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身形有些狼狈的胡御道听到樊狗儿的讥讽,眼睛不由的一眯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仿佛是要找丢失的颜面。

    胡御道的身体再次跃起,好似一个巨大的皮球,携带着惊人的气势狠狠的向樊狗儿撞去。

    樊狗儿轻松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凝重。巨大好似铁锤一般的拳头紧紧的攥起,肌肉紧绷,全身的气血好似大江大河一般翻涌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和胡御道再次硬碰硬之时。

    意外发生了!

    胡御道好似高山滚石一般的身躯,在空中竟然诡异的划出一个弧度,好似球场的s球,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,胡御道肉球一般的身躯竟然重重的向旁边的窗户撞去。

    狡猾!

    实在是狡猾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看似忠厚的胡御道竟然如此的狡猾。

    樊狗儿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,不过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一直在观察樊狗儿表情的胡御道,心中不由的一突,难道窗户这里也早有布置?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    就算心中几个有着疑问,但也不得不好似铅球一般撞向雕花的窗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胡御道有些肥胖的身躯重重的撞在雕花窗户之上,巨大的力量瞬间将雕工精美,堪称艺术珍品的窗户撞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也好似肉球一般弹出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王石看着身躯落在窗户之外的胡御道,眼睛不由的微眯,陡然流露出兴奋之色。嘴角更是升起一丝得意的笑容,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“百密一疏!”

    “百密一疏!”

    但是他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,因为刚才看似已经逃脱牢笼的胡御道竟然一脸恐惧的跃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背后有三道剑芒,好似跗骨之蛆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王石看着一脸惊恐狼狈的胡御道,以及充满锐利的剑芒,眼睛不由的收缩,直勾勾的盯着窗户方向。

    烟尘散尽,只见一个身穿青衣,全身长毛,头戴斗笠,怀抱竹剑的白猿正在冷冷的看着他们,嘴巴裂开,好似在讥笑他们的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白猿一族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在这里,而且还成为司徒刑的臂膀?”

    王石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一脸的狐疑,好似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猿一族!”

    “蛮荒的剑圣一族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世代都在深山修行么?怎么会出现在知北县?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也是脸的茫然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白猿的出现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胡御道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茫然,他有些恐惧的看着站在窗户处的白猿。

    可怕!

    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当白猿的出手的时候,他的全身肌肉瞬间绷紧,后背的汗毛更是根根炸立,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定然被剑芒穿身而死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猿最后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但是至少他还活着,想到这里,他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庆幸之色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前有狼,后有虎!

    看着守在大门处好似高塔一般的樊狗儿,以及全身白毛,长剑横空的白猿。

    不论是王石,还是白自在都没有勇气擅闯,毕竟胡御道的狼狈尽数落在他们的眼中。他们的战力相当,就算硬闯也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自在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王石,希望他能尽早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王石的眼睛微眯,识海中的念头不停的碰撞,迸发出一个个智慧的火花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眼睛一滞。

    好似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!

    白自在显然也相通了这点,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人默契的点头之后,身躯顿时好似炸弹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次并不是冲向门户,而是同时出手,攻击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司徒刑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!

    只要将司徒刑擒住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必定会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这也是死中求生之法。

    李承泽面目呆滞的看着伸出大手,好似雄鹰搏兔一般的白自在和王石。

    五劳七伤掌!

    白自在的手掌张开,一丝丝绿色的病气从他的手心中冒出。

    那病气尚未临身,就让人全身发紧,胸口有着数不出的沉闷,呕吐之感。

    一节翠绿,生机盎然的竹子,被绿色的病气抚中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枯黄,翠绿的叶子更是瞬间凋零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李承泽等人看着以肉眼可见凋零的竹子,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白自在的家族世代行医,拥有医家的传承,故而每一掌挥出,都有着病气缠绕,若是被他击中,必定五劳七伤,没有明医救治,定然会五脏受损而死。

    大地社稷拳!

    王石面色黝黑,好似老农,但是他的每一拳却出奇的沉重,好似有大地的浑厚,又有着社稷的沉重。

    大地社稷!

    是农家的秘传,不知王石从何处得到,但是他的每一拳挥出,巨大的力量大殿都为之震颤。

    强!

    实在是太强了!

    白自在掌法的轻盈狠毒配合王石大地社稷拳的厚重霸道,产生了让人感到心悸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不论是餐桌,花瓶,板凳,植物,只要被两人的拳势击中,都瞬间变成粉末。

    吕太公下意识捂住鼻子后退。生恐沾染上一丝病气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顿时一凝,脸上的轻松之色尽去。但是他并没有后退。而是握紧拳头,好似炮弹一般轰出!

