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们还想反抗?”

    抱着竹剑的白猿一跃而入,看着全身紧绷,好似随时可能暴起的胡御道等人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感受着白猿口中的轻视和不屑,胡御道的脸色陡然变得黝黑,眼睛更流露出羞辱之色。白猿虽然强大,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底牌,就在他想要暴起之时,大门方向再度传来轰鸣之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身黑色铠甲,好似小山巨人一般的樊狗儿手持流星锤,全身气血涌动,好似大江大河一般咆哮。

    他每一步落下,更好似有千钧之重,又好似蛮牛踏蹄,整个大厅都随之晃动。

    樊狗儿看着面色赤红,盘膝坐在地上,正在竭尽全力对抗热煞之气的白自在和王石,以及面色黝黑,全身肌肉僵硬,身体下蹲,好似趴伏的猛虎,随时可能扑出的胡御道,身体顿时移位,和白猿形成夹角牛犄之势。

    胡御道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如果刚才只有白猿一人,他联合诸位家主,底牌尽出,未必没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加上先天之境,全身气血沉重,好似两足蛮牛一般的樊狗儿。

    突围而出的可能性接近于无!

    再想到身后,还有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胡御道陡然好似泄了气的皮球,圆滚滚的身体有些颓废的瘫坐在那里,双手伸出,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面色更是难看,隐隐其中还有着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!

    知北县的当地豪族,竟然被司徒刑借助寿宴之机,一书包网.bookbao2打尽。可以预见,他们的家族势力也必定会被司徒刑趁机拔起,家族内百年的积累也会被抢夺一空,只希望能够家族内的人机灵,也希望司徒刑不会赶尽杀绝,给自己的家族留下一丝血脉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愿意献出全部家产,只期望大人放我等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愿意开仓放粮,救济黎民!”

    “求大人给我等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一个个家主看着四周的铁甲兵,以及全身气血翻腾,好似蛮兽的将领,脸上再也没有倨傲之色,眼睛中都流露出绝望之色,有些哀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等家中没有粮食,更没有哄抬物价,都是白家,胡家,王家,李家做的啊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们几家丧尽天良,大发不义之财!”

    “还请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胡御道豁然转头,看着背信弃义,落井下石的众人,脸色陡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其他家族依附胡家,胡御道积威日久,被他怒目而视,都下意识的低垂脑袋,眼睛中流露出胆怯之色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他现在已经是阶下之囚,笼中之虎。

    心中胆气又是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大人,他们不仅将知北县的粮食收购一空,而且就连临县的粮食也都被他们收购过来,囤积居奇,准备高价贩卖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岁不大的家族弟子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和我等真的没有关系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听着其他家族落井下石之词,白自在,王石的脸色也陡然变得铁青,但是他们现在是笼中之虎,只能恨恨的用眼睛瞪着众人。

    李承泽全身紧绷,脸色苍白,手指不停的哆嗦。但是他的头还是高昂着,试图保持知北县第一公子的骄傲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这些家主定然不敢在他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是泥菩萨过河,其他人怎么可能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李家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仗着李主簿的权利在城中为非作歹,尤其好人妻,这些年人不知祸害了多少良家!”

    “丧尽天良!”

    “应该拔了他的衣冠,去掉他的功名!”

    满脸赤红的白自在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满脸狰狞,出奇陌生的众人,最后颓然的叹息一声,墙倒众人推。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胡御道和白自在等人,他实在没有想到,他们两人竟然动作如此的迅速度,不仅将本县的粮食收购一空,就连四周州县的粮食也被他们高价买进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知北县方圆几百里,都没有多余的粮食。

    等灾年彻底的爆发,仅凭这些粮食,四大家族的财力就会翻上数倍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可惜碰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绝对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的,因为他们的钱财里沾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“这局你胜了!”

    “只希望大人看在以往的香火情分上,给我们胡家留条血脉。”

    胡御道环顾四周,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有些颓然的坐在那里,眼睛中流露出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端坐在地上,面色赤红的白自在,好似因为情绪波动太大引动了伤势,张开嘴巴又吐出一口赤色的鲜血。有些哀求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想我白家秉承组训世代行医,在知北县已经有数百年,素来有善人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子孙不肖,为祖宗抹黑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等虽然有罪孽,但是子嗣无辜!”

    司徒刑从太师椅上站起,走到胡御道和白自在等人近前,他没有立即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众人心中惴惴之时。

    司徒刑才展颜一笑,有些诧异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官是人王亲封的朝廷命官,更是知北县县尊,执政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为的是造福乡邻,为的是保境安民!”

    “我要尔等财产做甚?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诧异的看着司徒刑。看他的面色真挚,不好似做伪,但是,如果不是为了图谋家产,司徒刑又为何如此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如同他所说,只是为了开仓放粮,平抑物价,给百姓一条活路?

    世上有这么无私的人吗?

    还是说,司徒刑真的不被钱财所动?

    “大人真的不想要我等的家财?”

    胡御道坐直身体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司徒刑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阿堵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本官要他们做甚!”

    司徒刑大袖一挥,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大人所图为何?”

    胡御道看着满脸肃穆的司徒刑,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图是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!”

    “本官图的是明镜高悬,青天白日!”

