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class="kongwei"><div><div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yuedutxt;<script><div>

    <divclass="kongwei2"><div><divclass="ad250right"><script>adsyuedu2txt;<script><div>    因为吕太公六十大寿的缘故,今日的吕府格外的热闹。

    门前的拴马石上拴住了一匹匹骏马,在门前不远处还停着很多华丽的车架。一辆辆车靠在一起说不出的壮观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司徒刑的缘故,整个知北县有头有脸的人家,竟然差不多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虽然知北县并不是很大,但是这样的场景也是非常罕见的。

    所以四周站着不少闲人,他们都一脸仰望的看着吕府大门。

    在他们心目中,吕府就是高门大户,不是他们这些小门小户能够高攀的,只能投去仰慕的眼光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新衣,面容带笑好似弥勒佛一般喜庆的吕才站在大门之前,代替家主吕太公迎来送往。

    “王家少爷!”

    “您可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都念叨您好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里面请,已经给您预留了座位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爷!”

    “快快有请,我家老爷前几日还念叨您来着。。。您家的生意越发的兴隆,恐怕要不了几年,就要百尺竿头跟进一步!”

    “白少爷!”

    “胡公子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您二位竟然连抉而至,真是蓬荜生辉!”

    “里面安排了戏曲,两位少爷一定会喜欢,都是名角!”

    吕才也是长袖善舞之辈,好似一个细脚伶仃的圆规,满脸堆笑,不停的和周围人应酬交际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没有多呆,轻轻的点头之后,就跨过栏杆,向吕府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少年,可就是刚才闹市纵马之人?”

    司徒刑捧着卷轴冲从软轿中走出,恰巧看到了满脸倨傲,一身华服,好似雄鸡一般骄傲的白,胡两位公子,眼神陡然变得阴郁,扭头看着金万三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“正是他们两个!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白家的少爷,一个是胡家的公子。这两人关系不错,向来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。”

    “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爱好,那就是在城中纵马。这些年伤在他们马蹄之下的,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打量了一眼,肯定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官府对这样的行为就不管么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两人,如此说来,这两人还是惯犯。

    “管?”

    “怎么管?”

    “不说官宦出身的胡家,就说那白家也不好相与。”

    “白家是医学传家,尤善制药。也许因为他们善于制药养生的缘故,白家人丁格外的兴旺,每代都有几十个男丁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家族在知北县繁衍百年,势力早就渗透到知北县的边角。就算胡不为在任时,也只能安抚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司徒刑轻轻的嗯了一声,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,只是将两人的相貌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金万三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面色倨傲,还不知发生什么事情的白家公子和胡家少爷。这两人恐怕怎么也想不到,一次纵马,竟然越过了县太爷司徒刑的软轿,更想不到的是,他们被司徒刑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有的选择,恐怕这种印象,他们宁可不要。

    “胡家公子贺礼两千!”

    “白家公子贺礼两千!”

    白家公子和胡家少爷走到门房处,取出自己的贺钱,一脸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请上座!”

    “李少爷贺钱一千枚!”

    “唐少爷贺钱五百枚!”

    门房不停的高声喊道,一个个客人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着高声大喊门房,以及或者得意,或者是失落的宾客,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古怪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贺钱超过两千的,会被请到主位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足两千的只能退居次席。”

    “依次类推,如果只有几十文,或者是更少的那种,是不会给安排座位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面色古怪的看着吕府大门。有些诧异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是卖座?”

    “贺礼越重,座位就会越好,如果贺礼越轻,安排的座位也会越次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市侩了吧?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着唱喏的门官,以及见怪不怪的宾客,脸上流露出一丝讪讪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北县宴请宾客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李家太爷做寿,主桌的位置卖到了三千文,知北县县尉牛泓娶小妾,主座座位更是被炒到了五千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座位排序,不仅代表了面子,也代表了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老爷的身份在那,就算一文钱贺礼,吕老太公也不敢让您坐到次席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了一眼金万三,没有说话,抬步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负责接待的门房脸上陡然流露出惊讶振奋之色,扯着嗓子,好似炸雷一般高声喊道:

    “李家公子,贺钱五千枚!”

    “贺钱五千!”

