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咆哮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,李家老祖的身体就好似夜枭一般出现在吕府的上空。他的双臂张开,手指下滑,成钩子状,有好似羽翼一般轻轻的拍打,他的手掌和四周空气形成可怕的共振。形成一个个肉眼可见好似龙卷的旋转气旋,也正是这些气旋的存在。

    让他的身体诡异的静止在空中好似悬浮一般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杨寿面色冷峻,看着悬浮在空中好似神魔一般的李家老祖,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,整个身体好似独狼一般陡然窜出。

    手中的家传宝刀更是迸发出青色,好似妖月的光辉。

    在妖月之下,有一头四肢健壮,身体高大,全身没有一根杂毛的白狼站在群山之巅,对着空中不停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白狼啸月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凭空站立,好似鬼神一般的李家老祖,看着高高跃起,嘴巴大张,带着血腥之气的白狼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手掌张开,好似大鹏的羽翼,对着杨寿重重的拍下。

    “鲲鹏展翅!”

    只见空中天色好似陡然一暗,不论是星辰,还是圆月都瞬间被乌云遮盖,天地也因为这一片巨大的乌云陡然变得黑暗。

    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寿有些诧异的抬头,因为就在刚才,位于白狼头顶的圆月,还有和他息息相关的贪狼星竟然都好似被屏蔽了一般,和他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快撤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头颅抬起,下意识的看向那一片来势汹汹的乌云,但是他好似突然发现了什么,眼睛陡然收缩,伸出双手,拉着杨寿等人就向后暴退。

    白猿和樊狗儿听到示警,虽然有些诧异,但是出于信任,还是瞬间身体暴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的身形向后腾挪之际,空中的乌云也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那哪里是什么乌云,分明是一只巨鸟的翅膀。

    巨大的翅膀好似遮天巨手,带着无上的力量重重的劈下。

    鲲鹏!

    定然是鲲鹏!

    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羽翼!

    司徒刑的身体不停的后退,心中却好似开锅的水一样沸腾。

    吕太公,胡御道等人面色大变,一脸恐惧的看着空中,身形好似离开水面的飞鱼不停的扭动,试图摆脱羽翼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他们没有和司徒刑形成默契,反应稍微慢上半拍,也就是这半拍,注定他们要直面鲲鹏的锋芒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羽翼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。巨大的力量以羽翼为圆心形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,好似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看来。

    在这股强大的力量面前,不论是胡御道还是吕太公,他们的身躯都好似稻草一般轻微,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摔飞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也提前做了处置,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害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那些士卒,他们不论力量还是反应速度,都没有办法和胡御道等人相比,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,就瞬间被击飞。

    好似风中的蝴蝶,又好似破布一般飞出,重重的撞击在墙面或者是地面上,口中喷出鲜血,或者是筋骨折断。

    看到樊狗儿,杨寿眼睛顿时崩裂,恨不得上去以命相搏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知北县大牢

    一个身穿麻衣,乌黑的长发盘起,上面插着一根木雕簪子,虽然只是随意的打扮,但却有着说不出仙风道骨的中年人,逍遥的斜倚在犄角稻草之上,翘着二郎腿,嘴里叼着一根稻草,说不出的自在。

    宁汉江一脸焦急的站在那里,时不时的来走动,嘴里更是在不停的嘀咕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生!”

    “已经和你说过好几次了!”

    “生,你得罪了王家,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想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道士横了一眼,有些无奈的扶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!”

    “这里难道就不是大乾的天下?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王家还真的能一手遮天不成?”

    宁汉江牛脾气上来,瞪着眼睛,喘着粗气,一脸不服的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道士看着满脸拧巴,好似蛮牛一般的宁汉江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好笑。

    “呆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呆子!”

    “王家在知北县盘踞了百年,势力根支错节,一般人招惹不得。你这个生,和他们对着干,他们岂能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宁汉江显然对呆子这个外号不是很喜欢,虎着脸也不坐下,就站在那里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呆子,你也别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,早就中了举人。哪里有你这般窝囊!”

    中年道士吐掉口中的茅草,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情达练即文章!”

    “呆子,你还差的远!”

    宁汉江被中年人说的有些不服气,好似抬杠一般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般厉害,为何被困在这牢笼之中,不得脱身?”

    中年人也不生气,眼睛中流露出幽幽之色,过了半晌,才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如果老夫想要离开,就凭外面那几个虾兵蟹将的人还能拦得住我?”

    “老夫只是不愿意离去了罢了!”

    “这里多好,吃饱了就睡觉。什么也不用做,这才是真正的大自在,多少人羡慕不得。”

    宁汉江好似雷击一般,眼睛大睁,他实在没有想到,原来这中年人一直不离去,竟然打得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稻草之上,眼睛微闭,好似假寐的中年人嘴巴微张,想要说点什么,但却又不知如何应,最后只能化作无奈的叹息,在心中说上一句,人各有志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正在假寐的中年人眼睛陡然睁开,脸上挂满了惊容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直视吕府方向,竟然出奇的锐利,好似能够看穿无数的空间和重重的阻碍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宁汉江被吓了一跳,看着眼睛锐利,全身气势不停上升,好似猛虎,又好似恶龙一般的中年人。心中充满古怪,满脸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逼得我十年不敢出牢笼一步的人,再次出手了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来到了知北县,竟然让那头年老的鲲鹏忍不住亲自出手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脸色陡然大变,眼睛中充满了狐疑之色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神都出来的大人物?”

    “还是宗门的绝世天骄?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