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的反应比胡御道还要夸张,好似被扼住喉咙一般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好似脱离了水面的鱼,嘴巴不停的开合,但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司徒刑扔出的文扎,好似打在他们的软肋,七寸之上。

    不论是能言善辩的胡御道,还是老谋深算的白自在,眼睛中都流露出惶恐之色,脸色尴尬的站在那里,嘴巴喏喏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李承泽脸色铁青,拳头死死的攥起,指甲刺入掌心,一丝丝鲜血滴落。眼睛中充满不甘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真是卑鄙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屈服!”

    “我是童生,有功名在身,家父是主簿,更是官身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是县令,也不能如此肆意妄为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着满脸愤怒,脸色铁青的李承泽,脸上流露出惊讶讥讽之色:

    “肆意妄为?”

    “李公子这个词用的妙啊!”

    “但是不知究竟是谁肆意妄为?流觞诗会上,李公子丢失了颜面,竟然将怒火发泄在一个弱女子身上。刘氏因为遭受不了屈辱,自缢而死!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条人命,究竟是谁在肆意妄为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喝问十分有力量,李承泽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司徒刑环顾四周,将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,担忧恐惧不屑挣扎,还有着说不出的委屈和愤怒,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司徒刑,仿佛在无声的控诉,控诉他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司徒刑直视他们的眼睛,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些乡绅都是被以前的官员宠坏的。

    仗着山高皇帝远,不将国法放在眼里,真要被惩戒了,又是一肚子的委屈,好似受害者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人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

    “鸿门宴啊还是捉放曹啊!?”

    面色黝黑,好似乡间老农的王石轻轻的吹着杯子里的茶叶沫,神色淡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不由的微眯,脸上流露好奇之色,有些惊讶的问道:

    “鸿门宴如何?”

    “捉放曹又如何?”

    王石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叶,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之上,面色肃穆的说道:

    “鸿门宴,大人要小心鱼死书包网.bookbao2破。”

    “捉放曹,我等会在原先粮食的基础再增加一倍。”

    胡御道,白自在等人脸上不由的一滞,嘴巴微张想要反驳,但是当他们看到王石那好似狼眸一般的眼神时,全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,重重的点头,显然是认同了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如刀的看着面色淡定的王石,谁又能想到,诸家之中隐藏最深的,不是白自在,也不是胡御道,而是这个看起来好像乡间老农,最没有心机的王石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是知北县最大的土豪!

    “大人,这些粮食足以你和朝廷交差!”

    王石看着面无表情的司徒刑,手掌慢慢的摩挲着手掌的茶杯,好似静静的感触着瓷器特有的光滑和细腻,一脸自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,多个朋友,多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虽然人不在官场,但是在官场之中还是有不少朋友的。日后定然能帮衬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把我等逼上绝路,只会有百害而无一利!”

    司徒刑听着王石软硬皆施的话语,一时没有言语,就在众人以为司徒刑被说动之时,他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本官倒有一副对联,不知几位是否有兴趣雅鉴?”

    胡御道和王石等人脸色不由的一滞,不知司徒刑为何转变话题,但他们的脸上还是流露倾听之色。

    司徒刑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,这才清了清自己的嗓子,声音抑扬顿挫的朗诵道:

    “庙小妖风大!”

    “池浅王八多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对联很短。

    意思也是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王石等人只感觉自己将脸伸出,让司徒刑重重的打了一巴掌,脸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更流露出羞恼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这是打算唱鸿门宴了?”

    王石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阴沉,手掌下意识的端起手中的茶杯,眼睛中神光闪烁,有些危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虽然算不得豪门,更不是望族,但也在知北县经营数百年,关系根支错节,每个府上都有数百家丁门客!”

    “只要登高一呼,从者云集。就算胡不为在任之时,也只能安抚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如此强势,就不怕惹出乱子,交不了差?”

    司徒刑瞄了一眼众人,嘴角升起一丝不屑。有些嘲讽的说道:

    “鱼肯定会死,书包网.bookbao2肯定不会破!”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收手,本官会法外开恩,否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吃定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老夫在知北县称王称霸的时候,大人还没有断奶呢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王石陡然站起,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,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之中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神光,他们虽然没有摔杯为号,但也是用尽了自己的手段。试图联系外面的护卫。

    但是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,过了半晌,外面竟然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王石有些难以置信的夺过胡御道眼前的茶杯,重重的掼在窗户之上。坚硬的瓷杯非常轻易的击碎纸糊的窗户,落在院落之中。发出清脆的破碎声。

    但是令人感到诧异的是,外面好似死寂一般,不仅没有护卫冲入,就连吕府的家丁丫鬟,都没有一丝动静,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脸上的表情也都十分精彩,不论他们用尽各种手段,事先准备的各种后手都好似失灵一般。

    “精彩!”

    “十分的精彩!”

    “各位不愧是盘踞知北县几十年的人物,做事谨慎,在大厅四周安排了大量的暗卫。如果不是本官早有准备,恐怕还真拿不住你们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拍掌,脸上流露出真心的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“到底还是姜是老的辣!”

    王石,胡御道,白自在等人看着瘫软在地,眼睛紧闭好似没有筋骨的暗卫,脸色陡然变得铁青,豁然转头,好似愤怒的狮子一般看着面色淡然的吕太公,嘴角挑起一丝不屑,有些愤恨的骂道:

    “叛徒!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7月份最后的8小时,月票不要在留了,投票来一波!

    在这里和大家汇报一下本七月份的情况。

    总共更新92个章节,合计25万5000字,平均每日更新8225字左右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打赏!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订阅!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投票!

    另外,恳求各位看盗版的读者移步,支持正版阅读。

    一个订阅对读者来说不过几分钱,但是却是作者的经济来源。谢谢各位!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