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为什么会如此的怪异?”

    吕太公痴痴的看着司徒刑,头脑中想到无数种可能,都被他否定。

    突然,他想到了某种可能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司徒刑面相的古怪。

    有福无寿!

    有了这个想法,他再仔细观察,还真让他看出了几丝端倪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面相虽然富贵,但是寿元却是不足,按照他的推断,司徒刑的阳寿不会超过三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收缩,脸上更流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天妒英才么?”

    李承泽一脸妒忌的看着司徒刑,牙齿咬在嘴唇之上,手指更是使劲的攥拳,指甲将手心划破都毫无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知道,司徒刑现在已经不同往日,不是他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就算心中再是不快,也只能将这种情绪暗藏在心中。

    希望有朝一日再图后报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天可能来到么?

    谁人不知道司徒刑简在帝心,以后会定然有大好的前程。和他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有些颓废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睛的余光在月亮门的阴暗之处看到了一抹嫣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女子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吕雉!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吕家大小姐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眼睛波动,心中瞬间有了答案。但是随即,他又感觉自己的心不由来的一揪。

    吕雉隐藏在暗处,定然是看司徒刑吧?

    毕竟他那么的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想到也许现在的吕雉正在一脸崇拜的看着司徒刑,他心中的不满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夺妻之恨!

    在李承泽的心中,早就把吕雉当做了自己的妻子。

    一想到吕雉看向司徒刑眼睛中的迷离和爱慕,他也的心就好似刀扎一般难受

    到最后,这种情绪好似火山喷涌一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。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厉色,装作一脸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司徒兄!”

    “不知你给老太公的寿礼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也让小弟看看眼界,万钱之物可是罕见的很!”

    李承泽的话音不高,但却很清晰。

    好似耳边轻喃一般在吕太公,司徒刑,还有坐在其他座位上的宾客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贺钱万!

    这个话题被人重新提起。

    正在推杯换盏的众人手掌不由的一滞,正在高声说笑的人,也好似被掐住脖子一般,陡然变得鸦雀无声。满脸诧异的看着司徒刑还有李承泽。

    司徒刑抬起头,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李承泽,嘴角慢慢的上翘,流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承泽好似被看穿了心思,脸色有些发僵,眼神更是躲闪。

    看到李承泽的变化,司徒刑脸上的神色更加的古怪。

    李承泽虽然掩饰的很好,但是司徒刑怎么可能看不穿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抓着贺钱万的事情不放,说是好奇,其实就是想要看自己出丑,从而折损自己的颜面。

    真是打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岂能让他如意?

    吕太公的脸色不由的一僵,看向李承泽的眼睛不由的多了一丝不渝。

    今日是自己的六十大寿!

    不论什么原因,李承泽如此行径,都没有给他这个主人留颜面。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脸色也不是不由的一僵,眼睛里或多或少也流露出一丝不快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李承泽的行为非常的不妥。

    得罪司徒刑,对李承泽和李家来说,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“贤侄说笑了!”

    “贺礼哪有当着客人打开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还是让吕太公自己私下欣赏吧!”

    胡御道小眼睛眨了几下哈哈一笑,好似开玩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陡然反应过来,脸上的尴尬之色尽去,一脸微笑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老夫晚上再看,诸位是没有眼福了!”

    吕太公眼睛微眯,脸上堆笑,好似弥勒一般。

    经过胡御道的插科打诨,现场的气氛这才重新变得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众人眼睛中的责备之色,身体不由的一僵,脸上更是流露出委屈难受之色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李承泽好似一个叛逆的孩子,不仅没有因为众人的警告而变得收敛起来,反而越发的放肆。

    自己才是天之骄子!

    自己才是知北县第一公子!

    他司徒刑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家族弃子!

    就算他现在考取了功名,成为一县之尊。但自己也是儒生,只要通过春闱,也可以鲤鱼跃龙门,获得官身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哪里比司徒刑差了?

    为何众人都要如此?

    司徒刑听着众人的阿谀之词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即不肯定,也不否定。

    整个人全身上下透露着一种难言的风轻云淡之色。

    好似李承泽的诘问,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暗暗的在心头竖起大拇指,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。

    以前以为李承泽是少有的青年俊杰,不仅出身好,而且才学也是不错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样,他才有了知北县第一公子的美誉,无数的闺中少女,将他视若良人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和司徒刑坐在一起时,却暴露出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幼稚!

    冲动!

    倨傲!

    李承泽看着胡御道等人眼睛中不满,警告,还有一丝失望,心中的愤怒和不甘心越发的强烈。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难道司徒刑真的是自己克星?

    难道有司徒刑的地方,其他人都注定要黯然失色?

    不服!

    李承泽真的感觉不服气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好似豁了出去,不过胡御道等人眼睛中的警告,好似愣头青一般看着似笑非笑的司徒刑:

    “司徒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小生真的好奇,究竟是何物竟然价值万金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金先生手里抱着的卷轴?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,眼睛直视李承泽的眼睛,好似随意,但又好似蕴含深意的问道:

    “这可是宝贝!”

    静!

    静!

    静!

    不知因为李承泽的冒失,还是因为司徒刑的话,刚才还轻松的气氛陡然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看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后悔?”

    司徒刑从金万三的手中接过卷轴,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承泽。

    李承泽被司徒刑的目光盯上,顿时有一种被雄狮盯住的感觉,全身肌肉不由的一僵,背后的汗毛更是根根炸起。

    心如惴惴的同时,还有一种难言的恐惧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退缩,反而鼓足了全身的勇气,好似要让自己表现的更加坚定一般,重重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卷轴,有什么可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司徒大人还想要因为此事打击报复不成?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起头,环顾四周,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,有些开玩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也说不定哦!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色不由的一僵,李承泽的脸色更是陡然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司徒刑这才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“万三,打开卷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金万三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,在众人好奇震惊的眼神中一点点将那个卷轴打开,流露出一个个风格各异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,难以置信的神色,李承泽更是如同雷击,眼睛圆睁,嘴巴大张,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令人感到惊艳的法?

    他还是人么?

    众人看向司徒刑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,难以置信的神色,仿佛他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人,是一个来自外域的怪物。

    怪物!

    真是一个怪物!

    吕太公心中也流露出这个念头,但是随即眼睛里流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了!

    大家猜猜里面写的是啥?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