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连地上的树木,都在这种天威之下折腰。地面悲鸣开裂,露出里面黑黝黝的土壤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面色也出奇的凝重。

    拼命了!

    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。

    李鲲鹏必定会燃烧气血,爆发出最强一击!

    这是狼王的试炼!

    只有承受住最后的一击,司徒刑才有资格从李鲲鹏手中接过头顶桂冠。成为植知北县的无冕之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知道这个。

    所以司徒刑也没有打算躲避,全身的气血不停的沸腾,亘古存在的大蛇更是睁开了他的眼睛,目光冰冷的看着空中的盘旋的鲲鹏,全身肌肉紧绷,随时准备爆发出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战!

    战!

    战!

    无穷的战意迸发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两人必定会生死相搏,并且会再次迸发出难以想象的碰撞之时。

    身在高空,身体盘旋的李鲲鹏,手掌竟然诡异的滑动了半分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半分。

    本来好似滔天巨浪一般的拳意竟然诡异的收敛,他的身形也好似利剑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眼睛呆滞的看着空中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如此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那个镇压知北县数十年的强者,竟然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想逃,没有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右脚上前,重重的踏在地上,一丝丝好似蛛书包网.bookbao2一般的黑色裂痕以他的脚面为圆形向四周延伸。

    借助脚面上传来的反弹之力,司徒刑的身体好似火箭一般陡然窜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团团空气被他的身体撞碎,形成一段段真空。

    等他的身体过去半晌之后,好似江河收拢一般,从两边向中间聚拢,形成强烈的对流。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啾!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,好似巨蛇一般蜿蜒,速度惊人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李鲲鹏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同阶容易击败,但是斩杀很难。

    因为每一个先天武者都有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而且,他修炼的是大鲲鹏术。

    在传说中,鲲鹏是速度最快的飞禽,翅膀一扇就是九万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,别说是凡人难以企及,就算是仙神之流,也只能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可能一翅膀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    但是速度也不是普通先天武者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李鲲鹏看着紧追不舍的司徒刑,不由的在心中冷哼一声,头颅低垂,身体前倾,双臂张开,用力的挥舞,好似一头真正的鲲鹏,身体的速度陡然提升,最后竟然化作一道流光。

    大片的空气被他撞碎,爆发出一声声闷响。听起来好似一串串鞭炮被点燃一般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躯扭动,好似一头遨游无穷位面的大蛇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追!

    一个逃!

    速度都是极快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司徒刑和李鲲鹏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速度也是太快了吧!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先天武者的战力么?”

    王石等人抬头,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,全身肌肉瞬间变得僵硬,背后的汗毛更是根根炸起,心有着说不出的恐惧。

    还有一种苦涩。

    在这样强大的战力面前,他们自诩的计谋,都好似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知北县的天要变了!

    他们几人对视一眼,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无奈,将心中最后的一点想法抛掉脑后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老鲲鹏竟然败了!”

    中年人眼睛圆睁,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。随即他的脸上又流露出狂喜之色,因为李鲲鹏败逃,也就意味着,他可以不用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大牢里躲避了。

    “李家老祖败了么?”

    宁汉江有些诧异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脸上的痞态尽去,一脸肯定的,重重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,用了什么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李鲲鹏的气息已经变得杂乱,显然已经身负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令人感到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人,竟然能够打败大鲲鹏术!”

    “生!”

    “你的好日子要来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日就能出狱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眼神迷离,显然是正在思考,过了半晌,他突然有些无由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宁汉江面色不由的一变,一脸的诧异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因为李鲲鹏的败逃,本地豪族势力必定龟缩收敛,你的牢狱之灾也要提前结束了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脸肃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宁汉江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。但是随即他又流露出狐疑之色,有些怀疑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是哄骗我吧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着宁汉江眼睛中的不信任,不由的冷哼一声,好似不屑,又有几分自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骗你一个穷生?”

    “老夫可有卧龙的美誉,如果不是忌惮李鲲鹏,恐怕早就名动一方了!”

    宁汉江眼睛怔怔的看着中年男人,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:

    “卧龙!”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老夫的名头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豁然转头,有些欣喜的看着宁汉江。

    “易曰:潜龙勿用!”

    “卧龙就是潜龙!”

    宁汉江轻轻的摇头,好似掉袋一般说道,中年男人轻轻的颔首,好似对潜龙的名字十分认同。

    但是宁汉江接下来调侃的话,却让他差点崩溃。恨不得将他直接挖土活埋。

    “潜龙勿用,听着很好听,其实就是没有用的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卧龙的脸色陡然大变,眼神怔怔。看起来整个人好似雷击一般,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卧龙!”

    “卧龙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老夫满腹才华,却不得重用,最后只能寄托于山水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竟然是困龙之局!”

    突然,他的眼睛中陡然爆发出一道摄人的神光。他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异常古老的龟甲,在龟甲当中更有三枚不知何种年代,说不出来历,好似有着幽光笼罩的钱币。

    不过最有趣的是,那铜钱之上没有皇帝的年号,却有着一对翅膀。

    就在铜钱被抛入龟甲的一瞬间,那上面雕刻的翅膀竟然真的延展开,好似精灵一般在里面嬉闹飞舞。互相纠缠,最终形成一个个特殊的卦象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在宁汉江震惊的眼神中,诸葛满脸郑重的祷告半晌,这才虔诚的摇晃了六次。

    金钱卦!

    也就是六爻纳甲之术!

    传承自上古,完善于中古。具有趋吉避凶的能力,不论是儒家,道家,还是阴阳家都多研究传承者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手中的龟甲,还有铜钱看起来时代都非常的久远。

    定然是一件了不得的老物件,甚至有可能已经成为法器。故而,用来占卜最是灵验。

    乾为天变天火同人,动爻在二。

    易曰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!

    “利见大人!”

    “利见大人!”

    “利见大人!”

    诸葛卧龙好似痴梦一般,喃喃自语道,过了半晌,他的眼睛中陡然升起睿智的光辉。他的脸上更是流露出狂喜之色。有些癫狂的大声笑道:

    “姜子牙垂钓渭水!”

    “困龙出海,笼鸟入林!”

    “这是得遇明主之卦!”

    “老夫的苦难之日就算完结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以后,老夫就叫诸葛见龙!”

    宁汉江有些怔怔的看着好似魔怔一般的诸葛卧龙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以前的诸葛卧龙,现在是诸葛见龙!

    他怎么没有想到,只是突发奇想,一个近乎玩笑的调侃,竟然对诸葛影响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甚至让他抛弃了自己以前的名字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