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“李公子真是年少有为!”

    “挥金如土!”

    “为搏汗颜一笑,挥金如土,可惜老夫没有女儿,否则定然要嫁给李公子为妻!”

    头发有几分花白的胡家家主胡御道好似弥勒佛一般,眼睛下弯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以后必定会传为美谈。”

    “吕家大小姐长的是羞花落雁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!”

    “吕家家主,这样好的女婿,打着灯笼也难找,按照老夫看,今日何不趁着寿宴之喜,将此事定下,喜上加喜?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此事,我看行,喜上加喜!”

    听着几个家主谈及自己女儿的婚事,吕太公的表情不由的一滞,眼睛闪过一丝寒光。捋着洁白胡须的手掌不由的一停。

    真是宴无好宴!

    怪不得这些老家伙来的齐全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给新来的县尊颜面,没有想到他们却是打算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不知李家允诺了他们多少好处,竟然如此卖力的给李承泽当说客。

    他有心拒绝,但是在座的都是知北县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伤及颜面,激怒他们,就算吕家也是知北县的豪族中的一员,恐怕也难免被打压吞食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个李家已经让他疲于应付,如果在贸然树敌,恐怕吕家只有远离知北县一条出路。

    但是他观看相貌发现,李承泽并非良配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家族的前途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女儿的幸福。

    吕老太公不由沉吟起来,众人也不催促,一脸的智珠在握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吕太公能够分得清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在大乾,女儿并不受大家族的重视,甚至在很多人看来,女儿就是用来联姻,或者是笼络下属的。

    一边是家族的前途,一边只是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他们,他们定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家族前途。

    女儿没有了,再生就是。

    只要家族还在,会有数不清的女人争着抢着为自己生孩子。

    李承泽见众多家主为他提亲,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五千文铜钱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不是一个小数目,很多家庭穷极一生也许也赚不到如此的财富。

    就算李氏家族数百年的积累,一次性拿出如此多,也感觉有些肉疼。

    李承泽又感觉这笔钱花的值。

    有了这五千贺礼,再加上众多家主的旋。

    今日自己娶到吕家长女的机会将会大大增加。想到吕雉那娇艳的模样,李承泽就感觉自己身体中传来一阵燥热,恨不得立即将她拖进房中宠幸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自己能不能娶到吕雉,关键还是吕太公。

    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!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让他下定决心,送五千贺礼。

    这份贺礼很重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今日的事情出现转机。

    恐怕以后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议论的话题就是李家公子为搏红颜一笑,挥金如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承泽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吕老太公的脸上流露出犹豫思索之色,李承泽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预感,今日之事,十之八九会遂他心愿。

    胡家公子和白家公子暗暗给李承泽竖起大拇指,李公子不愧是我被楷模,为了迎娶吕雉也真是拼了!

    五千文贺礼!

    这恐怕是知北县有史以来最多的一份了吧?

    不敢说后无来者,那也绝对是前无古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记录绝对会保持很久。

    两个浪荡公子对视一眼,对李承泽的豪举充满了艳羡。但是他们也明白,他们的家族是不会允许他们如此挥霍的。

    李承泽贺钱五千,里面也有着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吕老太公!”

    “今日大喜,何不喜上加喜?”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老家伙在这里正好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胡家家主胡御道见吕太公眼睛中充满了犹豫,冷哼一声,面色有些不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吕兄认为我等几个身份不够,不足以为令千金保门亲事。还是看不上李家,认为李家高攀不上吕兄的门楣?”

    “这可从何说起!”

    “这可从何说起!”

    “胡兄严重了,老朽膝下无子,只有两女,自然视若掌上明珠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小女尚且年幼,恐怕不宜过早谈及婚事!”

    吕太公见胡御道面色阴沉,言语如刀,如同逼宫一般,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愤怒,但他也知道,现在并不适合和本地豪族翻脸。

    又不想要嫁女,只能顾左右而言他,进行推脱道。

    “吕兄此言可有些不真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可托人打听了,吕雉侄女今年可过二八,可一点也不年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吕兄的心思,老夫也晓得,不过老话说的好,留来留去留成愁!”

    “如果吕兄还是舍不得令千金,大可先订上名分,等明年在去成亲就是!”

    脸色有些黝黑的胡御道眼睛一转,好似为吕太公考虑一般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老夫看不若,先订上名分!”

    “李家可是官宦世家,李公子也是少年英俊,说不得那日就出仕为官。到时候,说不得还要请吕太公多多照顾才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家主也是在旁边极力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吕老太公面色阴沉,但一时也没有办法绝,就在众人陷入僵局之时。

    门房那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“司徒先生,贺钱万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才相对平静的空间顿时被引爆。

    李承泽面色呆滞,眼睛圆睁,一脸见鬼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贺钱万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些钱足以在北郡买上一栋大大的宅子,或者是在知北县买上上百亩的土地,雇佣十多个佃户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买上一个上好的店面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人出手如此阔绰?

    贺钱万!

    别说在知北县这种偏远的边陲之地,恐怕就是在北郡,在神都,也很少有人如此阔绰。

    假的!

    定然是假的。

    绝对不可能有人给吕太公贺钱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承泽豁然站起,眼睛微眯,好似捍卫自己领地的野兽,直勾勾的盯着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“贺钱万!”

    吕太公的眼睛大睁,一脸的难以置信,身形竟然好似提线木偶一般不由自主的站起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