    “本官图的是仰不于愧天,俯不愧于地,本官图的是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司徒刑站直身体,面色肃穆,一脸庄重,好似宣誓一般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施政理念,也是他的信念。

    故而他说的异常的郑重。

    每一句话都好似有千钧之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仿佛是感到了司徒刑的誓言。

    晴空万里陡然出现一声炸雷,好似天地感应一般,空中的龙气,法书包网.bookbao2都被陡然激活,变成一条赤龙垂下,缠绕在司徒刑身上。

    也让司徒刑的身形变得更加的伟岸,威严。

    心中本来还有几分不安,狐疑的胡御道等人心头顿时如同雷击一般,司徒刑的身躯站在那里,好似问心石一般,又好似一面高悬的宝镜。

    “明镜高悬!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被气势所摄,心头出现破绽之时,司徒刑在心底不由暗暗的呐喊。

    这是他担任县尊之后,体悟的第一个法家技能。

    借助龙气,秩序之力,在空中形成一面好似水晶的圆镜,最能问心。

    空中的龙气,以及秩序之力陡然翻滚,最后化作一面好似水晶一般透明圆镜。

    这个圆形的镜子十分的有趣,看似好似水晶一般光亮,但是却没有办法映物,虽然明镜在不停的旋转,但是不论是大厅,桌椅,花草等死物,在它上面都没有倒影浮现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有叩问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他的照射下,人心头的念头会清晰的浮现,而且,还有叩问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,昔日过错行为好似走马灯一般在心头浮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好似水晶一般的明镜陡然射出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光柱,这个光柱将胡御道,白自在等人豁然罩住。

    胡御道的眼睛陡然变得迷离起来,他好似被拉进了一个奇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好似做了一个似是非是的梦境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童年的自己,他看到了以杀猪为生的父亲。他看到脸上始终挂着悲苦之色的母亲,他看到了年幼,身体好似枯木的妹妹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地主老爷催租子时丑恶的嘴脸,他看到了父亲脸上的愁苦,母亲脸上的绝望,他听到了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    他虽然年幼,但是心中却有着难以言表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想要和那些面目可憎的人拼命,他想要用自己的肩膀撑起风雨飘摇的家。

    但是他失败了!

    他实在是太过弱小,他除了发出不甘心的怒吼,没有别的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!

    他年幼的妹妹,被为富不仁的老爷夺走,成了一个伺候人的丫鬟,几年以后,因为不小心打翻了一个茶盏,被人活活的打死。

    母亲因为过度操劳,以及丧女之痛,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父亲靠着屠宰的手艺,将他养大,但是最终死在劳役之中。

    他机缘巧合,在荒山之中得到了一本拳谱。

    武艺有成之后,他屠尽了地主家满门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往日的一幕幕好似走马灯一般在他的心头浮现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当日的瘦弱少年,成了今日的胡家大爷,更没有想到是,他也变成了当年最愤恨的人。

    白自在也陷入了幻境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,那个模样清癯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在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学徒,整日跟在父亲身后学习医理。

    父亲跟他讲的最多却不是医道,而是医心!

    医者仁心!

    这几个字好似洪钟大吕一般在他的心头荡。

    让他感到一种火辣辣的疼痛,好似烧红的烙铁,重重的落在他的心头,让他内心说不出的疼痛。

    更有无尽的悔恨!

    白家乃是医家!

    没想到到了自己这一代,竟然吃起了人血馒头。。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的人见到了自己的长辈,有的人想起了自己的过去,不一而同,但是他们的内心都有着说不出的颤栗。

    还有着说不尽的后悔和愧疚!

    愧疚!

    不安!

    后悔!

    种种情绪在他们的心头交织。最后好似洪水一般冲破他们的心防!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有罪!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等认罪!”

    好似多米乐骨牌一般,随着第一个人低下他高傲的头颅,慢慢的胡御道,白自在,王石等人也都垂吓头颅,满脸的愧疚。

    站在司徒刑背后吕太公看着昔日一个个飞扬跋扈,,不可一世的人低下了自己的头颅,眼睛中更流露出悔恨认罪之色。

    脸上顿时流露出震惊以及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认罪?

    按照对他们的了解,他们应该誓死抵赖,或者是重金聘请状师,或者是疏通关系才是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被司徒刑三言两语,就攻破心防?

    胡御道跪坐在地上,头颅低垂,眼睛微红,不时闪过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时候,自己变了呢?

    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!

    如果将来,到了阴间,又应该如何面对父母,以及年幼就夭折的妹妹呢?

    “让他们签字画押!”

    “押后在判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为何,司徒刑几句话就让这些老奸巨猾之辈全部招供,但衙役们动作也不慢,急忙上前,将早就准备好的笔墨放好。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这些家主在宣纸上写着种种罪行,心中不由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头颅低垂的胡御道豁然抬起头。

    见司徒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他这才重重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将所有的粮食全部捐献。”

    “愿百姓不在流离失所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诧异的看着胡御道,其他人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全部捐献!

    那些粮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就算胡家有钱,这样大笔的捐赠,也必定让他们伤筋动骨,甚至有可能直接没落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中第一次流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胡御道感受到司徒刑眼睛中的迟疑,嘴角不由的上翘,流露出一个解脱的笑容。有些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不用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功是功,过是过,功过不能相抵,这个道理,俺虽然大老粗,但还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