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你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是挣扎!

    这种挣扎是本心和魔念之间的较量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杀戮的进行,魔念的力量会越来越强,最终司徒刑心中的善念会被吞噬,彻底的变成一个只知杀戮,冷血无情的魔物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又恢复了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心中并没有流露出喜悦。

    因为清明的时间越来越短,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下次会不会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要做一个没有意识,只知道杀戮的傀儡?”

    突然,他的手一滞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自己的百宝囊内竟然摸到了一个无比清凉的存在,就连他狂躁的内心也变得安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东珠!

    那颗镇定心神,避免被心魔侵蚀的东珠,好似被寒冰凝结而成,给他带来无穷的凉爽。

    “怎么把他给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上次被心魔夺舍,就是凭借东珠的一丝清凉,他才绝地反击。”

    想到在这里,司徒刑迫不及待将东珠取出,并且直接将它含在口中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东珠的确有镇压心魔的效果。

    司徒刑明显感觉的自己头脑清醒了不少,心中的杀气也慢慢的退却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情绪的关系,就连他背后的红雾也变得清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有效!

    看着这些可喜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并没有大意,因为他知道魔念并没有被彻底消除,只是暂时被压制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稍微有着一丝松懈,魔念就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一定要将他彻底的解决,否则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头脑在东珠的镇压下,难得获得清醒,神庭穴中的六次雷劫念头高速的运转。

    想要找出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魔念也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,好似不甘心失败一般,魔念化作一丝丝黑气缠绕在他的心灵之上,或者是化作全身赤果果的魔女,好似呢喃,又好似挑逗一般,在他的耳边说着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快!

    一定要快!

    否则等魔念侵蚀了东珠,一切都来不及了!

    看着东珠蓝色的光泽在黑气的侵蚀下,慢慢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中焦急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十次计算!

    百次计算!

    千次计算!

    好似水晶玛瑙一般透明晶莹的六次雷劫念头发出巨大的轰鸣声,不停的高速旋转,念头和念头之间碰撞,时不时迸发出一片片智慧的火花。

    快点!

    再快点!

    魔念好似是受到了某种刺激,又好似也知道事态的紧急。竟然和司徒刑争分夺秒起来,一丝丝好似毒蛇,又好似海草的黑气缠绕在东珠之上。

    好似冰晶一般,散发着蓝光,给司徒刑带来无穷清凉的宝珠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底部更是出现了石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也变得越发凝重,因为他知道,只要黑气将整个东珠覆盖。

    东珠去除心魔的效果就会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而他也将落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争分夺秒!

    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心魔,都在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一息!

    两息!

    三息!

    一息息的时间流逝。东珠上的黑气也越来越多,司徒刑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受到影响,心中时不时涌出嗜血的念头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继续下去,恐怕用不了多久,他就又会变成那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。

    速度!

    速度!

    速度!

    司徒刑在心中暗暗的鼓劲道。

    一定可以的!

    因为太过紧张,司徒刑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,手臂上的血管更好似蚯蚓一般突出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在魔念的侵蚀下,东珠已经彻底的丧失了宝石的光泽,好似石头一般的暗淡,更时不时发出让人感到牙酸的响声。

    仿佛随时可能崩溃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司徒刑的眼睛陡然亮起。

    他是手更是瞬间伸进自己的百宝囊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已经完全石化的东珠再也抵御不了魔念的侵袭,彻底的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没有了东珠的压制,好似黑水一般的魔念陡然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体瞬间被黑色的烟雾吞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!

    司徒刑的手也高高的举起。

    一张好似玉石一般的诗筏,被他的文气催动,释放出耀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白色的火焰升腾,将整个诗筏包裹。

    随着烈火的煅烧,空中陡然传来一阵阵雷鸣一般的读声。

    一道道白光好似萤火虫,又好似点点烛光一般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於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在秦张良椎,在汉苏武节。为严将军头,为嵇侍中血。为张睢阳齿,为颜常山舌。或为辽东帽,清操厉冰雪。或为出师表,鬼神泣壮烈。或为渡江楫,慷慨吞胡羯。或为击贼笏,逆竖头破裂。是气所磅礴,凛烈万古存。当其贯日月,生死安足论。地维赖以立,天柱赖以尊。三纲实系命,道义为之根。嗟予遘阳九,隶也实不力。楚囚缨其冠,传车送穷北。鼎镬甘如饴,求之不可得。阴房阗鬼火,春院闭天黑。牛骥同一皂,鸡栖凤凰食。一朝蒙雾露,分作沟中瘠。如此再寒暑,百疠自辟易。哀哉沮洳场,为我安乐国。岂有他缪巧,阴阳不能贼。顾此耿耿存,仰视浮云白。悠悠我心悲,苍天曷有

    极。哲人日已远,典刑在夙昔。风檐展读,古道照颜色。”

    正气歌!

    这就是六次雷劫念头经过数千次推演得出的答案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实在想不到什么比正气歌在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天地正气!

    魔念乃是人的私心,欲念,杀戮,贪婪等负面念头所化,只要人心不古,他就不会消失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任凭远古圣王,中古圣人在世,只能压制封印魔念,而不能将他们彻底的消除。

    但是,魔念虽然无形无质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没有克制之法。

    儒家的浩然正气,至刚至阳,乃是“舍生取义”的信念所化,用来克制魔念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刑才闭目吟诵正气歌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