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饥荒,我幺妹也不会被卖给田老爷!”

    “更不会因为一盏茶杯,被活活的打死,他那时候还不到七岁!”

    仿佛是想到了以前的苦楚,胡御道的眼睛陡然变得赤红,声音中更有了几分悲戚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罪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罪,我是童生,我有功名在身。”

    李承泽面色苍白,看着想要上前的士卒,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好似失魂落魄,歇斯底里,眼睛中有着疯狂之色的李承泽,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,有些厌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随着几声答应,花厅大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,全身甲胄的兵士在杨寿的带领下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全身冰冷的煞气让整个花厅的温度都陡然降低不少,就连厅中灯火在寒风中也是摇曳了几下,让本就昏暗的花厅变得更加的诡异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杨寿的家传宝刀陡然出鞘,化作一道幽光留下一道青痕。

    冰寒的刀锋紧贴着李承泽的鼻尖划过,刺骨的寒意瞬间让他的身体一僵,全身的汗毛更是根根立起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可怕!”

    刚才还歇斯底里,好似疯子一般大吼大叫的李承泽顿时好似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。面色苍白,全身战栗。好似衰糠一般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满脸恐惧,裆部已经有了几分湿气的李承泽,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胆色,还敢自称为知北县第一公子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杨寿的眼睛中也是升起一丝不屑,这样的胆色,也敢如此放肆,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司徒刑没有命令,他刚才那一刀就会斩下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承泽这才好似刚刚反应过来,一脸恐惧的看着杨寿手中的家传宝刀,身体下意识的狼狈后退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太过恐惧的关系,还是站立时间太长,他的腿脚有些发僵,后退过程中一个不注意,竟然摔倒在地,好似滚地葫芦一般,头巾落在地上,全身沾满灰尘,说不出的狼狈。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也不顾不得这些。

    身后好似有毒蛇猛兽一般,连滚带爬的远离杨寿。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一脸鄙夷的看着李承泽,心中不停的唏嘘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天天盛气凌人的李承泽,竟然是这样的货色?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主簿,实权在握,如果你胆敢伤害我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看着不停向前,面色冰冷的杨寿,李承泽色厉内茬的恐吓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杨寿看着色厉内茬,身体不停后缩,好似女子一般的李承泽,不由的冷哼一声,眼睛里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“我祖父是先天武者,你如果胆敢伤害我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李承泽见杨寿根本没有畏惧的情绪,急忙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正在前进的杨寿,步伐不由的一停。

    先天武者!

    好似这四个字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,就连司徒刑的眼睛也不由的一滞。

    先天武者!

    这四个字蕴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在大乾,武徒境好似走狗一般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而武徒境突破武师境的,十不存一,有的武徒甚至究其一生,也没有办法成为武师。

    而先天武者,则是武师境的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大乾一百个武徒中,只有一个能够成为先天武者。

    故而,每一个先天武者都异常的强大,每一个先天武者的地位都异常的尊贵。

    李家也正是因为有一个先天武者的老祖,才能几十年的时光,从一个没落的小家族,成为知北县顶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先天武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李博伦主簿的位置稳如泰山。李家子孙肆无忌惮,就连官府也拿他们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祖是先天武者!”

    “你们速速将我放了,否则等老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要把你们毙在掌下!”

    李承泽见司徒刑和杨寿的眼睛中流露出迟疑之色,脸色陡然变得猖狂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满脸得意,越发猖狂的李承泽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真是子是中山狼,得意更猖狂!

    “先天武者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一笑,满脸的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发愣,并不是内心产生畏惧心理,而是感到诧异,要知道知北县虽然地理位置特殊,但也不过是一个小城。

    就和龙和不会与蛇为伍。

    先天武者也有先天武者的骄傲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原因,竟然让一位先天武者在这里建立家主?

    没想到就是他们这么一愣神,竟然被李承泽认为是畏惧。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感到可笑。

    自己可能畏惧先天武者么?

    不说杨寿,樊狗儿都是先天强者,就说自己,也早就换血重生,成为武者,而且因为功法的关系,拳劲迅猛,直追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实力,自己可能畏惧先天武者?

    别说李家老祖只是一个先天武者,就算他是武道宗师又能耐自己如何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眼睛的不屑之色更浓。冷冷的一笑,好似异常随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让他闭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杨寿的眼睛中陡然升起一丝狰狞,拳头好似闪电一般弹出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好似龙吟一般的啸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天空中更是传来空气爆裂的声音,一个身影,好似鲲鹏一般在空中翱翔。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“尔敢!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,但是却蕴含着无上的决心,和无穷的霸道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

    “先天老祖到了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,你的末日到了!”

    李承泽两股战战,身体有些发软的站在那里,两个眼睛向内聚拢看着杨寿好似铁锤一般的拳头,形成斗眼之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对先天老祖的崇拜,恐怕他的身体早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他的内心也是如同打鼓,说不出的惴惴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那熟悉的啸声,还有尽显霸道的尔敢之后,他苍白的脸色陡然呈现出一丝不正常的酡红,好似疯子一般挥舞自己的拳头,有些发泄的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仿佛这样,才能释放掉内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