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吕太公的眼睛圆睁,脸上写满了贪婪以及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乌黑明亮的瞳孔好似水晶一般折射出很多扭曲的文字。

    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梦想。。。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寿!

    在平摊开的卷轴上写着一个个风格迥异的寿字。

    细细数来,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个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“百寿图!”

    吕太公一脸震惊的看着,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正是百寿图!”

    “采用了一百种字体写,一个寿,代表一年,祝愿吕翁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微微一笑,一脸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吕太公的身体前倾,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面,小心翼翼的看着字体迥异,却有有着说不出魔力的百寿图,整个人好似痴呆一般,嘴巴好似无意识的开张,不停小声暗暗叫好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实在是太好了!

    不仅是吕太公被这幅字深深的吸引,就连胡御道等人的眼睛罗裳之后就再也离不开。

    这幅字仿佛有着说不出的魔力,只要看过的人,都会被他深深的震撼到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“楷!”

    “篆!”

    “钟鼎文!”

    “甲骨文!”

    “象形文!”

    “飞鸟文!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一个个字体被认出,但是还有大多数字体,是人们见所未见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家对司徒刑的崇敬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是崇敬!

    用一百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写祝寿。

    他们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,但是今天,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却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壮举。

    不论身份地位,就单凭今日之事,司徒刑就值得大家尊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每一个人都向司徒刑投去尊敬的目光。

    司徒刑端坐在那里,脸上挂着可有可无的微笑,静静的感受着众人目光中的崇敬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行!

    楷!

    钟鼎文!

    鸟兽文!

    象形文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整整一百种文字,这些文字中有大乾比较流行的数种文字,传自外域的数种文字,还有篆等先秦文字,更上古蛮荒时期的象形文字。

    这些文字每一种都有独特的韵味,一百种组合在一起,形成的冲击不亚于八级地震,或者是大海咆哮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。

    就算司徒刑刚写成的时候,也被这股扑面而来的气势所摄,久久不能神。

    “一百种文字!”

    小蛮吐了吐舌头,看着吕雉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吕雉的神色也是如此,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,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简直是神迹!

    这简直是圣迹!

    “这位司徒先生,也实在是太强悍了吧!”

    “强悍的简直不像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也是上古圣贤转世?”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吕太公眼睛中慢慢有了神采,好似孩提一般向天空挥舞自己的臂膀。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“壮哉!”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也慢慢的清醒过来,有些不舍的看着百寿图,更有些艳羡的看着吕太公。

    这幅字实在是太过珍贵了。

    一百种截然不同的字体。

    里面更有司徒刑对道的体悟。

    日夜观摩必定有所收获,如果给子孙启蒙也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惜,这幅字不是送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雄伟好似山峦,广阔好似大海的百寿图,身体顿时好似雷击一般。又好似被人重重的在胸口擂了一拳。

    身体不由的倒退两步,心口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妖孽的人?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知道如此多的字体,怎么可能写出如此多的字形?

    假的!

    定然是假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承泽好似抓到了什么,眼睛陡然亮起,有些嘲讽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说一百种字体,就是一百种字体?”

    “大家又都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涂鸦,你也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字体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话很尖锐,好似凉水一般泼下,刚才还十分炽烈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胡御道,白自在,吕太公等人的眼睛不由的一缩,都愤愤的看向他,投去警告的眼色。

    但是心中却不免升起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李承泽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无理取闹,但是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大家对上古,中古很多字体字形都没有研究。

    就算司徒刑真的是随手涂鸦,自己也没办法鉴别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司徒刑环顾一周,看到众人眼睛中那隐藏不在的狐疑,嘴角不由的上翘,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他才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李公子乃是李家玉树,更是知北县第一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见面不如闻名!”

    “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!”

    李承泽三翻四次的找司徒刑麻烦,就算是泥人也有几分火气。

    所以,司徒刑也没有在忍让,而是直接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司徒刑嘲讽的神色,脸色不由变得铁青。但是司徒刑并没有给他狡辩的机会,环顾四周,见众人的视线全部落在他的身上,这才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法之道博大精深!”

