣,奴仆扭送官府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,看着脑袋低垂,面色肃穆的众人,不由轻轻的颔首。

    “府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杨寿等人挺着胸脯,好似刚刚打完胜仗一般,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而其他家主则是一脸的苦涩和迷茫,司徒刑的强势出乎他们的意料,虽然不知未来如何,可以预见,知北县他们作威作福的日子,结束了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