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小丑!

    不论是李承泽以前多么么的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但是在司徒刑的映衬下,他就是一个可怜的小丑,就是一个背景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任谁心里不会舒服。

    但谁又会在乎呢?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?

    藏身在月亮门阴暗处的吕雉凤眼圆睁,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中有些好奇的想到。

    他的诗词,每一篇都脍炙人口。

    登科后,陋室铭,正气歌,不是镇国就是圣训!

    他的法,不仅阳世之人争抢,就连神灵也不顾脸皮,悍然出手,卖出万贯高价。

    钟鼎文,象形文,甲骨文,行,楷,草,没有一种字体是他不精通的。

    他的文章,被乾帝盘誉为“冠绝天下”。一篇推恩令搅动天下风雨,无数的诸侯对他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但这也说明了司徒刑的才华。

    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?

    圣贤转世?

    还是妖孽?

    还是真正的天才?

    吕雉一脸好奇的看着好似天之骄子的司徒刑,并且试图想要了解司徒刑的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当一个女性对另外一个男性产生好奇的时候,往往是情愫诞生的开始。

    因为连连受挫,李承泽锋芒已失,倒也收敛了不少。

    整个宴会在胡御道插科打诨之下,变得十分轻松。就连李承泽也感觉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。至少没有人在注意他的窘态。

    直到深夜,宴会才正式结束。

    大多数宾客都已经离开吕府。

    一盏盏象征光明的灯笼被高高的挂起,让整个吕府格外的明亮。

    一个个奴仆在管家吕才的带领下,借助高悬的灯光将残羹剩饭,还有一些杂物快速的收拢打包。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离去,胡御道,白自在,王石,李承泽等一个个北郡实权人物也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端坐在大厅之中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了宴会上的轻松,眼睛中更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凝重。

    仿佛是感觉到了这种凝重,就连下人收拾的动作也变得小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吕太公高坐在上首,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,识海中的念头更是不停的碰撞,迸发出一个个智慧的火花。

    现在知北县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,司徒刑十之八九会和他们谈论粮食的问题。

    开仓放粮!

    平抑粮价!

    这是司徒刑上任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否则,知北县必定会发生动荡,这是所有人的共识。

    但是,身为地方势力的胡御道等怎么可能甘心的让出到嘴的肥肉?

    司徒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势必要和以李家为首的地方豪族发生碰撞。

    想到即将面对的人问题,几人快速而且隐晦的用眼神交流了一番。并且形成了一个短暂却很牢固的同盟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同盟的关系,胡御道等人心中的不安顿时减轻不少。脸色也变得松弛,不负刚才的紧张。

    司徒刑静静的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,眼神幽幽,好似在发呆,又好似在思索。任凭众人如何窥探,都没有办法获得他一丝情绪波动。更没有办法通过情绪波动,窥探他内心的真正想法。

    残羹剩饭被下人麻利的收拾干净。身材婀娜的侍女端着巨大的茶托走了上来,手脚轻柔给每一个人的近前都放上了一杯清茗。

    亮黄色的茶汤,清新扑鼻的香气,是难得的好茶,也是太公的珍藏。

    水是甘甜的泉水!

    茶是上等的古树茶!

    泡茶的人则是二八处子!

    水好!

    茶好!

    人好!

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,三个因素全部聚集在一起,才能造就一杯喷香扑鼻的好茶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杯茶,却看出了一个家族的底蕴。

    吕家不愧是上古望族!

    底蕴深厚!

    不是那些只有数十年历史的家族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用茶杯盖推着浮起来的茶叶沫,嗅着清幽的茶香,整个脑袋就是一松,身体好似躺在软绵绵的云床之上。又好似灵魂脱离了肉体的羁绊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放松和自在。

    “美!”

    “妙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美妙了!”

    司徒刑不顾形象,斜躺在太师椅,好似瘾君子一般,脸上流露出迷醉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茶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茶!”

    “茶汤明黄,好似琥珀甘露,茶香聚而不散,直冲脑髓,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如数打开,透着清爽,透着舒服!”

    吕太公见司徒刑如此夸赞自己家的茗茶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,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好马配好鞍!

    宝剑配英雄!

    好茶,自然也需要识茶之人品鉴。

    “春初雨后,太阳刚出之时,二八少女以嘴唇含着茶叶摘下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放在胸口,以体温耗费数日时间将它烘焙!”

    “最后以独特的手法炒制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工序复杂,苛刻。百不存一,但是每一两成茶,都是天价!”

    茶之道!

    可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,岂是这是暴发户能够了解的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有着悠久传承的豪门,才能喝道这么一口最纯粹的香茗。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有些艳羡的看着司徒刑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他们定然要静心细细品尝。

    但现在因为心中有事情的缘故,这茶水就算再是美妙,他们也体会不到其中的三昧!

    似牛嚼牡丹一般。

    看的吕太公不由暗暗的皱眉,给这样的人品鉴,真是可惜了自己的上等好茶。

    司徒刑全身放松,十分随意的坐在太师椅之上,既不给人倨傲之感,又和人时刻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胡御道,白自在,李承泽,王石等则是全身肌肉紧绷,好似战士一般坐在那里,脸色更是异常严肃。

    一动一静!

    一个放松!

    一个肃穆!

    司徒刑和胡御道等人好似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但是两个看似对立的画面放在一起,又没有任何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司徒刑端坐在太师椅之上,眼睛好似鹰隼一般静静的环视四周。又好似查看自己领地的狼王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即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感觉的到异常沉默,好似木头人一般的胡御道等人,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抗拒。

    他们在用沉默向司徒刑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那就是不合作!

    “知北县的情况很不好!”

    “今年粮食歉收,天灾人祸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希望诸位能够竭诚合作,共同难关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好似鹰隼一般锐利,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,也没有绕弯子,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胡御道,白自在等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,他们没有想到司徒刑会如此的干脆直接,和他们想的有着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也让他们熄灭了插科打诨,装聋作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胡御道眼睛收缩,在心里盘算一下,有些装傻充愣的说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