    天地烘炉!

    随着他的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好似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丹炉,无数的地心之火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炽热的火焰好似岩浆一般在天地之间流淌,山川被溶化,河流被蒸发。

    日月在丹炉之中穿梭,慢慢的被炼成了一枚大药!

    以天地为炉,以阴阳为炭,以日月为药饵。

    故名曰:天地烘炉!

    这一招是太上丹鼎经中精髓,也是最大的杀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白自在的五劳七伤,王石的大地社稷,还有司徒刑的天地烘炉撞击在一起,巨大的力量形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好似涟漪一般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不论是花草板凳,还是奇石摆件,在这样强大的力量面前,瞬间都变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大厅四周的窗户更是瞬间炸裂,好似子弹一般向四周攒射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不仅破坏空中之物,还潜入地下,让青色的地砖开裂,让坚固的高墙摇晃,一块块坚硬的琉璃瓦从高空坠落,好似冰雹一般砸落在地面之上,瞬间摔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李承泽,吕太公等满脸恐惧的后退,生恐受到波及,或者是被天上坠落的瓦片砸到。

    强!

    实在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白自在的五劳七伤掌以及王石的大地社稷拳,已经够强大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想到,看似弱不禁风的司徒刑竟然更加的强大。

    他的天地烘炉好似真正的火焰燃烧一般。

    绿色的病气还没有接近他,就被炽热的火焰煅烧成虚无之气。

    王石那无边无垠好似大地一般的拳意,也在烈焰的燃烧下变得枯焦,更仿佛高温煅烧的砖石一般隐隐有着几分红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先天武者!”

    “这司徒刑定然是先天武者!”

    “否则他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和拳意!”

    白自在和王石看着尚有余力的司徒刑,他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脸上流露出恐惧和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相信,但是他们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绝望。

    先天武者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如他们想象的那样,司徒刑的拳意好似火焰一般再次爆发,巨大的力量席卷一切。

    不论是白自在,还是王石胸口都好似被重锤狠狠的锤击,身体在巨大的力量作用下,瞬间离开地面,好似麻袋一般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王石和白自在的身体好似铅球一般,撞毁了数个木架,打翻了好几个瓷瓶。

    看的吕太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,眼角更是时不时的跳动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可都是他的珍藏。没想到今日竟然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炽热的火焰,好似锥子一般在他们的胸口肆虐,每一下,都让白自在和王石体会到锥心之痛。

    当第三股力量爆发的时候,他们俩人再也忍耐不住,张开嘴巴喷出一口深红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地上深红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因为那深红色的鲜血竟然好似煮开的沸水,在不停的翻滚,更有丝丝白色的热气升腾。

    火毒!

    白自在看着地上升腾着白气的血液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顾不得伤势更重的王石,急忙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。

    嗑出一枚蓝色,有着几分寒意的药丸吞服。

    寒冰丸!

    是一种用古井寒冰,加上阴性药材熬制的一种药丸,无毒,但是寒性太重,常人食之,定然会血液凝结而死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用来化解炽热之毒,却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白自在将此物戴在身上,本想当做避暑之物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中了司徒刑的天地烘炉,倒也可以救命。

    脸色炽红的白自在在吞噬药丸之后,寒冷的药力好似冰水一般在他的经络中流动,炽热之气变得柔和不少,他的面色慢慢变得平和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平和并没有维持多久,隐藏他体内的火气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这次他不仅是脸庞变得赤红,就连头上的毛发也变成了赤色。仿佛有一团火焰正在他们的头顶燃烧。

    白自在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震惊之色,竟然连寒冰丸都压制不住身体内的火气?

    司徒刑的拳法难道是超越了先天的存在?

    “可怕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幸亏自己刚才因为受伤,没有围攻司徒刑。”

    胡御道一脸后怕的看着全身赤红,好似煮熟的两人,幸亏刚才自己没有进攻,否则现在定然会和两人一样,火气升腾,周身炽热欲焚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想要行这擒王之举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神如刀的看着胡御道等人,脸色冷峻,声音冷酷的问道。

    看到全身炽热,好似火人的白自在,以及王石,众人不由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强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和他正面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不论是老谋深算的胡御道,还是年轻气盛的李承泽,都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好似鹌鹑一般缩头的众人,心中不由的冷笑一声,大声喝道: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的脸色不由的大变,手指收缩,死死的攥紧拳头,全身肌肉紧绷,好似随时可能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作者:保底月票可以投了啊。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