    “有草,有篆,有行,有楷,有甲骨文,有钟鼎文等等,但是,不论何种文字。”

    “都有三种境界!”

    “哪三种?”

    吕太公听到司徒刑的高论,好似小学生一般,忍不住问道。其他人虽然没有问,但是眼睛中也都流露出渴求之色。

    “画皮!”

    “画骨!”

    “画心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点头,一脸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画皮者,只得皮毛,横平竖直,结构紧凑,但是却匠气十足,没有内涵。”

    “当今写者,大多是这种境界!”

    “字体优美,但却没有神魂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话很清脆,四周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吕太公等人不由轻轻的点头,现在的人大多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求甚解!

    更没有恒心,和古人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圣王羲之为了练字,墨汁染黑了池塘。

    草圣张旭为了练字,写秃了的毛笔能够形成笔山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人,贪求享受,下不得苦工。

    正如司徒刑所说,大多停留在道的第一层境界上。

    “第二层境界呢?”

    吕太公暗暗点头之后,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层境界就是画骨!”

    “骨就是神髓,就是精神,到了此境界的人,写出的字不再呆板,而具备了神髓,具备了灵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脱离了匠,成了家!”

    “只要加以磨砺,将来必定能够成为远近闻名的法大家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吕太公再次点头,司徒刑的话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样的人在大乾也并多见。就那知北县来说,能够达到第二层境界的也不过双手之数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家主交换了一下眼神,彼此点头,一脸的认同。

    “第三层境界则是画心!”

    “有道是画皮画骨难画心。”

    “画心最难!”

    “画心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,画骨之道,只要勤于练习,持之以恒,或者是十年,或者几十年,终有机会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画心则不然!”

    “他需要对道有着特殊的体悟,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道!”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才能最终达到画心的境界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皆是凤毛麟角之辈。有的人终生难得一见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不论是吕太公,胡御道,还是白自在等人眼睛都圆睁,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被惊到了!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一个个小小的文字中,竟然蕴含着这样大的学问。

    画皮!

    画骨!

    画心!

    这几个简单的词汇,却让他们看到了道的路径。

    “可惜老夫是粗人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当年能够坚持,也许今日。。。”

    胡御道眼睛迷离,好似忆起小时候在父母的督促下练字的场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家境贫寒,又突遭变故,也许他不会成为一个屠夫,而会成为一个读人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也被触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眼睛中都流露出忆痛苦之色,但是正如诗词所说的那样:

    “少小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!”

    现在想的再多,也晚了!

    只能期望后世子孙争气,弥补他们年轻时的缺憾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个个人的眼睛陡然亮起,好似一头头饥饿难耐的恶狼,直勾勾的盯着吕太公手中的百寿图。

    恨不得争抢过来。

    吕太公的身体不由的一滞,肌肉本能的收缩,好似母鸡护雏一般将百寿图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直觉。

    为了这幅百寿图,这些家主,真是什么脸皮都可以不要。

    胡御道看着吕太公戒备的神色,心中不由暗暗的可惜。

    吕太公的直觉并没有错,他刚才的确是升起了抢夺的心思,大不了日后给吕家一些补偿就是,哪怕多给一些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毕竟,和人才相比,钱财都是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他是如此心思,其他几位家主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“你说了如此多,还没有说,究竟怎么证明字体的真实性呢?”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好似恶狼一般的诸位家主,强忍着胸口的憋闷,看似无理取闹般大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真实愚不可及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了一眼面色古怪,眼睛赤红,好似输光了的赌徒一般的李承泽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百寿图,是清朝王尔烈所,共一百个寿字。

    字体各异,十分的瑰丽。

    现在收藏在故宫博物馆。

    有幸去过王尔烈故居,看过临摹版本。。。。

    有猜中的,但是没有奖品,呵呵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