    围绕在四周的人陡然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五千枚在当今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而且到目前为止,最多的也不过是贺钱两千。

    李家在这个标准上提升了数倍,直接给了五千贺礼,众人心中怎么可能不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,就算端坐在主座上的吕太公脸上也是流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门房方向,不知哪位李公子竟然出手如此的阔绰,吩咐下人备上上好的酒菜,邀请李家公子上座。

    李承泽一身青袍,在几个狗腿的簇拥下站立在吕府门口,一脸享受的望着众人诧异,震惊,崇拜的目光。

    贺钱五千!

    的确让他大出风头。

    “李承泽!”

    司徒刑幽幽的看着好似骄傲孔雀一般的李承泽,眼睛中流露出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,必有妖!

    李承泽如此反常的豪掷五千文。

    必定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坊间有传闻,这位李家公子苦恋吕家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央人上门提过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被这位吕太公女儿还小,舍不得远嫁为由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眼睛闪烁,好似突然来了兴趣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金万三得到哦司徒刑的首肯,将自己在坊间打探到的消息如数说来: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只是吕太公的借口!”

    “因为年前,小的就曾听人说,吕太公正在为自己的长女眸色乘龙快婿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吕家长女今年已经过了二八之年,正是纭纭待嫁之时,这个理由显然只是推托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?”

    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!”

    “据说这位吕太公眼界很高。没有看上李家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为这件事,李家认为受到了羞辱,从各方面打压吕家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有传闻说,吕太公都有远避他乡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金万三犹豫了一下,还是如实的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一滞,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古怪之色。吕家在上古,中古时期的确是名门望族,说是王族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但是,吕家的荣光早就随着吕不韦的陨落而凋零,现在吕家不过是龟缩在边陲小城,苟延残喘的二流家族。

    这样的吕家,有什么资格看不上李家?

    要知道李家,不仅有一位先天境的老祖宗镇压,更有李博伦这样的官身。

    论实力,要比吕家强大太多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家轻轻拨弄几下,就让吕家在知北县生存不下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有趣!”

    “有趣!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趣!”

    司徒刑脸色上升起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这位吕太公虽然和他素未谋面,但是已经挑起了司徒刑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想要知道,这位吕太公究竟是什么的人,竟然胆敢拒绝李家联姻要求,甚至为此远走他乡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不过!”

    金万三见司徒刑对此事感兴趣,犹豫了一下,有些吞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何?”

    司徒刑抬头,看着一脸纠结的金万三有些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听外人说,吕太公善识人。”

    “眼光十分的老道,他看过之人,命运格局,生老病死,十之八九不会有误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因为谁也没有见过吕太公为人看相,故而这个消息,大多数人都是不信,只当是坊间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眼睛不由一滞,他却没有将这条传闻当做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反而认为,十之八九这就是吕太公拒绝和李家联姻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有过这样的记载:“吕不韦贾邯郸,见子楚而怜之,曰:‘此奇货可居。’”

    这是奇货可居的由来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刑看这条记载的时候,却和常人的角度不同。

    从这个记载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。那就是吕不韦善于识人,否则他不会一见子楚就有奇货可居之感。

    吕太公是吕不韦的嫡系后裔,善于观人也就没有什么可惊讶的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其中关节,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不是通报一声!”

    金万三看了一眼被司徒刑捧在怀里的寿礼,感觉实在有些单薄,唯恐司徒刑受到怠慢,上前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司徒刑看了一眼金万三,他如何会不明白他的心思。轻轻的摇头,没有任何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怀中之物只是仓促而成,但却是价值万钱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金万三的眼睛不由的圆睁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怀里的卷轴,他实在是想象不出,究竟是什么字画,竟然能够价值万钱。

    &#x767E;&#x5EA6;&#x641C;&#x7D22;&#x3010;&#x4E91;&#x6765;&#x9601;&#x3011;&#x5C0F;&#x8BF4;&#x7F51;&#x7AD9;&#xFF0C;&#x8BA9;&#x4F60;&#x4F53;&#x9A8C;&#x66F4;&#x65B0;&#x6700;&#x65B0;&#x6700;&#x5FEB;&#x7684;&#x7AE0;&#x8282;&#x5C0F;&#x8BF4;&#xFF0C;&#x6240;&#x6709;&#x5C0F;&#x8BF4;&#x79D2;&#x66F4;&#x65B0;&#x3002;

    <div>

    <!--代码开始-->

章节目录

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