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压力!

    压力!

    非常大的压力!

    吕太公一脸木然的坐在那里,心中不由的暗骂。

    这几个家主不知得了李家多少好处,竟然联手给自己施压,从而想要自己玉成好事。

    几个家主虽然修为不高,但却是知北县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孟子曰:居养气!

    这些人经过数十年的人温养,自然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气势。

    今日几个家主共同发难,就算是吕太公面色也是大变,不得不好似老龟一般隐藏自己,试图将这些气势化解。

    但是其他几位家主岂能让他如愿!

    或者是以言语瓦解,或者是用眼神威慑,在或者是陈述厉害关系。

    总之,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玉成李家和吕家的联姻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恨!”

    吕太公感受着四周越来越大的压力,心中不由暗暗的着急。

    在这样下去,自己迟早会经受不住这股无形压力,从而点头玉成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吕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焦急愤怒之色。心中对这李承泽,以及为虎作伥,助纣为虐的这几位家主充满了愤恨。

    胡御道隐晦的和其他几位家主交换了一下眼神,他们有一种直觉,只要在加几分力气,吕太公就会松口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也算是完成了对李家的承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几人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即将再次发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门口处陡然传来一声高喊。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诧异的抬头,看着门房方向,他们实在想不出,究竟何人,竟然能够出手如此的阔绰。

    竟然能够力压主簿公子李承泽一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这愣神的功夫,吕太公抓住时机豁然站起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,好似见到救星,又好似溺水之人碰到一根稻草,豁然站起。一脸欣喜的迎出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贵客!”

    “小老儿去去就!”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的脸色陡然变得阴郁。

    功败垂成!

    就在他们心绪波动的瞬间,被吕太公抓住了漏洞,竟然摆脱了几人的气势压制。

    吕太公已经有了戒备,在想要压住他。

    那就是势必登天了!

    功败垂成!

    就在他们认为即将成功的时候,却被人横插一腿。任凭是谁,心中也不会痛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对那素未谋面的司徒先生心中充满了怨念。

    端坐在下手的李承泽面色不由豁然大变,他眼界尚浅,不知道刚才几位家主和吕太公之间的博弈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自己的颜面被损。

    刚才他贺钱五千的时候,也不见吕太公迎出。

    现在吕太公竟然亲自相迎。

    没有比较,就没有差距。

    挑衅!

    这定然是一种挑衅!

    否则怎么可能就这么巧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贺钱五千,马上就出现一个贺钱万!

    在李承泽看来,这定然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故意要落他的颜面,抢他的风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眼睛收缩,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渝,阴郁的看着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如此着想,都下意识的看向李承泽,眼睛中隐隐有着几分戏虐。

    打脸!

    而且是无比迅速迅猛的打脸。

    而且是在李承泽最高调,最飘飘然的时候。

    瞬间将他从云端处直接打落到谷底。

    大起大落,让李承泽的内心有着说不出的苦涩,脸色更是漆黑。表情吓人。

    胡家公子,白家少爷等人面色古怪的看着李承泽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是英雄!

    后一秒就是小丑!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,别说李承泽难以接受,恐怕不论是谁,心中都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位司徒先生和李承泽有什么样的仇怨,竟然如此不顾他的颜面。

    难道是夺妻之恨?

    李公子好人妻,在知北县已经不在是秘密。

    难道是这位李公子看上了司徒先生的妻子?从而有了嫌隙,才有了今天的强势打脸?

    一个个人面色古怪的看着李承泽,更有人眼睛流露出一丝戒备的神色,仿佛担心李承泽看上自己的家眷。

    看的李承泽将众人的表情眼神尽收眼底,不由气的眼睛直跳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一个富商正用戒备的眼神看着他,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肤色漆黑,面如修罗的昆仑奴,那昆仑奴也没闲着,仿佛要证明自己的魅力一般,时不时的挑逗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情绪顿时差点失控!

    服如黑炭,面如修罗。不是无盐胜似无盐。

    本公子是好人妻,但是不好丑女!

    真是可恶!

    李承泽顿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,眼角不由的直跳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受到这种屈辱,他定然会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却不同。

    今日对他十分的关键。对李家也十分的关键,家族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才请来胡家家主,白家家主等人为他联手保媒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不适合翻脸,只能将心中的不快强行压下,等待日后在报。

    但是对那抢了他风头,伤了他颜面的司徒先生,却是怨念深重。

    胡御道等人看着满脸春风,笑着迎出的吕太公,以及脸色铁青,眼神中有着难掩愤怒的李承泽,心中不由的百转千,更有一种索然无味之感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李家和吕家的联姻吹了!

    如果刚才,他们几个舍掉脸皮,也要压迫吕太公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但是被司徒刑这么一搅局!

    有的事情却谈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在心中不由幽幽的一叹,时也命也,不是我等不卖力,而是天意如此。

    这位李家公子和吕雉有缘无分!

    强求不得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完全不顾众人好奇打量的目光,在吕府管家吕才的带领下,神色悠然的进入吕府,眼神平和的看着四周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位吕太公也是一位雅人。

    院落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却打理的井井有条,小桥流水,假山楼台,还有修长的雨竹,灿烂的野花,曲折的小径,构成一幅充满生气的绝美图画。

    江南风景好!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庭院,竟然浓缩了江山的美景,真是让人感到欣喜。

    这个庭院虽然袖珍,但是精巧之处,竟然还在傅举人的竹园之上。

    定然是出自高人之手。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吕家看似没落了。但是他的底蕴,不是一般地方豪族能够相比的。

    恐怕这也是吕家看不上李家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李家想要迎娶吕家之女,固然有李承泽倾慕吕雉的因素,恐怕也想要图谋吕家的底蕴。

    毕竟吕家上古,中古时期,都是名满天下的世家,王族,虽然现在没落了,其底蕴也不是一个地方爆发户能够想象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闪,对吕家的兴趣更浓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